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也不願回台灣!一代名醫70年前遭虐死 基隆近百年診所傳人憶家族二二八血淚

2018-02-04 19:03

? 人氣

二二八受難者周金波之子周振才,於4日下午,現身二二八國家紀念館「真人圖書館」活動演講,談一家三代牙醫在70多年前經歷的一切。(陳明仁攝)

二二八受難者周金波之子周振才,於4日下午,現身二二八國家紀念館「真人圖書館」活動演講,談一家三代牙醫在70多年前經歷的一切。(陳明仁攝)

是怎樣的傷痛,讓一名台灣頂尖牙醫死前再三交代家人要把骨灰埋在日本、死也不願回台灣?今(4)日下午,二二八受難者周金波之子周振才現身二二八國家紀念館「真人圖書館」演講,談一家三代牙醫在70多年前經歷的一切。

曾任基隆二二八關懷協會理事長的周振才,是基隆開業近百年牙科「長壽診所」第3代掌門人,開業於1928年的老診所走過日治時期也走過國民黨統治,只是70年前命脈險些斷絕,當時身為頂尖菁英的牙醫父子3人,都差點成為槍下亡魂。而周振才表示,幸運生還的父親數十年絕口不提二二八,周振才也是1995年從日本回台灣以後,才知父親到死前都放不下的陰影。

阿公、爸爸與叔叔都遇劫 牙醫世家70年前險斷絕

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執行長楊振隆表示,二二八發生、國民黨積極整肅時,有一部份是「有計畫的屠殺」,國民黨順勢剷除台籍菁英,讓台灣變成一個「噤聲的社會」,而基隆長壽診所的楊阿壽、周金波、楊國仁父子3人,便是那年代受難無數菁英中的一群。

二二八紀念館館長楊振隆。(陳明仁攝)
楊振隆表示,二二八發生時,有一部份是「有計畫的屠殺」,國民黨順勢剷除台籍菁英,讓台灣變成一個「噤聲的社會」。(陳明仁攝)

「我們家在二二八受難有3個,一個是我阿公,一個是我老爸,另一個給人打死的,是我叔叔……」周振才表示,二二八國民黨軍隊登陸基隆時,家中3名長輩皆落難,祖父楊阿壽、父親周金波幸運生還,叔叔楊國仁則是「被人打死,浮在海邊」。

指控官員貪污 曾入興中會的國民黨「元老」竟也遭逮捕

3名受難者中,最讓周振才難以理解的或許是楊阿壽的遭遇。周振才說,楊阿壽可以算是中國國民黨的元老,曾在日本攻讀醫科時加入興中會,「結果在二二八,這些國民黨的兵仔竟然要來抓我阿公!」

20180204-真人圖書館:我的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經歷,由周振才、陳淑美醫師夫婦主講  ,他們分別是228受害家屬、白色恐怖受害家屬。(陳明仁攝)
周振才說,楊阿壽可以算是中國國民黨的元老,曾加入興中會,「結果在二二八,這些國民黨的兵仔竟然要來抓我阿公!」(陳明仁攝)

周振才表示,時任參議員的楊阿壽因為直指某些國民政府官員貪污、惹禍上身,因此有官兵跑到家裡抓人。楊阿壽在朋友家躲一陣子,仍被一名三民主義青年團團長派「救火車」(消防車)接走,關押在台北3、4個月,經過某些高官說情、寫下悔過書,才幸運躲過死劫。

遭逮捕一心保護弟弟先走 他卻當晚被打死丟河裡

至於周金波、楊國仁兩兄弟,則是在楊阿壽躲藏時被抓到仁愛派出所,跪在滿是炭渣的地板上等待叫號。叫到周金波時,周金波一心想著讓弟弟先走,便讓楊國仁先離開,怎知後來周金波被押到憲兵隊、讓太太營救出來,楊國仁則是當晚就被警察打死。「不是用槍打死,嘴裡塞一堆紙丟在水裡,隔天從田寮河浮起來……」周振才說。

絕口不提二二八、死後骨灰寧願埋日本 生還者「塵封」的漫長惡夢

早在二二八發生前一年,周金波就已被國民政府盯上。周振才說,1946年有民眾要辦五四運動紀念遊行,在他家附近整理東西,周金波就這樣「被警察抓去」當成抗議隊伍首謀,在地知名牙醫也因此被登記為「無業流氓」。而1947年二二八事件後周金波順利脫險回家,也常被憲兵監視盯梢。

