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當歌手沒成功、埋頭考公務員也落榜!「魯蛇」歐巴交女友,慘澹人生意外看見曙光

2017-11-21 15:54

? 人氣

低薪社會談什麼買車、買房、結婚...韓國「全拋世代」的狀況,台灣青年或許同樣熟悉。(圖/Fion提供)

低薪社會談什麼買車、買房、結婚...韓國「全拋世代」的狀況,台灣青年或許同樣熟悉。(圖/Fion提供)

三年前的11月1日,氣溫七度,33歲的金元海,走進首爾一棟大樓的地下室。這是他在大三休學之後,第一份正式工作,第一天上班。他曾用三年追逐歌手夢,最終沒有出道。花了四年考公務員考試,始終落榜。沒有大學學歷的金元海,一度覺得自己不會結婚、有小孩,也不打算買房買車。他,是韓國全拋世代(전포세대)的一份子。

只求溫飽的全拋世代

一開始叫做三拋世代(3포세대)。白話一點就是,低薪社會,養活自己都不容易,更何況結婚養小孩?戀愛(연애)、結婚(결혼)、生小孩(출산)這三件事,對這個世代的韓國人來說,成了人生路上不得不「拋棄」的選項,所謂「三拋」。

新名詞的出現,是警訊,卻不一定撼動得了制度。三拋世代之後,接著是五拋、七拋,最後退無可退,也找不了更上口的數字,就全拋了吧。

戀愛、結婚、生小孩、買房、買車……到夢想、希望。有形的物質生活達不了標,無形的心靈層面也沒什麼好堅持的。馬斯洛的五階段需求金字塔,只能守住最底層的溫飽階段。再往上的歸屬感與被愛、自尊、和自我實現,對韓國全拋世代來說,太遠太模糊。

成空的歌手夢

1982年出生的金元海,一開始沒想過拋棄什麼,直朝夢想的方向前進。他高中玩音樂社團,最愛的是西洋搖滾歌曲。因為愛英文歌,選擇進入S大英文系。又因為喜歡音樂,而決定休學追逐歌手夢。一邊練團、 一邊作曲、 不時的公演。和他同時期的追夢人,有在ssamzie音樂節上獲得矚目,成功出道的張基河(歌手IU的前男友)。

(圖/Fion提供)
金元海(左一)過往練團的照片。(圖/Fion提供)

努力一定會成功,是床邊故事的一種,聽完就洗洗睡吧。金元海的歌手夢,努力了三年,看不到夢圓的曙光,灰心放棄。他回到老家,離首爾車程大約兩個小時、位在忠清北道的堤川市,窩在家裡準備公務員考試。

金元海的哥哥,當初花了三年考上公務員。爸媽希望他照著哥哥的路走,卻不單純是因為有了前例。

「我爸媽以前開鞋店,雖然是鄉下地方,但生意不錯,家境也過得去。」金元海說︰「但亞洲金融危機你知道吧?韓國接受IMF幫忙,從那時候開始,出現了好多中國產的便宜鞋子,大家都不想來買我爸媽賣的韓國製鞋子了,覺得貴。」

金元海的爸媽最後把店給收了,改務農。他們對兒女說︰「別像我們一樣做生意,好好念書吧。」穩定的公務員,在爸媽眼裡,是不管金融風暴或海嘯,都能屹立不倒的好職業。放下歌手夢的金元海,改投入公務員應考之路。

金元海父母的農田裡,種了米、芝麻、辣椒,都不灑農藥,產量不大,只賣熟客。(圖/Fion提供)
金元海父母的農田裡,種了米、芝麻、辣椒,都不灑農藥,產量不大,只賣熟客。(圖/Fion提供)

未竟的公務員之路

跟台灣一樣,韓國公務員是安定的鐵飯碗。起薪可能比不上私人企業,但穩定有保障,不像私人企業說裁員就裁員。而其中九級公務員考試(類似台灣普考),只要滿18歲就可以應試,年齡上限為60歲(部份類別年齡上限為40歲,例如警察職),是最多考生競爭的項目。以2016年來說,開缺4,120名,報考人數卻達22萬多,錄取率不到2%(台灣普考今年的錄取率為8.5%)。

為了準備公務員考試,窩在家裡念書好幾年,在韓國已經是常見的現象。金元海先是在首爾上了4個月的補習班,接著就回到故鄉堤川,展開每天念書的日子。住在家裡不用房租,三餐也有媽媽打理,兄姊還會給零用錢。「那時候一個月花不到五萬元(約等於台幣1,500元)」金元海說。

