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林富元專欄】再風光的強者,也有慘摔的一天!他被拔離CEO寶座,才終於醒悟2大人生真意

2018-10-18 08:30

? 人氣

幾天前與一位矽谷大老級的董事長吃飯,談到他對未來的看法,十分有意思。

大老在二十年前於矽谷創業,篳路藍縷從無到有將公司帶到今天,成爲它市場裏頭世界第一上市公司。大老在漫長的二十年中,擔任CEO執行長,經經歷了無數次驚濤駭浪,熬過了像雲霄飛車般的巨大起伏,更在如此過程中嘗盡人間冷暖, 終於在幾年前得到了成功上市的甜蜜滋味。

最成功的強者 也會遇上市場崩盤

股票上市之後,大老風光了好一段時間。但遇上了市場劇烈變化,他公司的技術與產品迅速退燒,不再是華爾街的寵兒,熟悉經營了二十年的市場也從主流市場退化為二流市場。接下來,他公司的股票在兩年之內竟從幾十元美金摔到最低時只剩下幾十分美金。

讀者們猜猜,當一家上市公司的股票摔得如此劇烈慘痛的時候,股票市場以及公司董事會通常認爲最有效的強心劑是什麼?沒錯,董事會的第一個大決定就是要將執行長換掉。

我們也經常面對如此情形。其實公司的問題不見得完全從執行長身上發生,更換執行長也不見得就有立竿見影的功效---- 但是,將執行長迅速換掉,是公認的對外表示負責任的做法,也是一個非常醒目與有震撼性的大動作。為了刺激股票市場,以及帶動外界的觀感,大老就被董事會逼迫從他耗盡一生的事業中黯然下台, 交出最高的權利,下放到可有可無的位置。

果然,大老在下放之後立刻有十分典型的反應:

(1)他困獸猶鬥,用各種方法在公司內與新任的外來執行長針鋒相對,時時刻刻提醒新的執行長, 這個公司是我開的,你怎麼可以如此對我!

(2)他不甘寂寞,懷念著當年美好的過程及權勢,就用各種提案想再度提出新方案,讓自己在拿回江山。可是新的執行長當然也不是省油之燈, 很快的就佈局安插他的新人馬, 大老的勢力日漸薄弱。

(3)逐漸的,他終於知道,只要新執行長不出大錯, 他這舊人的機會應該是愈來愈渺茫。他就改為以大股東身份, 不時查勤詢問,以為如此可以繼續保持他在公司內的地位。

時間距離他下放已經過了兩年。這次大老在與我共餐時,不再充滿怨恨及惋惜,而能夠語重心長的對我說,他總算了解,現在他的派對结束 (Party Is Over)了!

人人可以被取代 放下身段 反而更加海闊天空

我身邊有許多充滿智慧的朋友,他們知道見好就收,知道花無百日紅,該競爭的時候痛快競爭,該退讓的時候就安心的退讓。但這位矽谷大佬的談話, 使我想起了其他那些戀棧於臺面風光不能沒有鎂光燈的大人物, 那些商場與政壇大人物,經常無法完全接受人生會起伏,無法承認自己被別人取代或被競爭者超越的事實。

事實上,太多人以爲自己可以處心積慮建立完全掌控的局势,耗費了生命中漫長時間建造自己的王國。但每每在得意洋洋的時候,卻一夕變天一朝變色,霎那間意識中的偉大版圖灰飛煙滅,自己僅存的微薄安全感也徹底變質。

那些戀棧於臺面風光不能沒有鎂光燈的大人物, 那些商場與政壇大人物,經常無法完全接受人生會起伏,無法承認自己被別人取代或被競爭者超越的事實。(圖/取自pexels)
那些戀棧於臺面風光不能沒有鎂光燈的大人物,經常無法完全接受人生會有起伏,無法承認自己被別人取代或被競爭者超越的事實。(圖/取自pexels

我個人覺得,不管你是成功翹楚或平淡無名,應該開始練習建立比較好的人生態度:

1. 不要再生活在「天天不自覺地拼命對他人證明自己價值」的迷思裡

確實有這麽一位典型友人,已經耳順之年了,還天天在向外界證明自己有多棒多紅。表面上是矽谷紅人,骨子裡是缺乏安全感的可憐蟲。

這位矽谷紅人是經由攀龍附鳳發跡的,他的事業就是一次一次忽悠攀上有錢的金主,爭取獲得賞識,卡位謀權,終於也成了名氣響亮的所謂「成功者」。 但我觀察他多年,發現此人還真辛苦,任何一場會議,他都聰明的使用各種角度極力表現,果然到最後每次會議結果,都由他來承接偉大計劃,承辦統籌所有媒體曝光的偉業。

後來類似的事情發生多次以後,參與會議的大家就乾脆每次都拱手讓他去做,於是這位老兄就成了最辛苦但也最炙手可熱的爆紅主角。可憐這位老兄就沾沾自喜的扮演自以爲「Leader領導者」的角色,而圍觀的我們一方面在旁邊偷笑,一方面覺得此人真可憐,已經都快七十而不逾矩的年齡了,還在社會裏掙扎逞強出頭,太辛苦了!

2. 不要再以爲「自己是眾人的世界中心,眾人都很在意你的派對」

就像這位大老朋友所說,原來每個人的派對, 不管有多精彩,總歸會結束的。

他獲得名望利祿的時候每天被人如眾星拱月般地過日子,失落的時候只有慘烈掙扎。但也在失落的這段時間裡,他終於發現似乎除了自己以及靠他吃飯的人以外, 没有人真正在乎他的得失。

每個人天天都忙著在發展自己的路,尋求自己的空間,誰會真正在乎在一旁洋洋得意的他?

他如日中天的時候,董事會對他百依百順。市場衰退的時候,董事會第一個拿他開刀。

他為大家賺錢的時候,每個人對他都像對皇帝那樣畢恭畢敬。他開始賠錢的時候,那些卑躬屈膝的人全都樹倒猢猻散,各個溜之大吉。

這是一個殘酷事實: 每個人都忙着要搞自己的派對。人家來參與你派對的時候,也是爲了要讓別人看見他自己,也是爲了爲自己找機會,而不是去看你爲你慶祝。所以,你派對结束的時候,當然也就是身邊這些人開始趕著要去别人派對的時候了。

讀者朋友們,您是否現在正在自己的派對裡瘋著呢?

(原標題:再怎麽成功,也會派對結束 (Party Is Over))

責任編輯/趙元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