20180204-真人圖書館:我的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經歷,由周振才、陳淑美醫師夫婦主講  ,他們分別是228受害家屬、白色恐怖受害家屬。(陳明仁攝)
周振才說,1946年有民眾要辦五四運動紀念遊行,在他家附近整理東西,周金波就這樣被當成抗議隊伍首謀抓走。(陳明仁攝)

「回來以後我爸怕得要死躲在樓頂,中國軍人還不夠,又來抓,抓兩遍……小時候我知道有個憲兵的連長三不五時會來我家,到底是來顧我家還是派一個憲兵來給你監視?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從小常看到這個憲兵叔叔,後來他沒結婚,我知道,這是國民黨騙一堆中國人來台灣……」周振才這樣回憶幼年時期常看見那位「叔叔」。

明明經歷過被抓捕、親弟弟慘死的傷痛,周金波一生卻幾乎不曾跟孩子提起二二八,也對台灣失望至極,要孩子別待在台灣,死前也交代要把骨灰埋日本,不想再回來。對此,周振才嘆:

「很多二二八受難者家屬都一去不回,不回台灣、不住台灣……我也是從日本回來的,被老爸趕出去說『台灣不要住』,我說:『我是台灣人,我要回來台灣。』」

看到史料才知阿公、老爸血淚 周振才嘆台灣「噤聲50年」

直到1995年回來台灣,周振才才透過歷史資料得知,原來自己是二二八受難者後代:「我以前住日本,1995年才回來台灣中間經過20幾年了,我離開日本回台灣以前,二二八是什麼我都不知道,二二八、白色恐怖我都不知道,都不能講,噤聲50年……」

20180204-二二八紀念館,館內展景。(陳明仁攝)
二二八紀念館館內,展出白色恐怖受難歷史。(陳明仁攝)

被問起第一次得知二二八是什麼感覺,周振才說:「我發現我自己是二二八受難者家屬的時候,我都不會驚訝了,我們都給國民黨騙到麻痺了……台灣人活在一個封閉、虛偽的國度,所以說我們台灣人被騙到不正常,沒什麼驚訝……」

周振才坦言,自己過去也曾經國民黨員,當兵時加入,去日本前「受的教育完全是國民黨的洗腦教育」,直到在日本有了不同生活經驗才自然脫離過去思維。

曾串聯108位家屬告國民黨未果 「這件事已經跟陳師孟報告了」

回台灣了解家族歷史後,周振才開始為二二八受難者家屬奔走,也曾在2010年總統馬英九任期時,與108位受難者家屬控告國民黨。周振才嘆:「我們給他告,也是告不倒他啦,總歸一句,他們說二二八跟他們沒關係,法官10幾個都說他們沒罪、上訴駁回……這件事情我們已經跟(新任監察委員)陳師孟報告了,陳師孟在查。」

20171223-綠色逗陣新書發表會,作者陳師孟致詞。(盧逸峰攝)
周振才表示,這件事情已經跟陳師孟報告了,陳正在查。圖為陳師孟。(資料照,盧逸峰攝)

周振才坦言,離開台灣多年,其實偶爾會不適應台灣的生活,儘管如此,他仍持續出來為二二八發聲,為的就是一份「責任」。

「每到二二八時候,對受難者家屬來說是很壞的事,家屬必須重述一次二二八悲哀的事情,對他們來說是一個二度傷害,我自己也知道……有的人都不太講了,有的人很少看到他們的笑容,他們整天生活在二二八陰影之下,但不出來講又不行,他們要把二二八的事情告訴給後代知道,是受害者家屬的責任跟義務,不能讓二二八的事情再發生……」周振才說。

「讓二二八被世人知道是我們的責任,希望留在台灣的人要繼續努力,好好活下去。」周振才最後這樣作結。

每月一次「真人圖書館」 受難者家屬現身談台灣傷痛過往

二二八國家紀念館「真人圖書館」為今年開始每月舉行一次的例行活動,邀集二二八、白色恐怖受難者與家屬現身說法,也可能邀請轉型正義相關倡議者,例如1月份即邀請於德國攻讀法學的博士生鄭嘉瑩談《促轉條例》的下一步。

20180204-二二八紀念館,館內展景。(陳明仁攝)
二二八紀念館館內展出白色恐怖歷史紀錄。(陳明仁攝)

今日雖天氣嚴寒,現場仍坐滿聽眾、也有不少年輕面孔,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執行長楊振隆表示,「很多歷史透過講故事的方式大家更容易吸收」,二二八跟白色恐怖是台灣近代相當慘痛的過去,盼一系列活動能讓大眾更了解過去台灣發生過的事。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