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東豪專欄:賴清德與詹順貴的深澳、觀塘擇題

2018-10-18 07:10

? 人氣

請有環保署副署長的詹順貴,想把觀塘案做成環保與發展雙贏的典範,不過,行政院長賴清德沒這個耐性。(顏麟宇攝)

請有環保署副署長的詹順貴,想把觀塘案做成環保與發展雙贏的典範,不過,行政院長賴清德沒這個耐性。(顏麟宇攝)

詹順貴很希望也很有信心,讓觀塘三接案成為環保與發展雙贏的案例,但他卻算錯時間壓力。深澳燃煤電廠推不動,賴清德對觀塘的耐心更少,最後喊出深澳換觀塘,也讓詹順貴只能選擇求去。

先出賣一下環保署前副署長詹順貴,因為不是正式訪談。在深澳電廠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審查會議後遇到詹順貴,自然問了他對深澳電廠的看法。當時詹順貴認為,行政院長賴清德太相信經濟部、能源局和台電。

因為深澳電廠對二○二五年全台電力備用容量率只占○.一%,也就是少了深澳電廠,備用容量率也還有一四.九%。還記得詹順貴是這麼說:台電、能源局、經濟部應該好好說清楚,深澳電廠這個案子的定位與開發的必要性,這○.一%難道不能用電力調度解決?

賴清德為什麼相信經濟部、能源局和台電?因為到了二五年,核一、核二都已除役,除了桃園大潭天然氣發電廠外,北台灣將沒有新電廠可以調度。

其實民進黨內部也曾質疑深澳電廠的急迫性。然而,蔡英文政府經歷八一五大停電事件後,停電、缺電成了難以承受的痛。換言之,今年三月賴清德要深澳電廠的原因,不是為了七年後的○.一%備用容量率,而是要分散供電來源太集中、分散天然氣占比太高的能源安全風險。

但包括蔡英文、賴揆與民進黨內部,都算錯了選舉年的反深澳燃煤壓力。當新北市超過六成民意反深澳燃煤時,深澳燃煤電廠就註定動不了,也成了民進黨新北市長候選人蘇貞昌的壓力。

深澳燃煤電廠動不了,自然連動到觀塘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和詹順貴聊天時,當然也聊到觀塘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因為溝通、化解環團反對壓力的主角也是詹順貴。

環團批評政治干預環評,詹順貴(左)更是辭官而去。(柯承惠攝)
環團批評政治干預環評,詹順貴(左)更是辭官而去。(柯承惠攝)

觀塘三接案關係著民進黨二五年非核減碳的政策目標,同時台灣天然氣來源也要分散,以策安全。觀塘三接站是向美國採購天然氣,因此觀塘三接案在蔡英文的規畫上有時間表,但為了藻礁,對環保團體的遊說已經進行三年。

今年上半年,當時詹順貴還很有把握,因為陳金德在中油董事長任內,對觀塘三接案的規畫,已經配合詹順貴做出許多改變。詹順貴很希望、也很有信心,把觀塘三接案做成一個環保與發展雙贏的案例,但是他最後卻算錯了時間壓力,也低估了五位環評委員的堅持。

深澳燃煤電廠推不動,賴清德對觀塘三接案的耐心變得更少,最後公開喊出了深澳換觀塘三接,也讓詹順貴只能選擇求去。這也是賴清德與詹順貴面對觀塘三接做出不同選擇的結果。

*本文原刊新新聞第 1650期。授權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東豪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