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各國都在加強箝制網路言論 自由之家:這個國家連續三年「奪冠」!

2017-11-21 11:09

? 人氣

習近平2014年開始宣揚「網路自主」,持續頒布新規箝制網路自由。(美聯社)

習近平2014年開始宣揚「網路自主」,持續頒布新規箝制網路自由。(美聯社)

美國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日前發表《2017年網路自由度報告書》,調查65國網路用戶從2016年6月至2017年5月的上網障礙、發表內容限制,以及政府侵犯權利事件。該報告以限制多寡累加分數,分數愈高,該國網路自由度愈低。「自由之家」指出,全球網路自由度已經連續7年下降,僅13國網路自由度改善,32國網路自由度降低。各國在過去一年內利用各種手段,加強箝制網路與論、中斷手機網路服務,更攻擊人權運動者和獨立體。而中國連續三年佔據榜首,是全世界網路自由度最低的國家。

過去,中國和俄羅斯是最擅長操縱網路輿論和鎮壓異議者的國家,但這些手段已被許多國家採用,許多用戶在網路上不能暢所欲言、批評時事,反而得遭受言論審查,甚至提心吊膽,害怕觸及敏感話題而被逮捕。逾70位研究者分析了65個國家的網路用戶數據、網路相關法律,並確實測試某些網站的功能,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彙整這些研究成果,發表《2017年網路自由度報告書》(Freedom on the Net 2017)。

各國網路自由度得分區分為三個等級:0-30分代表「自由」,該國網民大體而言可以在網路上暢所欲言;31分-60分代表「部分自由」,高於60分則代表「不自由」,政府干預、操控網路言論,用戶處處受限。歐洲國家愛沙尼亞(Estonia)和冰島(Iceland)得分最低,都是6分,是網路自由度最高的國家,加拿大則以15分位列第三。中國則是網路自由度最低的國家,分數高達87分;敘利亞和東非國家衣索比亞(Ethiopia)都是86分,伊朗則是85分。

20171120-SMG0034-I01-全球網路自由度示意圖
全球網路自由度示意圖。(資料來源:自由之家網站/製圖:風傳媒)

考慮到各國網路普及率和上網障礙,實際享有自由網路的網民,只佔了全球網路用戶的23%。28%網路用戶享有部分自由,高達36%住在網路不自由的國家。

審查敏感話題 政府逮捕、拘留用戶

審查(censorship)是政府當局箝制網路言論的工具之一。只要網路上出現敏感話題,就會馬上被刪除,各國審查內容不一,處理方式也有所不同。有些國家在用戶送出發言前審查,確保他們沒有觸及敏感話題,或者事後刪除包含特定內容的言論;部分國家甚至會循IP逮捕、拘留或對該用戶罰款。在中國、俄羅斯、伊朗和衣索比亞,網路審查內容無所不包,只要言論涉及動員群眾、批判當局、發表異議、批評官員貪汙腐敗、族群衝突等內容,或者誹謗、諷刺政治人物或時事,都會是審查機制的目標;LGBT和種族及宗教少數族群議題當然是禁語,時事議論也隨時可能消失。

實際的暴力行為,則是效果卓群的審查手段,特別是在傳統媒體為政府喉舌的國家,網路記者和異議者易受到攻擊,甚至遭殺害;若他們調查、評論政府官員貪腐或犯罪的的事件,或者討論非主流宗教議題,則更容易成為攻擊目標。而當權者則會介入後續調查,使真相無法水落石出,兇手得以逍遙法外。自由之家指出,在巴西、墨西哥、巴基斯坦和敘利亞等8個國家,人民會因為談論敏感話題,就遭到殺害。

政府雇走路工、收買媒體帶風向

各國政府不僅介入網路用戶的言論自由,更利用各種造謠手段操縱輿論。他們會雇用走路工和收買媒體,藉此散布利於政府的言論;使用機器人帳號在主流網站和論壇上參與討論 、帶風向;選舉時期發假消息影響選民決定;更指使駭客盜用媒體網站或異議者帳號 ,消弭所有不利政府的言論。報告書分析了65個國家的資料,其中33個國家收買媒體,30國雇走路工,20國使用機器人帳號,16國發假消息,10國會利用駭客盜用媒體網站。

20171120-SMG0034-I02-各國政府造謠手段分析
各國政府造謠手段分析。(資料來源:自由之家《2017年網路自由度報告書》/製圖:風傳媒)

美國的網路自由度分數只有21分,乍看之下該國網民享有相當程度的自由,但在總統大選競選期,美國政府也會利用機器人帳號和假消息左右選民,許多記者也會受到騷擾。自由之家指出,至少有17個國家,也在大選期間造謠、企圖操縱輿論並影響選舉結果。不僅如此,政府造謠的舉動,通常會同時限制媒體,減少中立客觀的報導,群眾只能順著政府主導的方向走;即便政府鎮壓異議者,只需適當地操控風向,便不會引起質疑,進而破壞民主。

