「苦練好久,他們卻反悔不出錢了」明日之星湊嘸30萬含淚棄奧運,台灣體壇最大悲哀

2017-11-21 11:00

? 人氣

「為了明年冬季奧運練習好幾個月,自己出教練費增肌增重5公斤,沒想到有天雪橇協會突然通知經費不足不資助了,要我自掏30萬去報名。我哪負擔得了?最後沒得選,也只能放棄。」

所有人緊盯電視現場直播、選手多拿一分就讓大家歡聲雷動,每次有台灣選手參加大型賽事,這種場面就會出現。但你有沒有發現,比賽項目幾乎都是那幾個,不外乎籃球、棒球、網球,頂多加上在剛落幕的世大運表現亮眼的體操及田徑?一個滑水選手,出面公開多數台灣人或許從未意識到的「冷門運動悲歌」。

一頭俏麗的短髮、大大眼睛隨時閃著光芒,她是現年37歲的台灣滑水好手林芝韻。2014年,當時接觸「光腳滑水」項目僅5個月的她,就替台灣在亞太滑水錦標賽拿下2金1銀的好成績,這更是台灣滑水史上首面金牌!

為台灣拿下金牌,回來後一定是媒體爭訪、「錢途」大開吧?採訪前我也是這麼想的,沒想到她卻搖搖頭,只說了一句:「後來想參賽,也沒錢報名…」

一個平凡保險員,如何變身滑雪、滑水、雪橇三項全能的「肌肉女孩」?

畢業於東華大學運動與休閒學系,林芝韻從小就愛運動,游泳是最驕傲的天賦,長大後連滑雪、風箏衝浪(一種將大型風箏綁在身上、腳踏浪板,隨風馳騁的運動)、橄欖球都難不倒她。不過因為非體育科班生,她並沒有想過要以運動員作為正職。

因為難忘運動的快樂,她辭掉保險工作,決定以運動為主業。(圖/鐘敏瑜攝)
因為難忘運動的快樂,她辭掉保險工作,決定以運動為主業。(圖/鐘敏瑜攝)

因為熱愛游泳,她自大學畢業後就考到教練證照,一路兼課,後來在朋友的介紹下輾轉踏進保險業,依然在工作之餘教課,也曾擔任滑雪教練,帶著一團一團的遊客遠赴日本學習。不過,個性好動的她在3年後辭掉保險工作,「真的覺得自己坐不住。」

在游泳領域待久了,朋友介紹她去滑水,她也就糊里糊塗答應了。雙手緊握由前方「造浪船」拉出的繩子,在有限的時間內在水上保持平衡做出各種特技,「(因為)早上的水比較平,每天大概5點就得起來練習。」比起腳下有踩浪板的「寬板衝浪」,她練的「光腳衝浪」難度更高,受傷風險也更大。

無限熱忱加上優異天分,她練習短短五個月就在亞洲級的大賽拿下冠軍。「站在湖邊舞台領獎那一刻,真的超想哭的,那種感動真的…很難形容。」

在滑水界玩出心得後,「靜不下來」的她又接觸了雪橇。可別以為這是前面有麋鹿在拉的那種,真正的雪橇運動是依靠雪橇與冰接觸,並躺平在類似大型滑水道的冰上往下滑行。她勇敢挑戰2016年亞洲雪橇錦標賽,這是台灣首次有女生出賽。林芝韻以1分38秒摘下銀牌,成績甚至比男子B組冠軍還厲害。

教練自己找、贊助自己談,她:「外國人問我『這不是協會的工作嗎?』」

後來她努力練習雪橇好幾個月,在六個月內增重增肌五公斤,只期待能披上台灣戰袍,站上明年韓國平昌冬季奧運的舞台。沒想到某天卻突然收到雪橇協會通知經費不足,如果想報名參賽,得自籌經費三十萬。因為負擔不了龐大費用,她忍痛放棄這難得的賽事,台灣或許也因此錯失一個奪獎機會。

