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醫院掛號等兩年、手術等十年、連洗腎都要省成本!台醫生感嘆:在台灣看病簡直超幸福

2018-10-18 10:59

? 人氣

前一陣子,與一位來自香港的腎臟科主治醫師有了交流。她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出差前來台灣學習「安寧照護」的經驗,也藉由這樣的機會,我們互相交流了許多香港和台灣在醫療方面的相同與相異,將在這篇文章裡和大家分享。

在香港看醫生,掛號竟然要等2年

不像台灣人民有健保,香港的公民沒有公共的醫療保險。在香港,有約 9 成的病人在政府底下的「公家醫院(診所)」看病,而只有約 1 成的民眾會到「私家醫院(診所)」就醫。在公家醫院(診所)裡,醫療院所的費用支出,包含醫護人員的薪資、檢驗的費用、耗材的成本……等,都來自於國家的稅收。

比起台灣,香港的人民在公家醫院裡掛號看病,費用雖然也很便宜,但是常常必須要等很久──病人在掛號、排檢查之後,可能要等到一、兩年以後,才能看得到病、做得到檢查。

(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坦白說,自己從小在台灣長大,早已把台灣健保制度和就醫環境視為天經地義,乍聽到香港竟有這樣的事,起初還半信半疑。我接著問──那如果現在自己在活動時會胸口悶痛、疼痛的部位輻射到下巴和左手,並且在運動時加劇、休息後緩解(以上是典型的「心絞痛」,也就是發生「心肌梗塞」而猝死的前兆),這樣也必須要等上一、兩年,才能看得到大醫院裡的醫生、排得到大醫院裡的檢查嗎?

這位香港醫生告訴我,在病人自認為比較急的情況下,香港的人民其實還有另外兩種就醫方式:其一是前往公家醫院的「急診」,其二是前往「私家醫療院所」就醫,只不過必須花費較多的費用。但是,如果能夠在急診或私家醫療院所,獲得疑似某種疾病的證據(包含病史和身體檢查的判斷、抽血的檢驗數值、影像報告的結果),讓前線的醫師認定你的情況需要較快的進行處置,那麼,透過「家醫制度」的「轉診」方式,一位病人便可以(也才可以)較快被安排到公家醫院裡進行醫療處置。

否則,想要公家醫院裡的專科醫師為自己看病,必須等上非常漫長的一段時間。據「香港醫院管理局」網站所列出的「專科門診新症輪候時間」,等上一個門診,隨隨便便都需要一、兩年以上。而等一個大醫院的檢查也是。有些手術甚至需要等上十年!

(圖/作者提供)
(圖/作者提供)

這一瞬間,就像是柯南突然被雷打到一樣,我忽然深刻地懂得:原來台灣的醫療品質,就體現在國外的病人看病時,時間和金錢只能二選一,不是花錢省時間,就是花時間省錢,而台灣健保體系下的民眾,就醫則可以「又快又省錢」。而且香港的病人除非在私人診所就醫,否則不能選醫生,而台灣的病人卻可以「自由的選擇醫生和醫院」。

在香港想洗腎?沒得選!

後來,因為對方是香港腎臟科的主治醫師,所以我們就「洗腎」方面做了更多的交流。

相信大多數的人都知道,所謂「洗腎」,指的就是一個人的腎臟功能已經喪失,而必須要透過機器運作的方式,來定期幫助身體清除體內的有毒物質,這個人工排毒的過程就稱為「洗腎」。一般而言,洗腎分為「血液透析」和「腹膜透析」兩種方式。

在台灣,血液透析 (HemoDialysis, HD) 的做法比較廣為人知,也就是腎衰竭的病人選定每週一、三、五或每週二、四、六的早上或下午,前往醫院或洗腎中心「洗腎」,也就是病人到醫療機構之後就躺在床上,由護理師將他們身上的動靜脈瘻管與大型洗腎機的管路作連結,機器運轉後,就會把病人的血液從身體帶往機器,然後把毒素過濾之後,再將乾淨的血液運送回身體,整個過程大約 4 個小時。

血液透析機(圖/維基百科)
血液透析機(圖/維基百科)

相對的,在台灣,腹膜透析 (Peritoneal Dialysis, PD) 的洗腎方式就比較少見。所謂腹膜透析,就是在病人的肚子(腹膜)上安裝一個導管,然後要求病人每天在家裡,自行(或請家人幫忙)將乾淨的透析液經由導管灌進肚子,經過大約 30 分鐘後,再把液體抽出來。這樣一來,灌入的液體就會將身體的毒素吸出,於是同樣也能達到清除體內有害物質的功效。

