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遭囚至死、維權人士被失蹤 國際組織:中國人權是「天安門事件以來最糟」

2017-11-21 14:10

? 人氣

劉曉波自由工作組呼籲全球在頭七這天公祭劉曉波。(美聯社)

劉曉波自由工作組呼籲全球在頭七這天公祭劉曉波。(美聯社)

今年7月,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國人權運動領袖劉曉波因癌末病逝,而在他一息尚存時,中國政府不僅堅拒讓他出國治療,直到他離世前也沒有讓他脫離牢籠。隨著中共十九大落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權力地位更加鞏固,在這樣的集權統治下,中國維權人士原本就艱難的處境更是加速惡化。人權觀察組織(HRW)駐香港研究員王松蓮(Maya Wang)說,中國人權現況是1989年天安門事件以來最糟時期,且只會更加惡化。

中國人權現狀堪比天安門事件時期

王松蓮表示,「中國人權前景嚴峻,我們看不到有任何改善的跡象」,並認為目前的情況如同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事件時期,甚至表示情況會更糟糕。王松蓮與其他研究者皆表示,現在中國境內秘密拘留及關閉審判的案例層出不窮,有關當局對正當的法律程序形同漠視。此外,當局刻意忽視政治犯的健康問題,不少的政治犯面臨單獨監禁,還有人被安排到環境條件苛刻的牢房,被迫遭受其他犯罪分子毆打及虐待。美國總統川普不久前訪問中國,並沒有做出提升中國人權的舉動,王松蓮對此批評:「這是在放縱中國政府合法侵犯人權!」

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AP)
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AP)

對於侵犯人權行為的指控,中國政府顯然並不接受,堅稱是依法治國,認為外界無權質疑中國的「司法主權」,也同時否定多黨制度或西方提出的「普世價值」概念。中國政府甚至警告,這樣的觀念極可能破壞中國社會結構,甚至拖垮其經濟成就。目前流亡泰國的社運人士吳玉華(也稱哎烏)認為,自中共十九大後,人權情況更加惡化,「良心犯遭受酷刑、貶低、騷擾與歧視,這讓我對中國人權前景感到非常悲觀」。

在習近平的統治下,少數民族所面臨的壓迫也隨之加劇。數以百計的維吾爾人及哈薩克人被迫進入政治勞改中心,而西藏人也面臨多重且嚴峻的限制,加上政府干預,無法自由出國旅遊。對此,社運人士再次警告,情況可能會變得更糟。「無論誰說什麼,習近平也會不惜一切代價控制整個社會!」被政府嚴密監視的社運人士胡佳表示,「 他的最終目標是維護共產黨的統治,如果有人爭取自由,他們將失去自由。」

維權人士最低潮時期:劉曉波逝世

今年7月,長期被囚禁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因肝癌而逝世,這個噩耗對於維權人士來說,除了痛心,也是他們最低潮的時期。儘管劉曉波因呼籲言論自由、人權以及自由選舉的行為,被中國政府認定是煽動顛覆國家,進而判處11年有期徒刑,但他依然是維權人士心目中勇氣的象徵,甚至到生命的後期,劉曉波依舊堅信未來的民主中國一定能夠到來。

另一方面,儘管劉曉波的遺孀劉霞沒有被政府當局指控,卻在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後,一直被軟禁在北京的住家中。 而自從劉曉波去世後,劉霞幾乎與家人朋友斷了聯繫,有關當局也閉口不透露她的去處。

劉曉波遺孀劉霞(中)。(美聯社)
劉曉波遺孀劉霞(中)。(美聯社)

第2個劉曉波:楊同彥病危才獲准保外就醫

中國維權人士、作家楊同彥(筆名楊天水)因撰寫的文章內容涉及「攻擊中國共產黨領導」、「意圖推翻現行國家政權和社會主義制度」,先後被監禁長達22年,刑期至今年12月23日為止,但距離楊同彥刑滿出獄僅剩4個多月之際,他的家人卻突然被獄方通知,要他們替楊同彥辦理保外就醫,家屬此時才知道,楊同彥已被診斷罹患嚴重腦瘤,命不久矣。在獲保釋的1個月後,楊同彥不敵病魔,享年56歲。

國際特赦組織對此指出,諸如此類的醫療假釋案例顯示,中國獄政制度出現缺失,無法保障維權人士在獄中的健康狀況。也有異議人士稱,這是中國政府逃避責任的方式,以避免維權人士死在獄中。

維權律師高智晟被關到牙齒脫落、只能吃流質食物

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在經歷5年獄中生活及3次法外軟禁後,再也忍受不了,8月13日在朋友和好心司機的幫助下,試圖逃離國家監控。他來到一個願意庇護他的陌生人家中,該戶人家給了他一碗豬肉水餃,這是他多年來第一頓真正的晚餐。

然而,高智晟的自由十分短暫。 不到3周時間,警方來到山西省介休市挨家挨戶搜查,直到把他找出來,之後高智晟就下落不明。自由亞洲電台11日報導指出,高智晟老家陝西省佳縣佳蘆鎮的薛姓維穩辦主任透露,高智晟現被佳縣公安人員看管中,「好好的,沒事」,這也是首次有中國官員出面證實高智晟的行蹤。

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美聯社)
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美聯社)

53歲的高智晟因為捍衛法輪功成員和爭取農民土地權利而贏得國際矚目,他也曾公開痛批拘留所內遭受的酷刑,但這些行為似乎更讓他成為被虐待的特別目標。2014年8月,高智晟出獄時,這位一向直言不諱的律師幾乎不能行走或說話,頓時引起人們的關注:中國維權運動中最激勵人心的一個人物竟被打敗了!多年的虐待和營養不良使他的牙齒脫落,迫使他只能進食流質食物。

法外軟禁期間,高智晟在陝西的住家中一直都被便衣軍人監視,儘管如此,他仍然通過短信應用程序與外界零星溝通,甚至透過這種方式發布一本描寫自己3年來被單獨監禁的獄中時光紀事。

「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美聯社)
「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美聯社)

維權人士家屬也受波及 遭政府監控禁出國

「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也面對同樣的健康憂慮;1989年6月4日,天安門事件當天,在中國軍隊在北京鎮壓抗議的民眾後,黃琦創辦一個名為「六四天網」的網站,專門報導侵犯人權的相關報導,包括土地侵權、裁員以及移工人權。本月6日,黃琦被政府當局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罪」的罪名正式逮捕,預計在2018年進行審判。

黃琦的代理律師隋牧青表示,現年50多歲的黃琦患有腎病與心臟病,卻被禁止透過看守所獄官購買較好的食物和其他所需物資,「看守所完全不能滿足他的基本醫療需求」。 黃琦的母親為此擔心不已,深怕兒子無法撐下去。

中國維權律師王宇。(美聯社)
中國維權律師王宇。(美聯社)

除了維權人士自身,他們的家屬也深受政府壓迫。中國女性維權律師王宇曾代理多起著名維權案件,除了為法輪功學員的信仰進行無罪辯護、參與國際著名的2014年建三江事件,更於2015年6月公開聲援中國法輪功學員,向北京最高人民法院控告發動鎮壓的江澤民群體滅絕罪。因為這些事情,王宇在2015年7月9日,在一場全國性的維權人士圍捕行動中被拘留。雖然之後被釋放,卻在內蒙古受到嚴密監控,最近才被允許返回北京。王宇的兒子也受到牽累,被禁止出國,迫使他放棄到澳洲進修的機會。

喜歡這篇文章嗎?

國際中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