斷網、禁直播、駭民眾電腦,政府箝制言論無所不為

《2017網路自由度報告書》指出,近一年政府中斷手機網路服務的案例增加;有些國家會雙管齊下,同時切斷固定IP網路服務和行動網路,而有些國家則只關閉手機網路服務。資料顯示,切斷手機網路的事件,很多都發生在少數族群居處,這些族群公然對抗政府,爭取應得的權益,例如中國的西藏地區、新疆地區,以及衣索比亞的奧羅莫(Oromo)地區。這些地區原已屬於邊陲,又受到斷網影響,使得居民更形孤立,通訊、貿易和教育活動都更加不便。

近年來,社交網站紛紛推出直播服務,許多用戶利用直播抒發己見,或在示威遊行時轉播現場狀況,因此許多國家都明令禁止人民直播。這些國家則辯稱說,他們擔心直播會被不法人士濫用,散布裸體或暴力等不當畫面。

至少在17個國家中,都有人反映自己的電腦遭駭,而他們懷疑駭客的動機是政治因素。記者、在野黨政治人物和人權運動者,都指控政府利用駭客侵入帳戶、手機和電腦,達到監視的目的,並對他們施加壓力。

限制虛擬網路VPN也是政府箝制網路自由的手段。一般人會利用公司內部VPN寄發重要資訊,但在極權國家,VPN是民眾越過審查高牆、造訪國外網站或取得敏感資訊的途徑。自由之家指出,20個國家在過去一年內更新了VPN的使用限制,用戶只能使用政府許可的VPN服務,例如中國就在7月封鎖了絕大部分的VPN服務,習慣了使用VPN「翻牆」造訪推特、臉書等網站的網路用戶叫苦連天。

20171120-SMG0034-I03-各國網路自由度與網路用戶人數對照
各國網路自由度與網路用戶人數對照。(資料來源:自由之家《2017年網路自由度報告書》/製圖:風傳媒)

蟬聯「網路最不自由國家」三年 在中國上網會被抓

中國網路用戶人數高達7億3300萬人,他們都受到全世界最不合理的網路規範約束。中國網路審查機制行之有年,網民都心裡有數,在論壇都掐頭去尾地避開敏感字詞,或者乾脆用拼音帶過。近年中國陸續發布不合理的網路相關規定,一步步將網路自由破壞殆盡。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從2014年就開始宣揚「網路主權」,他掌權後中國網路的言論箝制愈形緊縮,6月上路的《網路安全法》規定網路業者應要求用戶提供真實身分資料,並協助國家安全部門進行調查。此外,若用戶發表異議、傳送發佈民主等當局禁止的話題,將被「斷網」,並被判處徒刑。

中國持續將審查制度及監控策略錄入法律,企圖藉此全面掌控民眾的網路足跡和言論內容。公民記者是新規的主要目標,中國禁止新聞網站傳布取自社群網站的「未經證實」消息,5月起更規定只有取得執照的網站,才能發表新聞,「共識網」、「中國穆斯林網」等提供不同立場言論或關照少數族群的網站,也紛紛被勒令關閉。知名人權網站「64天網」的創辦人黃琦則在2016年遭拘捕,被控「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罪」。中國不斷推出嚴厲、蠻橫又霸道的網路規定,異議人士、少數族群、人權倡議者和新聞媒體首當其衝,但一般人也無法免受其害。資料指出,中國的網路審查甚至滲透到通訊軟體的私人對話,有人在「微信」聊天時觸及敏感話題,因而遭到拘捕和懲罰。

許多中國用戶利用VPN翻過網路防火牆,進入臉書、推特等外國網站,取得當局禁止的敏感資訊。7月,中國陸續封鎖了VPN服務,並規定只有許得用戶的業者可以提供相關服務,美國蘋果公司(Apple)更配合中國政府,將中國地區App Store中不符新規的VPN App全數下架,網民抱怨連連。

《網路安全法》也規定外國公司須在2018年前,將中國用戶的數據資訊儲存在中國本土,優步(Uber)、LinkedIn、蘋果和AirBnb等公司都決定配合。

10月召開中國共產黨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19大)之前,中國的審查機制更加嚴格,一時風聲鶴唳,許多人過去發表的評論文章消失,包含敏感字詞的發言都會被擋下來。特別的是,有學者將新發現的甲蟲命名為「習氏郎條脊甲」,引發中國官員大怒,甲蟲和相關資訊因此成為敏感字詞。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俞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