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殺色魔》「他在我身上又搓又揉」好萊塢王牌製作人獸行又一爆 烏瑪舒曼攤開25年前遭性騷擾陰影

2018-02-05 09:00

? 人氣

美國知名女星鄔瑪舒曼指控溫斯坦性騷擾,以及導演昆汀塔倫提諾包庇溫斯坦。(美聯社)

美國知名女星鄔瑪舒曼指控溫斯坦性騷擾,以及導演昆汀塔倫提諾包庇溫斯坦。(美聯社)

美國好萊塢王牌製片人溫斯坦自去年10月深陷性醜聞,多位知名女星控訴被他性侵、性騷擾,曾與溫斯坦合作經典電影《黑色追緝令》與《追殺比爾》的知名女星烏瑪舒曼3日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揭露,溫斯坦曾經只穿一件浴袍帶她去蒸氣浴室「聊劇本」,另一次還直接撲倒她,爬到她身上求歡。溫斯坦本人否認強硬行為,只表示自己「會錯意」「以拙劣方式調情」,否認騷擾事件。

安潔莉娜裘莉、葛妮絲派特洛、蕾雅瑟杜……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10月揭露,好萊塢王牌製作人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30年來藉權勢性騷擾女演員與女下屬,知名女星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葛妮絲派特洛(Gwyneth Paltrow)、法國女星蕾雅瑟杜(Léa Seydoux)等人都出面指控遭到溫斯坦的性暴力。烏瑪舒曼(Uma Thurman)11月24日也在臉書寫道:「大家感恩節快樂!(溫斯坦-你和你邪惡的共謀者除外,我很高興這件事緩慢進行,一槍斃命太便宜你了。」

烏瑪舒曼近日接受紐時專欄作家陶曼玲(Maureen Dowd)專訪,終於揭露25年前遭溫斯坦性騷擾的難堪往事,事件發生在烏瑪舒曼成名作《黑色追緝令》(Pulp Fiction,1994)和《追殺比爾》(Kill Bill,2003、2004)拍攝之間,執導這兩部電影的「鬼才」導演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儘管曾形容烏瑪舒曼是他的「謬思女神」,也未能在性騷擾和拍片過程中善盡保護責任,讓這兩部經典黑色幽默電影蒙上陰影。

《追殺比爾》……一部象徵女性崛起的電影

烏瑪舒曼受訪表示,「昆汀聘請哈維擔任《追殺比爾》的製片,那是一部象徵女性崛起的電影。但是,那麼多女性如同待宰羔羊一樣,只因為相信爬到那個位置的人,不會對她們做出違法的事。事實上,他們真的會。」

1994年,烏瑪舒曼因拍攝《黑色追緝令》(Pulp Fiction)走紅後,她經由介紹認識了溫斯坦,溫斯坦在業界以慧眼出名,而且對烏瑪舒曼讚譽有加,不斷稱讚她的作品,烏瑪舒曼說:「也許就是這些讚美,讓我忽視了危險徵兆。」

事情很快變了調。第一次和烏瑪舒曼在巴黎的飯店會面時,溫斯坦竟穿著一身浴袍前來「討論劇本」,烏瑪舒曼說,自己當下還沒有察覺危險,「我只覺得他很奇怪,就好像是一位怪裡怪氣的叔叔。」

然後,溫斯坦一邊說話一邊領著烏瑪舒曼穿過層層走廊,最後停在一間蒸汽浴室前,烏瑪舒曼那天穿著一身皮衣裝扮,皮靴、皮褲、皮夾克,快熱瘋的她忍不住說:「這太誇張了,這是在幹嘛?」溫斯坦聽到這句話突然又慌亂又生氣,跑出了浴室。

溫斯坦性醜聞連環爆,手段卑劣無下限。(美聯社)
溫斯坦性醜聞連環爆,手段卑劣無下限。(美聯社)

「我盡可能回到正軌,我的軌道,不是他的軌道」

這也許是一次失敗而可笑的「性邀約」,但溫斯坦並未放棄。蒸汽浴事件不久後,溫斯坦又邀請烏瑪舒曼前往位於倫敦的沙威酒店(Savoy Hotel),這次他終於露出本性,「他把我推倒,在我身上揉來揉去,又想要暴露下體,做了各種令人不悅的事情,」烏瑪舒曼說,她為了逃避只好像蜥蜴一樣蠕動,「我盡可能回到正軌,我的軌道,不是他的軌道。」

隔天,溫斯坦向烏瑪舒曼下塌之處送了一大束黃色玫瑰花,她回憶道:「我小心翼翼打開那張卡片,好像那是一塊溼透的尿布,卡片上面只寫著『你有很棒的才華』。」隨後,溫斯坦的助理又打電話來討論拍片計畫,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烏瑪舒曼說,她決定當面向溫斯坦討個說法,為了壯膽,她請了友人伊羅娜‧赫曼(Ilona Herman)一起前往,赫曼是金獎影帝勞勃狄尼洛(Robert De Niro)長年合作的化妝師,也是《追殺比爾》的劇組人員。

「我保證……你會失去你的事業、名譽和家庭!」

烏瑪舒曼表示,溫斯坦的助理對他們虛與委蛇,她決定獨自上樓面對溫斯坦,她只記得自己大喊:「我保證,如果你再對其他女人做出你對我做的事,你會失去你的事業、名譽和家庭!」

