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部之爭就是要靠非法律人參與,林孟皇:我們法律人再吵100年也無法解決

2017-02-23 11:51

? 人氣

法官林孟皇出席司改國是會議。(取自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youtube)

法官林孟皇出席司改國是會議。(取自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youtube)

司改國是會議分組會議正密集召開,外界仍不斷傳出「黑箱」的批評。檢察官票選代表林達22日說,「我覺得很難過」,明明很認真討論,卻被說是「玩假的」,國是會議副召集人瞿海源對他說,自去年11月籌委會成立後,媒體幾乎無一句好話,瞿批媒體「他們才黑箱作業」,沒有資料就謾罵,他不能接受,瞿鼓勵委員竭盡所能、用理性、寬容、獨立的態度把會開好,因為這是國家很重要的大事。

瞿海源擔任召集人的第3分組第1次會議22日早上10時舉行,歷時4小時。瞿一開始就說,法官林孟皇等4名委員從21日傍晚起,就陸續透過郵件把對該組議題的看法傳給全組,「其實會議從昨天下午的4時52分就開始」,大家都花很多心血思考研究;籌委會也是一樣,但媒體一直攻擊,「我個人心裡蠻難過的」。

瞿海源談司改過程:批判不公平, 司改並非沒希望

籌委會透過上網等方式徵集近千個意見,整理成96個議題,再歸納成5組,第3組主要著重檢察體系的司法審判過程就有4大議題、22個子題。談到這個過程,瞿海源說,大家想一想,這不是「白痴」、「笨蛋」做的事,是花很多心血做出來的,受到不公平的批判他很難過,但「我不覺得司改就這樣沒有希望」。

我國在1999年召開過司改國是會議,很多議題至今未落實。瞿海源說,據說那次開到半夜,「出去叫車還叫不到計程車」,為司改費心很辛苦,他要大家盡量都與會,「盡量把別的事情擱在一邊」,因為這是國家很重要的大事。

第3組「權責相符、高效率的司法」第1子題是「檢察官的法律定位問題」,光討論此議題是否先交法務部研擬,再送委員討論,就花將近1個半小時。

法務部檢察司副司長余麗貞:有沒有必要在這邊由20個人決定

 

20170223-余麗貞(取自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youtube)
法務部檢察司副司長余麗貞指出,「檢察官的法律定位問題」有法學教育與研究的重要性,但她質疑,「有沒有必要在這邊由20個人決定」。(取自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youtube)

法務部檢察司副司長余麗貞指出,此議題有法學教育與研究的重要性,但她不知道與讓民眾對司改有感有何相關,也質疑「有沒有必要在這邊由20個人決定」。

不少委員對余麗貞的說法無法認同。法官林孟皇就指出,很多議題1999年都談過,因涉及司法院與法務部之爭、利益之爭,而始終無法解決,這次會議就是希望讓非法律人共同參與,「不然我們法律人再吵100年也無法解決」,檢察官定位可談的很多,檢察官高高在上開偵查庭讓人民感覺「官尊民卑」等都應弄清楚。

20170223-尤伯祥(取自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youtube)
律師尤伯祥指出,民眾最擔心的是檢察官的濫權,以及檢察官擁有的強制處分權,包括拘提、關門開偵查庭等,也都應徹底討論。(取自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youtube)

律師尤伯祥則指出,台灣的檢察官長期自命也是法官,定位與法官一樣,最早主張有權羈押、搜索權,後來都遭大法官會議否定,民眾最擔心的是檢察官的濫權,以及檢察官擁有的強制處分權,包括拘提、關門開偵查庭等,也都應徹底討論。

議題太多林鈺雄想刪 許玉秀反對:讓民眾知道「國家有聽到我在講什麼」

就這項議題的辯論相當激烈,火花四起。台大法律系教授林鈺雄認為22個議題太多,多次發言堅持要先大刪議題,「否則不可能真正討論」。列席的籌委、前大法官許玉秀表示,林鈺雄「有點指責籌委會很無能」,因此她解釋,議題是從民間徵集來的,籌委會沒有資格刪,議題留在那,讓民眾知道「國家有聽到我在講什麼」,而分組會議的委員有多元代表性,可討論如何增刪或合併議題,如果要刪也必須讓大家對每個議題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以後,才能決定要不要刪除。

20170223-林鈺雄(取自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youtube)
台大法律系教授林鈺雄認為22個議題太多,多次發言堅持要先大刪議題,「否則不可能真正討論」。(取自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youtube)

再經過一番討論,瞿海源說,國是會議是討論平台,不是一定要怎樣,當然最後也是希望有好的結果,他要大家別太緊張,把國是會議看成好像是「生死之辯」之類的,也自嘲他一向認為自己很會主持會議,「但主持的一塌糊塗」。

20170223-許玉秀(取自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youtube)
列席的籌委、前大法官許玉秀表示,議題是從民間徵集來的,籌委會沒有資格刪,議題留在那,讓民眾知道「國家有聽到我在講什麼」。(取自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youtube)

瞿海源:媒體沒資料就在漫罵,「他們才黑箱作業」

緊接著,檢察官林達指出,議題都很重要,他都很想討論,懷抱很大的熱情來開會,國是會議的結論將會對政策產生重大影響,是有政治意義的政治性會議;他對外界提出「黑箱」的批評感到「痛心」,他被選為檢察官代表時,大家恭喜他來開會,「這2天所有人跟我說,你進來『開假的』」,明明都很認真討論,卻被人家這樣說,他建議瞿就要求籌委會公開他們推薦委員的名單及委員的被推薦名單,以作為第3組委員的「自清」;對此,瞿沒有接受。

20170223-林達(取自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youtube)
檢察官林達指出,他對外界提出「黑箱」的批評感到「痛心」。(取自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youtube)

瞿海源指出,這項建議不是該組要討論的,委員產生過程在他給籌委的信中都有說明,媒體也披露信的內容,他已講得很清楚,「沒有黑箱作業」。

林達對瞿海源的處理表尊重,林說他很激動,「因為我熱愛這個會」。瞿說,「所以司改的希望就在諸位,你剛剛講的很好,我們就不要怕外面人怎麼講。」

瞿海源說,從去年11月25日籌委會成立以來,媒體對司改國是會議幾乎是一句好話也沒有,都在批評,「他們才黑箱作業」,「他們自己資料也沒有,就在漫罵,就在批評,所以我們不接受」;他要委員們堅持理想,繼續努力,竭盡所能,提出好的方案,「你不要灰心,我也很難過」。

瞿海源:我們都還沒做,就被判死刑

檢察總長顏大和在分組會議的前夕曾被《蘋果日報》引述其對司改國是會議的嚴詞批評,法務部事後有提出澄清。瞿海源也提及此事,他說,「我們都還沒做,就被判死刑,有這樣的檢察總長也是很奇怪,(後來)說是媒體報導、標題錯誤」。

瞿海源說,大家要盡自己所能的把會議開好,每個案都要竭盡所能,能處理的就處理,不能處理的,也要交代清楚,「媒體環境很壞,媒體環境真的很壞」;他建議委員不要在乎媒體的報導,秉持自己的能力、良心,做該做的事情。

新台灣和平基金會執行長馮賢賢指出,關於外界對委員名單的批評,以她的經驗判斷,攻擊都指向某方,而放話來源很明顯是某方,這樣放話是有陰謀的,她建議不要理會,「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把會開好以符合全民期待。

會議討論至此已接近2個小時,隨後針對議程的實質討論也開了2小時。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