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說來就來,誰都可能有精神疾病!臨床心理師:不要硬ㄍㄧㄥ了,求助並不丟臉

2018-01-17 06:20

? 人氣

「我想我只要多休息就沒事了。」第一次住院的她這樣告訴我,渾然不覺自己的病已拖得太久。她因長期煩躁緊繃而睡不好、記憶差,連我才講過的話都記不住,不但拒絕吃藥,出院後也不願意回診,我認為她的情況並不樂觀。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和我同屆的人不是考上公職,就是已經有證照,不然至少都工作穩定,不像我,研究所沒念完,公職也考了兩、三年,到現在還蹲在家裡好沒用。我一定要趕快出院,這樣才趕得上下個月的司法特考……。」有著傲人學歷的她已年屆三十;都是教職身分的父母,也在一旁幫腔:「所以你要加油,才能趕快好起來。」

別說司法特考,她目前的身心狀態連讀完一本八卦雜誌都有困難,但此時她與家人無法聽進我們說的話,把自己逼到絕境,卻還沒有看見。

人的脆弱說來就來,並不會特別放過有才華、有錢有勢的人。曾經住過院,大病一場的人都能體會,生死與健康由不得我們,只是人踏出了醫院大門,常常就把教訓拋到腦後。

每個人症狀背後的原因都不同,沒有一模一樣的生活脈絡,也沒有如出一轍的性格,唯一相同的是我們都擁有機能相異不大的軀殼,想法負面、心情低落時會有怎樣的生理反應,亦是皆大同小異,這就是專業診斷的重要。

即便因為不同的理由而憂鬱,憂鬱會產生怎樣的症狀卻大同小異,這是醫療專業該負責的部分,至於診斷之後痊癒與否端賴自己是否能夠勇於面對。

(示意圖非本人/轉載自youtube)
面對憂鬱後能否痊癒,取決於自己是否能夠勇於面對。(示意圖非本人/轉載自youtube

不願承認、漠不關心,故作堅強的活著

許多憂鬱症痊癒的例子,都是在憂鬱症狀初期即承認自己有憂鬱症的徵兆,例如失眠、沒來由的悲傷、發現這樣的自己很不對勁、不該繼續如此,而發出求救訊號,沒有錯失治療機會。任何事情的演變絕對都有跡可循,只是自己不願承認,或者周邊的人漠不關心。

我曾經和一位藝文界的朋友通電話,他在寒暄過後問起我的工作,我說我在醫院當臨床心理師,他便順口客氣的說:「那麼我萬一有問題,也可以找你做治療囉?」我回答:「我可能沒辦法接你的case耶。」

我的意思是這行業有一個職業準則,那就是不服務自己親戚或朋友,因為這牽涉到情感的涉入、關係界線的模糊,導致我失去中立客觀的立場,因此我寧可把對方轉給其他心理師負責。

不過他似乎來不及聽我的解釋,便會錯意了,有些負氣地回答:「也是啦,像我們這種知識分子,是比較不容易做一點。」無意間展現了高學歷者的優越姿態。

難道知識分子就不容易有精神疾病嗎?或者是說,知識分子所得的精神疾病,和普通人得的精神疾病會比較不一樣嗎?我擔心的是,高教育水準或高社經地位的光環,阻礙了人們直視內在需求的聲音讓我們的自尊變得脆弱,而必須裝堅強的活著。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