「練習真的不辛苦,因為那是我喜歡的。可是花了大把時間練習,卻因為這樣失去比賽機會,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這樣的狀況其實不少見,除了報名費,平時她們的教練要自己找、贊助商自己談,成功算你好運,找不到人幫忙就只能摸摸鼻子再想辦法。她也舉例,之前參加滑水比賽,確定有出賽資格後,協會大概會給一萬塊經費。「但我們滑水借一次場地和租船蠻貴的,15分鐘可能就要一千塊,一個比賽怎麼可能只練10次?」有一次自己去拜託國外教練來教學,對方甚至疑惑地問她:「奇怪,這不是協會的工作嗎?」

協會經費不夠或許是許多運動都會碰上的狀況,但冷門項目還有一個更辛苦的地方──贊助更難談。因為大家對這運動並不熟悉,加上曝光度或許也相對不高,原本已和某家廠商談妥合作,關鍵時刻對方卻反悔了,她無奈之下也只好另尋方法。

2016年參與亞洲雪橇錦標賽,她創下超越男子B組冠軍的好成績!(圖/林芝韻 Jr-Yun,Lin@Facebook) 
2016年參與亞洲雪橇錦標賽,她創下超越男子B組冠軍的好成績。然而,後來的比賽之路卻沒有因此更順利。(圖/林芝韻 Jr-Yun,Lin@Facebook) 

事實上,這不只是滑水選手面臨的困境,其他冷門運動選手也難逃類似問題。多次代表台灣參加亞洲盃、東亞盃賽事的「壁球」選手陳聖凱就分享,選手每年光打一、兩場國際賽是無法累積足夠能力的,需要多打幾場職業賽事,也累積自己的個人成績。但因為國家把職業賽摒除在補助範圍外,所以一年十多萬的出國費用就得全部自己扛。

曾在世界「定向越野」排名賽拿下男子菁英組、亞洲錦標賽拿下冠軍的國手劉承勛,也有同樣的感觸。因為定向越野不是亞奧運比賽項目,所以補助又更少了,扣掉協會的人事成本,能實際補助到選手身上的金額少之又少。除了自掏腰包做隊服,想拉贊助也是困難重重,拒絕原因不外乎「非主流」或「能見度不夠」。

想募百萬出國、結果一萬塊都沒有,去賣營養便當可能比較有賺頭…

協會不願資助,林芝韻只好努力寫文案上網募資,為期一年的完整賽程所費不貲,至少要175萬,沒想到努力好久,最後大概只湊到一萬,她臉上依然笑笑的,卻多了一絲無奈,「比較冷門的運動真的就是這樣,也沒人知道。」

同樣是拿到世界級的金牌,為何之前的舉重選手郭婞純、網球選手盧彥勳等人可以全台爆紅,滑水選手卻無人聞問?林芝韻認為,這跟協會願不願意推廣有極大的關係。根據《誰說運動協會一定是運動員後盾?他揭露「你沒有關係,協會根本不理你」》一文,一位參與單項運動協會的選手揭露協會黑幕,體育協會裡的決策者不一定是該項運動的專業選手,許多「商人」甚至不太管運動,只是想靠這頭銜營私利,資金運用狀況也不透明,外人根本難以了解,推廣運動的成果真的有限。

除了希望協會提供比賽資源,林芝韻認為賽後的宣傳也還能再做更多。她也表示,透過多多舉辦體驗活動、把冷門運動帶進中小學體育課,加上選手合作,一定能讓這項運動被更多人看見。

她在採訪尾聲分享,有受到協會資助的3個選手,9月都出國備戰了,「遺憾一定會有啦,但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她看看窗外,說內湖科學園區這一帶,好像有些人中午會開車出來賣自製便當,她以前為了比賽減重也會自己做便當,不然有機會來試試看好了……。原來啊,一個滿懷夢想的運動員想為國爭光,不是夠努力就可以做到的。

責任編輯/鐘敏瑜

喜歡這篇文章嗎?

鐘敏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