雖然在大部份「尿毒症」(即腎衰竭表現)的病人身上,血液透析和腹膜透析都是可行的洗腎選擇,而且腹膜透析的醫療花費明顯小於血液透析的支出,但在台灣,因為特殊的民情因素,以及健保給付制度的結構性影響,使得血液透析大行其道。

但是在香港,因為沒有公共的醫療保險,公家醫院的費用都由政府的稅收來支出,所以為了成本的管控,香港醫院管理局規定「腹膜透析」為末期腎臟病第一線的治療方式。也就是說,在不採取自費的前提下,香港的病人沒有自由選擇「腹膜透析」或「血液透析」 的權利。只有在腹部皮膚發炎、腹膜感染、腹腔做過手術、裝有人工胃造瘻……等醫學上不適合「腹膜透析」的情況,病人洗腎的方式才可以「被」轉換成醫療成本較高的「血液透析」,否則預設的洗腎方式就是「腹膜透析」。這也是香港血液透析的比例遠低於台灣和歐美的原因。

這樣的制度差異,背後所代表的意思是:在香港,一位腎臟衰竭要洗腎的病人,如果覺得在家 DIY 進行「腹膜透析」的換液過程,以及相關的無菌技術操作太專業、太麻煩,希望像台灣一樣固定每週花 3 天共 12 個小時前往洗腎中心,由醫護人員等「服務人員」幫忙操作、進行「血液透析」,就必須要自費去私家醫療院所進行。

腹膜透析示意圖(圖/維基百科)
腹膜透析示意圖(圖/維基百科)

而這樣子執行血液透析,1 次的費用大概介於 4000 (在診所) ~ 8000 (在醫院) 元台幣。換句話說,這樣每週 3 天一路洗下來,一個月至少需要花掉 5 萬元台幣;一年下來,就必須耗費 60 萬台幣。

我很懷疑,有多少家庭,能夠承擔家中有一位長輩,需要這樣長期洗腎呢?無怪乎以前台灣有所謂「賣田賣屋洗腰子」的諺語。然而,在台灣現今的臨床場景中,當病人或醫生看到腎指數過高,大多都已經很自然的會覺得洗腎是「本來就應該」的下一步選擇。

原本以為,主要是因為隨著醫療科技的發展,台灣洗腎的費用才變得愈來愈便宜,人們才得以享受到愈來愈好的醫療品質。但是,查了資料以後,才驚訝地發現台灣健保在洗腎方面的支出費用,跟上述香港病人自費血液透析的金額十分接近,也就是說,台灣健保其實在無形中幫大家支付了高昂的醫療費用。

事實上,即使是在香港的公家醫療院所,病人被安排第一線的「腹膜透析」,病人仍然必須支付每個月 1.5 萬台幣的洗腎費用。然而,台灣的洗腎病患也不需要承受這樣的負擔。

於是,我又再一次的懂得:台灣的醫療品質,就體現在病人可以任性地覺得「腹膜透析」的過程很麻煩,不想嘗試也不敢輕易嘗試,所以寧可每週去 3 次醫院或洗腎中心,交給專業的來。台灣的健保,在「愛護」人民之餘,其實也滋養了病人對於自己健康的不需負責。

台灣安寧照護全球第6名

最後,這位香港醫師還告訴我,她前來台灣觀摩「安寧照護」的理由,是因為台灣的安寧照護做得很好,在國際上名列前茅。

英國經濟學人 (The Econimist) 旗下的 Econimist Intelligence Unit,是一個在各國蒐集數據的權威組織。它在最新 2015 年針對安寧照護所發出的報告指出,病人在死亡品質 (quality of death) 方面的指標,台灣是「世界第六」,僅次於英國、澳大利亞、紐西蘭、愛爾蘭、比利時,是「亞洲第一」呢!

縱使不容易這麼覺得,但客觀的數據卻告訴我們,原來──台灣的末期病人,相比全世界其實是更有尊嚴的呀!

台灣醫療五大優點!

我們不是生活在香港,瞭解香港的醫療制度未必真的那麼重要,但經過對照之後,我們很容易的可以歸納出,在台灣的健保制度之下,人民的醫療品質其實體現在:

1. 病人可以獲得又快又便宜的醫療服務

2. 病人可以自由選醫院、自由選醫生

3. 病人可以任性的取得廉價的醫療,同時卻習慣不關心自己的健康

4. 醫病雙方對於昂貴的醫療選項能夠變得無感

5. 病人不僅病得富裕,還死得尊嚴

願大家能珍惜我們得來不易的醫療體制,也在此對所有的醫療人員致上敬意。

作者介紹│陳和謙

不分科住院醫師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