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判7次死刑、冤獄長達21年,為何家人始終不放棄?死牢倖存者的人生告白

2017-02-21 14:33

? 人氣

48歲的徐自強已經當祖父了,他和孫子的感情很親密,他說經歷過這一切,他最想教給下一代的,就是給他們很多的愛。劉潔萱攝

48歲的徐自強已經當祖父了,他和孫子的感情很親密,他說經歷過這一切,他最想教給下一代的,就是給他們很多的愛。劉潔萱攝

徐自強是死牢倖存者,花了21年和司法纏鬥,證明自己的清白。被偷走的歲月,他失去父親的角色,只記得兒子7歲以前的樣子,但是因為家人從來沒放棄,他有了重生的機會。家有什麼意義?幸福是什麼?他的話不多,但是字字都是用生命刻出來的金句。

「別人說成長過程中,兒子失去了我。但兒子說:『不知道自己失去什麼……根本不知道有父親在身邊,是什麼感覺?』我聽了很難過,因為,畢竟他的人生少了一塊。」徐自強淡淡地說。

1995年9月1日是徐自強的獨生子徐永昱小學一年級開學日,這一天,發生台北大直的建商黃春樹遭綁票撕票。徐自強一直是這案件「共犯」口中的「同夥」甚至是「主謀」。他被判7次死刑、兩次無期徒刑、一次無罪、5次讓檢察總長提起非常上訴、被超過70名法官審判……花了21年的時間,直到去年10月,才終獲得無罪定讞。

今年48歲的徐自強現在在司改會擔任總務,一頭濃密的黑髮、精瘦的身材看不出來已經當祖父了。從26歲到47歲,人生中最黃金的21年,都花在證明自己無罪,在1.368坪的死囚房間內等待:等待不知道何時會執行的槍決,或是那希望渺茫的翻案。被偷走的歲月,換來父母的白髮、妻子的離去和兒子從幼童倏忽成年的空白。

在死囚房時,他最渴望的是「牽牽爸爸媽媽的手,抱抱他們,就是你們平常都在做的事情」。徐自強感概的說,爸爸媽媽在出事以後,從來沒有怪過他:「那時候,我多麼希望他們可以罵罵我!」

去年《1.368坪的等待》出書,徐自強說,書裡報導關於救援行動和家人的心路歷程,他完全都不知道。如同他從不在家人面前談自己在獄中的生活。

其實,徐自強和家人都不想再去談過去發生的事情了,他們只想往前看,因為,「想到都太難過」。

談到過去和家人,徐自強話不多,字字卻都是用生命刻出來的金句:

徐自強的母親陳秀琴堅持21年,從沒有放棄任何機會,爭取徐自強無罪釋放。母親的愛與堅強,讓這個家得以團圓。劉潔萱攝
徐自強的母親陳秀琴堅持21年,從沒有放棄任何機會,爭取徐自強無罪釋放。母親的愛與堅強,讓這個家得以團圓。劉潔萱攝

一開始我很憤怒,心裡每天想的就是有機會要如何報復。只希望趕快有結果,快快死一死,但是,我的家人從來沒有放棄我。那時對司法沒有信心,萬分之一都沒有。但是我媽一句話:「只要我還在,可以做的都要去做!」媽媽這樣講,我還能怎麼樣?

事情發生後,才知道家對我有多重要,因為當全世界都放棄你,只有家人不會放棄你 。我全家人一直為我奔走,每一個人都沒有放棄我。

我多希望爸爸媽媽罵我

在裡面時,常常很想父母。

你知道嗎,他們從來沒有罵過我,我多想他們罵罵我,但是從來沒有罵過我。記得有一次我姊跟我說,爸媽一直念、一直念。我跟姊姊說:「你們知道這樣有多幸福,我想他們唸我,都沒有機會。」聽到他們(父母)抱怨,就是一種幸福。

我現在在司改會當總務,就是幫助在這裡工作的人有舒適的工作環境。以前,都是人家幫我,現在是我幫人家,幫人家很快樂。

在這裏(司改會)工作的人都很固執,都有自己的想法,看到他們會很感動,因為每天都做重複的事情,常常受到挫折,罵一罵明天還要繼續工作。你想,能夠成功救援一件冤獄要花多少年?