獨自在樓下等候「攤牌」結束的化妝師赫曼則說,她感覺時間過了好久好久,烏瑪舒曼終於出了電梯,赫曼形容:「她看起來好憔悴,眼神近乎狂亂,整個人感覺失去了控制。」赫曼指出,她立刻帶著烏瑪舒曼坐上計程車回家,烏瑪舒曼整個人都在顫抖,平靜之後才終於說出,溫斯坦威脅要毀了她的職業生涯。

騷擾事件過後,烏瑪舒曼繼續投入《追殺比爾》拍攝,她說,自己暗地把溫斯坦當成「敵人」看待,只有旁人在場才能勉強容忍溫斯坦,她也開玩笑表示,自己對溫斯坦來說可能「太老了」,此後沒有再發生過攻擊事件。一名好萊塢知名人士也透露,旁人都看得出烏瑪舒曼幾乎不理會溫斯坦。

溫斯坦發言人3日卻表示,溫斯坦承認發生過「蒸汽浴事件」,也承認記得烏瑪舒曼攤牌時說的話。但卻認為自己只是會錯意,才會搞笑似的與她「調情」,而且當下立刻道歉了。溫斯坦說,自己從未與她有過肢體接觸,也否認曾經威脅過烏瑪舒曼,他也提出6張倆人在公開場合的合照,質疑「舒曼小姐,這個我視為同事和朋友的人,為何要在25年之後公開指控我?」

烏瑪舒曼於2014年柏林影展。(圖/Siebbi@wikipediaCCBY3.0)
烏瑪舒曼於2014年柏林影展。(圖/Siebbi@wikipediaCCBY3.0)

昆汀塔倫提諾是否知情?烏瑪舒曼:他明顯偏袒溫斯坦

烏瑪舒曼表示,攻擊事件也讓她和昆汀塔倫提諾的合作關係蒙上陰影。烏瑪舒曼說,在2001年坎城影展上,昆汀似乎想要化解她和溫斯坦的尷尬氣氛,故意帶著烏瑪舒曼和溫斯坦講話,當她提醒昆汀自己被騷擾的事情,昆汀的態度明顯偏袒溫斯坦,好像在說「唉呀,這個可憐的傢伙,弄不到自己想要的女人」

烏瑪舒曼回憶,溫斯坦當時表現得很難過,他說自己很受傷,也很驚訝烏瑪舒曼這樣指控他,當烏瑪舒曼把一切重述一遍時,他的表情時而羞愧,時而具攻擊性,最後還是說了一大堆夾雜感性言論的「道歉」。烏瑪舒曼走開的時候心想:「好吧,我就是得到了一個不夠格的道歉。」

烏瑪舒曼受訪時還透露,昆汀塔倫提諾不僅在溫斯坦事件沒有保護她,拍攝《追殺比爾》時也不顧她的安全,堅持要她駕駛一輛有問題的敞篷車,差點害她在車禍中喪命。

烏瑪舒曼指出,她在該片有一場飛車去追殺比爾的畫面,當時劇組人員告訴她敞篷車有點問題,昆汀卻堅持要她自己駕駛,還對她怒吼,說她浪費了劇組很多時間,昆汀當時對她說:「我跟妳保證車子沒有問題,而且這是一條很直的路。」不但如此,昆汀還要求她以超過60公里的時速開車,因為這樣「頭髮才會被風吹起來」。

《追殺比爾》一場疑點重重的「車禍」

烏瑪舒曼果真出了車禍,她的車子打滑撞上一顆棕櫚樹,車頭扭曲嚴重,烏瑪舒曼回憶道:「這根本是輛棺材車,椅子的螺絲沒有拴緊,路上都是不平的砂石,一點也不直。方向盤卡在我的腹部,我的腿卡在下面。那時我想『天啊,我永遠也不能走路了!』」

烏瑪舒曼表示,當她出院後隨即跟昆汀大吵一架,「我指責他想要殺死我,他非常生氣。」烏瑪舒曼為此找來律師,要求電影公司提供當時車禍的影片,但電影公司要她簽署文件放棄索取日後賠償,烏瑪舒曼不願簽名,因此從未拿到那份影片。

烏瑪舒曼表示,近日因溫斯坦一案與警方聯絡時,她終於從警方那裏拿到了15年前那場車禍的影片。「15年過去,他終於給我了。我的膝蓋和脖子都永久受損了。烏瑪舒曼說,她和昆汀從此漸行漸遠,回憶中她仍忍不住流下眼淚,說道:「意外發生後他們轉而攻擊我,我就從一個富有創造力的表演者,變成一個壞掉的工具。」

2014年坎城影展,鄔瑪舒曼與導演昆汀塔倫迪諾慶祝《黑色追緝令》20周年。(圖/Georges Biard@wikipediaCCBYSA3.0)
2014年坎城影展,烏瑪舒曼與導演昆汀塔倫迪諾慶祝《黑色追緝令》20周年。(圖/Georges Biard@wikipediaCCBYSA3.0)

烏瑪舒曼表示,昆汀在《追殺比爾》中呈現許多帶有虐待意味的幻想,烏瑪舒曼飾演的「新娘」一角有被吐口水在臉上、或是被以鏈條勒住脖子的畫面,但她一直可以對劇情發表意見,所以並不覺得自己被欺負,直到昆汀不顧念其安危並導致車禍。「我一直以為,我和昆汀的合作關係有著更棒的意義。」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