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到校先去辦公室向所有老師鞠躬一輪!辭頭路赴日學甜點,種種龜毛校規讓她開眼界

2018-01-17 10:00

? 人氣

辭掉穩定的工作去日本學甜點圓夢,聽起來很夢幻吧!一個畢業於東吳大學會計系的女孩劉偉苓,剛畢業就獲得穩定的學校教務處工作機會,但忘不掉夢想的她,決定出去闖一闖、圓自己的甜點夢想。原以為一切都會很美好,沒想到第一天報到,超龜毛校規就讓她傻眼。每天早上進教室前,先到辦公室跟所有老師鞠躬一遍;服儀不整直接滾蛋,不許進教室,在著作《我要成為甜點師!》中,她寫下異國求學的震撼收穫。

如何擺平爸媽這一關?她竟靠每天播放張惠妹的《我要快樂》

「我是為了你好,你不要不相信,要聽聽人家的意見啊!」

這句話你是否也聽得很熟悉了呢?許多父母出於對孩子的擔憂及關心,總希望他們能夠好好做個穩定、薪水不錯的工作就好,不必想什麼追夢。因為這樣「過得去」就好的想法,讓許多人就這樣汲汲營營過著了無生趣的日子。從小就被蛋糕店櫥窗裡那三層的豪華蛋糕深深吸引,劉偉苓心裡始終有個甜點夢。大學畢業就進教務處工作,薪水優渥、生活穩定,但她卻始終忘不了立定好多年的夢想。

「我總覺得,內心藏著的夢想若不去實現,總有一天會被那股空虛感壓垮。人生快不快樂不是別人說的算,只有自己選擇的道路,就算走錯了,也會無怨無悔!」

想出國的阻礙除了錢,如何說服父母也是一大挑戰。「就算把世界給我,我還是一無所有。」她每天在家裡重複撥放張惠妹的《我要快樂》。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洗腦」,爸媽終於妥協了,決定放手讓女兒去闖一闖。

從日文菜鳥到應答如流,這趟學習之旅教會她的絕不只做甜點!

經過兩間日本語言學校的訓練,劉偉苓的日文逐漸進步。但選定要進入「織田製菓」學校後,在入學面試上,她才知道自己的日文能力原來一點都不夠。面試老師拿著她低空飛過標準的考卷,劈頭就質問「你確定要入學?」,當時,她真的被嚇到了。無論是要到歐美或其他非華語的國家,許多台灣人總以為考個語言檢定,或者到當地上一陣子的語言學校就能跟上進度,但事實上還差得遠呢!想跟上當地人的學習步調,真的沒那麼簡單。

人生總有許多意料之外的際遇,在面試上激動回答「我確定」後的兩周,她順利收到了錄取信,離夢想又近了一些。

進入日本專業製菓學校,確實能夠增廣自己的視野。開學後第一堂課,老師竟是日本甜點界第一把交椅鎧塚俊彥(Toshi Yoroizuka)。台灣人或許對他不熟悉,但在日本人心裡,他的地位大概就像我們崇拜吳寶春那樣崇高吧!此外,學校也經常帶著學生「戶外教學」,實地走訪專業甜點工廠,不只看書,更著重實際操作。她也提到,學校裡有一堂做特別的課叫「Marketing甜點店營銷課程」,什麼都不要你做,就只要找到一家自己喜歡的甜點店,仔細記錄店裡每一個細節,很特別吧?

從最基本的餅乾基本功教起,這裡讓她學會了好多好多的甜點知識。但最大的收穫,絕不只這樣!

來自各地的同學們一起打拚,學著追各自的甜點夢想。(圖/遠流提供)
來自各地的同學們一起打拚,學著追各自的甜點夢想。(圖/遠流提供)

真正讓她成長的,或許是日本學校超嚴謹的禮儀與合群意識,例如遲到10分鐘就不准進教室;每個在校生每天一到校就得先到辦公室,在門口90度鞠躬向每個老師請安,這對沒在鞠躬的台灣人來說,是多麼彆扭啊!此外,一入學,她就遇上了一個棘手的問題,因為學校要求學生頭髮必須是正黑色的,但劉偉苓本身的頭髮就非正黑色,明明沒有染頭髮,這下卻得被老師逼著去染黑,「你明天如果再這樣來,就不准進教室上課!」

更讓她感到驚訝的,就是學校會要求每個人在自己的所有東西上寫上名字,連皮鞋也不例外。黑色皮鞋上用白色的馬克筆寫下大大的「劉偉苓」三個字,這真的是來自台灣的她從未遇過的「特別」服儀規定啊。

除此之外,學業與人際關係同樣讓她煩惱。好不容易進入日本學校,多數外國學生通常會想和日本人同一組,但日本同學卻似乎沒有對外國人這麼親切,「我發現除了語言的隔閡之外,還有一層無形的薄膜,那就是『禮貌』這個東西。你永遠不知道一個面帶微笑的日本人在想什麼,還有他們禮貌的話語中有多少弦外之音。」

「雖然我覺得禮貌是日本人的優點,但在日本待得越久,越發現那其實也是人與人之間最深的鴻溝。」

儘管劉偉苓已在語言學校上過課,但面對全日語的甜點授課仍舊吃不消,由於學校不會發課本,所以每一樣甜點的做法都必須依靠老師的口頭授課,劉偉苓再將內容抄成筆記,一堂課下來劉偉苓總是精疲力竭。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調整,她決定先寫下中文筆記搭配插圖,最後再回家翻成日文,重新審視自己會了多少。

這一次又一次的考驗,儘管曾經削弱她的士氣,卻也讓她更了解自己心裡的無限熱情。關關難過關關過,或許就是這樣吧!

劉偉苓的中、日文筆記。(圖/遠流提供) 
劉偉苓的中、日文筆記。(圖/遠流提供) 

留日學甜點有什麼了不起?回台灣照樣得從打雜做起!

完成學業後,劉偉苓回到台灣,也許是帶著留日的光環,所以常被問及「你一定已經非常厲害了吧」「你要自己開店嗎?」而劉偉苓自己也曾幻想著自己會在一家高級的甜點店,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優雅做著甜點。

但事實卻非如此,劉偉苓回台後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間巧克力蛋糕店,第一個工作就是在蛋糕工廠裡頭刷著鍋具和打雜,每天等著她的只有滿滿的器具,她也只能眼巴巴的望著前輩在裝飾著蛋糕,這一過就是兩個月。後來,才開始接觸到一點點的蛋糕裝飾,隨後便轉換部門製作巧克力,才開始有了製作甜點的機會。但她並不以此為恥,基本功本來就是很重要的,就像當初在日本,也是一步步從最簡單的餅乾開始好好磨練啊!

帶著蛋糕擺市集,劉偉苓回台灣後開創了全新生活。(圖/遠流提供)
帶著蛋糕擺市集,劉偉苓回台灣後開創了全新生活。(圖/遠流提供)

如今,劉偉苓已在台灣甜點界慢慢做出名號,除了開設無實體店面、靠臉書營運的「一天只做一個甜點的甜點店」外,也開班授課,把甜點的有趣之處傳達給更多人。2016年,她拿下台灣最具代表性的烘焙獎項「Gateaux盃蛋糕技藝競賽」冠軍,帶著上台領獎時那份感動與喜悅,她勇敢走在自己夢想中的道路,如今看來即便稱不上賺大錢,卻能自信、無憾的面對人生中的每一天。

本文部分內容經授權取材自遠流《我要成為甜點師!:一個人,從東京開始的追夢旅程》

責任編輯/鐘敏瑜

喜歡這篇文章嗎?

葉亭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