我也會去學校或是團體分享我的故事,其實一開始很抗拒,因為我一直以為台灣人很冷漠,你看,我遇到這麼不公平的對待,但沒有人說什麼。直到,我去分享以後,才發現大家不是冷漠,而是不知道。

很多人聽了我的故事都很驚訝,他們從來不知道真的有冤獄,最常問的就是「為什麼會這樣?」「我可以做什麼?」

司法改革,需要大家開始懷疑

每一個人都可以做一點貢獻的,要改變司法不是只有讀法律的人可以貢獻。譬如,你就去法院旁聽啊!

我自己的經驗中,沒有旁聽人的法院,法官開庭不照程序,罵律師、罵當事人……但是,只要有一個人坐後面,法官就會很客氣。夏天法院冷氣開得很強,你就去坐在裡面,在裡面睡覺,法官覺得有人關心司法,就會認真審理!

不要以為司法離你很遠,很多事情都會碰到司法。很可惜這些學校從來沒有教我們,大家都是碰到事情,才去找律師。

其實你開始在臉書分享文章,也是一種影響,我們不需要所有人都相信你,但是需要大家開始懷疑,只要開始懷疑就會去找真相。

什麼是公平正義,只能盡量去做到而已,我不相信有什麼真正的公平。

對徐自強來說,家,就是安全,只要想到家,就不會害怕。現在家裡有活潑的第四代加入,新的生命也給這個家新的機會。(左起依序為徐自強的父親、徐自強和孫子、母親、兒子、媳婦)劉潔萱攝
對徐自強來說,家,就是安全,只要想到家,就不會害怕。現在家裡有活潑的第四代加入,新的生命也給這個家新的機會。(左起依序為徐自強的父親、徐自強和孫子、母親、兒子、媳婦)劉潔萱攝

我想給我的孫子更多的愛

你問我會怎麼教我的孫子?(沉默……)我不會教,我想,我會給他們更多的愛。

在裡面(監獄)的人,大部分的人就是缺少愛和關懷,他們需要的是關懷,他們會做一些事情,是需要人家注意關懷,沒有人願意當壞人。沒有人愛,沒有父母在身邊教導,常常看到父子後來是在裡面(監獄)會客。

只要一個人的心中,家的地位愈高,做事的時候,一定會先想到家人,不會先想到自己。

家給我的感覺就是很安全,只要想到家,就不會害怕。在獄中,才知道家對我很重要,這件事上我得到的比失去多,終於瞭解內心想要的是什麼,什麼是幸福,我也是這段時間才真的了解。

少了一塊的人生

我離開時,兒子才小學一年級,出來時,已經大學畢業去當兵快退伍了。其實對兒子完全陌生,我也不知道那種父子親情感覺是什麼?因為已經失去那一塊,你沒有過你就沒有辦法感覺。

叫我唸他,我唸不出來,因為沒有那種當父親從小到大一起成長的感覺,我都當他朋友、兄弟,他也是。

這次新書發表會(去年底)他才講了,人家都說成長失去了我,但是他根本不知道有父親在身邊是什麼感覺?你問他失去什麼,他不知道,他沒有那種感覺。

聽起來很難過,他的人生少了一塊。我也是。我記得兒子7歲以前的畫面,腦海中的畫面就是7歲以前,7歲以後就是短短的會客,然後他就走了,兒子的印象永遠都留在7歲。

2012年速審法通過,知道我可以出來,其實在要出來的前一刻,我還很懷疑,這是真的嗎?也不確定凌晨釋放,家人會在外面等我嗎?我那時已經不記得家裡的電話。

出來以後覺得很不習慣的是,車子怎麼開這麼快,真是超快的,我很不習慣。其實,車子也沒有很快,但是就是不習慣了。

自由以後,我最喜歡的就是走路,我可以走超遠的,在台北市一直繞,走路時我常常會想哭,是感動,「自由了!可以這樣走路,超幸福的。」

下雨的時候,我也想淋雨,同事要幫我撐傘,我都說不用撐傘,因為在裡面的時候連淋雨都不敢奢望,可以淋雨,真是超幸福。

文/陳雅惠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親子天下(原標題:徐自強:全世界都放棄我,只有家人沒有)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