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讚國觀點:當柯文哲不倒…台灣…

2018-10-18 06:50

? 人氣

作者認為,是時勢打造了台北市長柯文哲,而非他創造了時勢;且柯也已摇身一變,由當年的清純素人模様,演變為熟練的投機政客。(資料照,盧逸峰攝)

作者認為,是時勢打造了台北市長柯文哲,而非他創造了時勢;且柯也已摇身一變,由當年的清純素人模様,演變為熟練的投機政客。(資料照,盧逸峰攝)

台灣的政治情勢走向,根據現有的力量分配與緊張關係看,用一個簡單的方程式來表達,大概不外是既雙邊又交錯的複雜局面:柯文哲不倒,民進黨不會好;民進黨不好,國民黨不會倒;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台灣不好,民進黨不會好;民進黨不好,柯文哲不會倒。當柯文哲不倒,未來四年,甚至12年,我們恐怕只能祈求,天佑台灣。

台北市長柯文哲目前是一人政黨,没有黨團的正式組織和結構。如果網路與社交媒體的人氣及認可是個指標,他的幾十萬粉絲人數無疑足以構成一個虛擬政黨,在氣勢上,與國民黨和民進黨平起平坐。至於陣勢,他是否能跟建制的國、民兩黨(包括它們附隨的小黨)三分天下,大概還有待觀察。畢竟,粉絲不一定是選民,追踪者也未必是追隨者。在臉書上按個讚,比起走上街頭摇旗呐喊,或出門投票,都容易得多,不過動動指尖。

柯文哲於2014年興起,其實不是白色力量的沛然莫之能禦,根本原因是,一方面,馬英九領導的國民黨實在太爛;另一方面,蔡英文主導的民進黨的確太没骨氣。藍綠上下交相賊,一般人民,特别是40歳以下的年輕人,對建制兩黨不満、厭煩與反對,求新求變,遂讓柯P在政壇上找到一個操作民粹的切入口,左右逢源,傲笑台灣江湖。簡單說,時勢打造了柯文哲,而非他創造了時勢。流星固然光亮,往往一閃而逝。

20141022JW-SMG0010-687- 柯文哲醫生市長記者會,防疫政策-吳逸驊攝150414.JPG
圖為台北市長柯文哲。(吳逸驊攝)

四年下來,柯文哲引以為傲的一身白袍,以及用來掩飾能力、視野和擔當全都不足的SOP,已經被台灣的政治染缸,包括柏楊在《醜陋的中國人》中所說的那一個大醬缸,染得五顔六色,白色早已消磨殆盡。論臉色,柯文哲應有盡有,紅、藍、綠、橘,隨機而變,跟中國川劇裏的變臉相去不多。看手段,他自彈自唱,話語從白目變為白賊,目中無人,卻老是把人民掛在嘴上。整體來說,柯P摇身一變,由當年的清純素人模様,演變為熟練的投機政客,老神在在,一付你奈我何的狡猾(我就是不辯論,你拿我怎様?)。

如果柯文哲屹立不倒,對民進黨而言,的確會演變成柯P自己所說的,「養虎為患」。一旦他盤據山頭,坐地為王,形成一股替代建制的第三勢力後(現有的小黨,如時代力量或親民黨,大致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民進黨想直搗虎穴,可能得傾全黨之力,南北夾殺。到頭來,民進黨傷敵一千,自損八百,鷸蚌相爭,讓國民黨盡收漁人之利。

台灣的所有政客,至少在枱面上有頭有臉的政治人物,例如國民黨的馬英九、吳敦義和朱立倫,或民進黨的蔡英文與賴清德,甚至陳水扁,到無黨無派的柯文哲,他們的共同點是缺乏德國社會學家韋伯所說的雙重倫理:信仰倫理(如主權至上)與責任倫理(如捍衞吾土吾民的職責)。這兩種倫理並不相互排斥,反而互補互成,兼具如此倫理擔當的政客,在信仰上,毫不磨棱两可(說一不二的中心思想),在責任上,以越此一線即無死所,承擔最後結果(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果決)。

就國民黨的立場來說,「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既是全黨上下的主張,「一個中國」包括大陸地區和台灣地區,或許無可厚非;台灣只是個地理名詞(無關主權和自主地位),屬於中國國家管轄的一個省份,勉强也說得過去。在這種信仰之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國民黨大可向中國共産黨公開提出修改憲法、開放黨禁的政治要求(中共說過,只要接受一中,一切好談),揮黨過海峽(揮軍已不可能),在中國政治棋盤上,再次與共産黨逐鹿中原,並接受人民的選擇。到底,國民黨曾經是大陸地區的執政黨,國共内戰時無疑被中國人民以武力唾棄。

2015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我時任總統馬英九在新加坡會晤。(圖/中華民國總統府)
2015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我時任總統馬英九在新加坡會晤。(圖/中華民國總統府)

不幸的是,在台灣地區,國民黨的黨名依然掛著「中國」兩字,過去幾年的所作所為,從馬英九以降,卻只落得中共附隨政黨的卑屈角色,幾個黨、軍大員如連戰、許歷農和郝柏村等都已成了中南海的上賓;在朝貢之路上,國民黨人絡繹不絕,就信仰和責任倫理道德來看,不知今夕何夕,未免愧對當年抛頭顱灑熱血的列祖列宗,還苟延殘喘於海島之上。

國民黨不倒,只要朝共的現象一日存在於台灣,並以台灣主權與人民當家做主為祭旗,中國的幽靈與其代理人勢必在島内流竄,民進黨的統治終究要面對統獨分裂的難題。不談軍事力量的不對等,一個分裂的台灣(統派團體、個人與媒體和五星旗招摇過市),相較於信誓旦旦要統一台灣的中國(有誰敢在天安門為台灣獨立插旗),前者顯然處於挨打的劣勢。

海峽兩岸的現實是,習近平主席虎視眈眈,蔡英文總統卻只想「維持現狀」。她的說法不過是向强權低頭的含混托詞,既難以明確表達内外現狀是什麽,更推卸作為國家領導人應有的政治願景與膽識。黨主席畏首畏尾,民進黨也就乏善可陳(有貪生的將領,就有怕死的小兵)。民進黨不好,柯文哲之流的騎牆政客難免以似是而非的論調(兩岸一家親),争上牆頭笑罵台灣,甚至踩在台灣人身上,拱手讓出脚下的一片土地。台灣歷史上,不乏親痛仇快的悲劇。

*作者為國立交通大學傳播研究所約聘專任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