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目前是血汗法院」許宗力:增加法官員額不受總員額法限制

2017-02-21 14:34

? 人氣

司法院長許宗力是司改國是會議第2組討論司法院職權相關議題的委員,在這組20日的第1次會議上,許宗力提出司改建議。(YouTube截圖)

司法院長許宗力是司改國是會議第2組討論司法院職權相關議題的委員,在這組20日的第1次會議上,許宗力提出司改建議。(YouTube截圖)

司法院長許宗力20日指出,建立金字塔化的訴訟程序與訴訟組織,是司法院推動司改的「TOP1」、或「TOP2」的議題,1999年司改國是會議對此已達成結論,他希望這次會議能注入能量,讓司法院早日推動改革;訴訟程序的金字塔化會需要3至5年的過渡時間,之後才能達成司法院審判機關化,司法院會主動依短、中、長期的期程,落實司法院審判機關化、司法行政一元化的目標。

許宗力是司改國是會議第2組討論司法院職權相關議題的委員,在這組20日的第1次會議上,許宗力提出司法院的主動提案,其中還包括:1.建立「裁判之憲法審查」制度,讓人民可就其認為法官引用的法律合憲、判決卻有違憲疑慮的判決,聲請釋憲;2.增加法官員額而不受《中央政府機關總員額法》的限制,因為全國僅有約2020名法官,每年各級法院要處理的案子高達300多萬件,「我們目前的法院是血汗法院」;3.其他與大法官會議相關的改革,包括:將大法官會議作出解釋的門檻由3分之2降低到2分之1,以回應外界對大法官會議效能不彰的批評,以及大法官會議應常態化召開言詞辯論,以增加裁判透明性等。

司法改革優先議題,許宗力:司法院審判機關化,司法行政一元化

對於司法院審判機關化的問題,許宗力指出,他在1999年的國是會議是反對的少數,但在那之後,大法官會議釋字第530號作出解釋,並指出要在2年內修法達成這項改革,他現在身為司法院院長,將會落實這項改革,而待司法院審判機關化後,裁判之憲法審查制度自然就沒有存在的必要。

延伸閱讀:「個案判決違憲無救濟管道」 林子儀:3月6日司改國是會議討論

許宗力指出,雖然大法官會議定出2年的目標,但要走到美國的「一元單軌」制要比較久,因為這涉及訴訟程序金字塔化,最高法院的案件仍多,要縮減最高法院員額,可能要3至5年的過渡時間,司法院會將此當成遠程目標,等司法院變成像美國的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後,司法院就不需要有法案提案權。

在場委員討論後決議,讓司法院在4月10前就過去為何無法落實司法院審判機關化、司法行政一元化等改革,提出報告,再與分組委員討論。

從事司法實務研究的成大政治系教授王金壽(右)指出,過去台灣的司法及法律改革都沒有以實證的研究和分析為基礎,他主張在司法院下成立司法研究機構。(YouTube截圖).jpg
從事司法實務研究的成大政治系教授王金壽(右)指出,過去台灣的司法及法律改革都沒有以實證的研究和分析為基礎,他主張在司法院下成立司法研究機構。(YouTube截圖)

第2組委員、成大政治系教授王金壽提出台灣應成立司法研究機構的提案,也引起廣泛討論。從事司法實務研究的王金壽指出,他在意見徵集階段提出這項建議,但籌委會將其列為第5組其中關於「犯罪預防與管理」的議題下,他認為這樣過於限縮於犯罪議題,比較屬於社會政策,而他主張的是關於司法政策的研究,例如,可能包括要採參審或陪審制、刑事訴訟制度、法官及檢察官的工作環境等。他的提議也獲得分組委員的認同,增列列為第2組的討論議案。

王金壽、李念祖建議成立司法研究機構

王金壽指出,過去台灣推動司改及法律的改革,沒有實證的調查研究和分析作為基礎,法律人也沒有社會科學的訓練,例如如果採用參審制與陪審制,實際運作會發生什麼問題,「我們不了解」,因此他建議在司法院成立研究機構。

列席這場會議的第4組籌備委員、律師李念祖說,他很認同設立司法研究機構的必要性,而應一併討論的,還包括如何加強建立司法統計資料,司法院和法務部都有作資料統計,但有很多資料是沒有建立的,這部分必須加強。

列席的第5組召集人梁永煌也指出,成立司法研究機構非常迫切、重要,這項議題的最重要精神在於,司法改革必須有調查研究為基礎,尤其是比較研究各國的經驗,隨著國際環境、科技的改變所帶來的犯罪型態的變化,如果沒有研究,台灣的司法未來可能會跟不上實際的需求。

與會者也討論到司法研究機構如何設置的問題。李念祖提出設置在中研院法研所的可能性。許宗力則指出,司改國是會議籌委會副召集人瞿海源也曾提出這個建議,而他們也都認為,可以擴充司法院法官學院的功能,但如果是要成立獨立的行政法人或者設置在中研院法研所,司法院也都樂觀其成。

林子儀請非法律專業委員,從自己關心的角度提出問題

第2組成員、法務部司法官學院院長蔡碧玉指出,司法官學院已經設有犯罪防治研究中心,去年司法官學院也就世界各國如何設置相關的研究機構提出研究報告,進而提出這類機構應從司法官學院獨立成為國家機構的主張,第5組討論相關議題時,法務部司法官學院也會提出報告。

此外,由於法律詞彙艱澀,主持會議的中研院法研所所長、前大法官林子儀也特別顧及非法律背景的委員能否聽懂,並鼓勵他們從他們關心的角度提出看法,他說,像他這樣的法律人,天天弄法律,也弄很久了,容易「失去一些感覺」。

「憲法訴願」專有名詞對民眾很不友善,李建良建議調整

而為了讓民眾更了解司改,與會者對法律名詞的使用也多所討論。以許宗力提出的建立「裁判之憲法審查」制度為例,這個制度的學術名詞是「憲法訴願」,而中研院法律學研究所研究員李建良就建議,不要再使用「憲法訴願」,因為「憲法訴願」對民眾而言「很不友善」,他建議改用「裁判違憲審查」。

中研院法律研究所研究員李建良建議,讓民眾可就有違憲爭議的判決提釋憲的制度應稱「裁判違憲審查」,而不要用「憲法訴願」,讓民眾容易了解這個制度。(YouTube截圖).jpg
中研院法律研究所研究員李建良建議,讓民眾可就有違憲爭議的判決提釋憲的制度應稱「裁判違憲審查」,而不要用「憲法訴願」,讓民眾容易了解這個制度。(YouTube截圖)

不過,最高法院法官鄭玉山認為,最高法院一定反對「裁判違憲審查」這個名詞,建立這個制度能增加人民的司法受益權,「我絕對贊成」,但是從審判者的角度來看,經過那麼多法官審查的判決,如果被稱為是違憲的判決,審判者會作何感想,沒有必要因為名詞,而造成誤會。李建良回應,如果因此要改為「裁判合憲審查」也可以,但就是不要用「憲法訴願」。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法官張升星說,如果怕法官不高興,那就改為「裁判合憲審查」,不過他不認為法官會這麼「玻璃心」。經過一番討論,張升星建議用「裁判之憲法審查」,就此定案。

關於「憲法訴願」的名詞爭議,在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法官張升星建議使用比較中性的「裁判之憲法審查」後定案。(YouTube截圖).jpg
關於「憲法訴願」的名詞爭議,在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法官張升星建議使用比較中性的「裁判之憲法審查」後定案。(YouTube截圖)

會議全程3小時40分,可上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網站觀看(https://justice.president.gov.tw/live)。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