韓國公務員考試,過了筆試之後還有面試。應試了四年,金元海從沒到達面試關卡。他沮喪陷入憂鬱,最終選擇放棄。

運動成為第一份工作

週遭親友關切的詢問,心裡無名的徬徨,一度把金元海逼進死角,「眼前似乎橫亙著一道牆」他說。將他從情緒深淵拉出來,也讓他找到人生第一份正式工作的,竟是多年來的嗜好,運動。

從高中打籃球、踢足球,到冬天滑雪,還有平常上健身房,金元海一直都有運動的習慣。決定放棄公務員考試時,他靠著瘋狂滑雪紓發長久以來的壓力,站在白茫茫的雪道,由高處向下俯衝,腦中也放得一片空白。每天全身痠痛,晚上倒頭就睡。終於漸漸轉得了身,能夠移開盯著公務員路上那道牆的視線。

2014年,他再度北上首爾,接受了六個月的課程訓練,然後在當年秋天,找到了現在的健身房工作。

(圖/Fion提供)
(圖/Fion提供)

健身房教練的薪水不高,底薪140萬韓幣(約等於台幣三萬八),私人教練課則和健身房四六分。在高物價的首爾,收入算平凡水準。金元海寄居在已婚育有一子的姊姊家,每天下午兩點上班,晚上十點下班。他會在健身房打烊後,窩在地鐵附近的麥當勞玩手機遊戲,熬到最後一班地鐵才回家。晚睡晚起,週末回老家,避開上班族的姊夫作息時間,免去寄人籬下的小舅子和姊夫相見時淡淡的尷尬。

工作穩定了,金元海卻不急著搬出姊姊家,一住就是兩年多。愛玩電動的他,最大的休閒除了運動,就是電動。房間裡有Xbox、PlayStation,書架上全是遊戲光碟,隨身攜帶掌上遊戲機,今年夏天還買了VR。

(圖/Fion提供)
金元海的房間,曾經滿是遊戲主機和光碟。(圖/Fion提供)

在健身房工作三年,今年36歲的金元海,沒有房子、車子,沒有女友,上班之外就是打電動、陪外甥玩,週末回老家。幾個月前我問他,對於未來有何想法,他用著沒想太多的語氣︰「以後就回老家接手爸媽的農務活吧。」全拋世代這個帶點憤憤不平、吐著年輕人怒氣的詞彙,他聽過,卻沒太大感受。那不過就是他正在過的日子罷了。

我將再起

金元海是我的健身教練。我加入他所在的健身房,並開始上教練課,是今年二月的事。這個健身房的客人並不多,來來去去都是些熟面孔。我問他,會上教練課的人都是什麼人,他回答︰「多半是哪裡有病痛,想靠運動改善。女生則大多是為了減肥。」所以他上課不追求舉多重,而是能用什麼方法,來解決學員的痛症。不時會拿出人體肌肉圖,和學員解釋各部位運作的原理。

(圖/Fion提供)
(圖/Fion提供)

前陣子,我發現他閒瑕時不再拿著手機玩遊戲(雖然他的訊息鈴聲依舊是瑪莉歐吃金幣的音效),要不是看書,就是拿紙筆抄寫東西。原來他有了人生的新目標。想要重回校園,念運動相關的研究所,所以不僅得準備同等學力的證明,還得努力念書。

房間裡滿滿的遊戲主機、光碟、幾個月前剛購入的VR,全被他給賣了。再也不蹭著時間搭末班車,下班就立刻回家休息、早起念書。也開始看房子,打算搬出姊姊家。

(圖/Fion提供)
(圖/Fion提供)

「哇,你整個變了,怎麼回事?」我驚嘆。「我遇到了恩人。」金元海帶著一抹害羞的微笑低頭。順著他的視線,我看到他左手無名指的戒指,「你交了女友?」他點了點頭,說因為女友的鼓勵,他想要變成更好的人,也想結婚成家。所以才要搬出姊姊家,自己獨立過生活;才要再進修,提升能力及未來收入。

曾經他拋下了學業,割捨了歌手的夢想,放棄了公務員的考試;在便利商店、建築工地等處打過各式零工,到了33歲開始第一份正式工作。他並無意選擇三拋或五拋,卻自然而然的成為全拋世代的一員。如今他36歲,再次獲得人生的動力,那些曾經無意間被拋棄的事物,他打定主意,要一個一個拾起。

責任編輯/鐘敏瑜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Fion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