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年輕人談起現實抱怨連連,說到未來卻只能沉默?台大畢業的她,道出鬼島無奈

2017-02-23 14:11

? 人氣

念醫的時薪台幣一百、日夜值班,在親友面前還得裝得前途明朗值得稱羨;念社會的還在考第三年公務員,霉氣重得像要可以擰出水;念設計的通宵趕稿賺不到一枚加班費,但最氣的是業主根本把創意當複製品——現實有太多可以抱怨,談起未來每個人卻都沉默了,明明就還有夢,怎麼會這樣迷茫?

他們說一切都是太自由惹的禍。「你們哪,就是太好命。」他們說,帶著半嘲諷半羨慕的語氣,一聲嘆息後眼神飄得老遠:「哎,想我們當年啊」

當年啊當年,歷史課本裡考了又考的內容你們倒也是倒背如流的:民國六十年退出聯合國,民國七十六年解嚴,民國七十八年柏林圍牆倒塌,民國七十九年冷戰結束。

閃閃耀耀的黃金十年,台灣錢淹腳目,薪水翻了十倍,股票站上一萬兩千點,李登輝還是李總統登輝先生的年代,人人生來都帶一打金湯匙,少子化之下眾多長輩搶著疼。你們七年級就是好命。你們這些好命的七年級。

他們翻來覆去地說,你們從小聽到大,也覺得自己的確好命。民國八十年開始網路普及,電話撥接一路連到免費Wifi,快還要更快;民國八十二年第一台手機上市,爾後各廠牌型號前仆後繼,前十年要小後十年要大還要方便自拍能聲控,每年都有新機換來新希望;民國八十三年廣設高中大學,多元入學取代苦悶聯考,大學錄取率十年裡漲到接近百分之百,大學生和花花綠綠的才藝班參考書一樣滿街綻放;民國八十五年總統直選,四年後政黨輪替,民主從口號變成選票,二十歲一過好像就變成一個更有價值的人。在你們成長的歲月裡,世界如同萬花筒般不斷翻出各種華麗面貌。科幻即真實,日常若夢。

好命的你們,無限可能的環境。躲過撼動全島的大地震,跨過千禧年,末日危機解除之後,未來像烤爐裡的麵糰繼續以驚人的速度膨脹開來。網路店鋪從雜什小物一路賣到房子車子甚至愛情,眼鏡手表紛紛植入晶片,除了人腦所有東西都正變得更有智慧。你們幾乎要擔心,會不會機器貓就要提前出現在這個世紀?會不會你們再也沒有幻想,因為一切都可以是真的?

「有什麼好擔心?」一路從第三世界活到已開發國家(某些政治正確的場合你們甚至還不是國家)門口的他們不懂:「你們有什麼不好?」

你們也不知道有什麼不好,從小你們跟著眾人一起上學上補習班,一起在考試卷上認識自己。你們是富裕的一代,充滿夢想的一代,你們有平等安定的社會和烏托邦一樣的家—極權、貧窮、戰爭都已經在上一代或者更上一代結束,再也沒有更可怕的敵人等著你們這些二十一世紀的主人翁。

沒什麼不好,你們只是在二十一世紀轉眼過了十多年之後,終於離開美好的校園,歡歡喜喜進到美好校園裡重複許多次的美好社會,然後愕然發現所有美好原來是一場騙局。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