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私娼總是怕警察?白嫖、搶錢樣樣來,19歲入行的她,道盡「小姐」們一生無奈

2017-02-23 12:18

? 人氣

只要被抓過,這些小姐大姊阿姨們終身怕警察,又怕又恨地咒罵著。她們口中的警察會白嫖,要「試車」,會在正氣凜然地領了乾股分紅後說是「為了社會秩序」;現在人老珠黃、不再年輕美麗的好處或許就是,免去了警察的騷擾……

我到這裡的時候,只剩下一整排荒廢蒼涼的落寞。旅社門口坐著一排濃妝豔抹的私娼,我就提著行李在這個旅社住下。沿路的貨櫃屋已經嚴重鏽蝕了,檳榔攤和崗哨亭的玻璃都已經破裂,地面冒起雜草。這裡離最近的交流道還要開個15分鐘以上,是一排已經廢棄的建物。

這個工地位置現今看來極為偏僻,但這些廢棄的貨櫃屋,過去曾經是國道施工期間的工務所,據說那時候整條省道都是人。司機們來到此處,會停車下來吃飯。那時候還沒有行動電話,大家都要提前來到工地門口排班,等著卸貨或是待命。

那時候的台灣景氣正好,這些勞工一擲千金。整個國道施工期間,工人絡繹不絕,機械和車輛的聲音從沒停過。修國道的時候,也同時修省道。大大小小包商群聚於此。

這些偏僻的房舍就是那時候建起來的,原先只是提供中華顧問的工程師住,房間隔成一間一間的。那時候的工程師地位極高,每人都有獨特的隔間。後來,這裡成為旅社。旁邊一樓的民房保存著許久未更新的伴唱卡拉OK,和沒插電的「麻仔台」、「格鬥天王」等遊戲機,店門招牌已經泛黃,上面的字全部模糊了去,只用簽字筆醜醜地寫著「炒牛肉豬肉炒麵炒飯」。現在只剩這攤及一家早餐店在營業。另一家雜貨店則相隔50公尺。

阿霞姊告訴我,這裡曾經很繁榮,那時候的客人們年輕力壯,在領到薪水後就前來:到小吃攤買春,到快炒貨櫃買醉,到這裡買一個小姐過夜。那時這裡很熱鬧。

她年輕時在這裡待過幾個月,接著去了其他地方。私娼不可能,也不可以總待在同一處,因為長時間待下的私娼會失去新鮮感,但換地方時總還能被店家雞頭稱為「新貨」──皮條客特別喜愛這樣推銷自己旗下的小姐。我從與她們的閒聊之中得知,過去她們如果在同一家店待久了,名聲傳到管區那裡去會有麻煩,身在公門好修行,夜半白嫖是福利。

但她最後回到這裡,在這裡住下,因為她已經夠老了。她的年齡比我母親還大得多,實際上應該稱為「大姊」。也因為這個原因,實在沒有機會再多賺一點錢了。樓上有一個房間是她的。

我來到這裡的第一週,對於旅社的雙槽洗衣機實在無法上手。阿霞姊好心地教我用了一次,我還是不會,乾脆就撒嬌請她幫忙洗,她倒是很快樂地應聲說好。之後我在那裡住下半年,都是她為我洗衣。那時,工地做的是露天開挖,那些我脫下就不想再穿起來的衣服,她會為我浸泡,接著用腳踩,隔天再放入洗衣機,洗完晾乾,一件件摺好放在我房間門前,每週僅象徵性地收我2、300。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