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英德政權劣幣驅除良幣的三張臉孔─黃煌雄、詹順貴與Kolas

2018-10-09 06:30

? 人氣

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被爆凍結原住民法扶預算,却在立委任內申請法扶預算,告的還是法扶義務律師。(顏麟宇攝)

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被爆凍結原住民法扶預算,却在立委任內申請法扶預算,告的還是法扶義務律師。(顏麟宇攝)

民進黨2016政府與國會雙執政後第一次地方大選,帶有期中考意義的這場選舉,因為種種執政失敗的不利因素,已經被人普遍看壞其選情。就選前7周的關鍵時刻,短短72小時內三位閣員兩去一留的身影,又給全國民眾雪上加霜的惡劣印象。

在最年輕的二級機關促轉會成立以後,原本藍綠都有深厚人脈的黨外時期資深政治人物黃煌雄出任主委,當時即遭到許多深綠人士的質疑,原因就出在他太能調和鼎鼐,妥協性格太重,不符合許多獨派人士的重鹹口味。因此他宣稱自己上任後兩個月時間看不到公文,自副主委以下有強而有力的人士在抵制他,想來亦是實情。這一點也可以得出因為國情不同觀念不同,照搬轉型正義到台灣如何遇到陸上行舟式,根本轉不動的困境。

在基督教傳統深厚的西方國家,包括相關轉型工作也是由神職人員所領導的南非在內。每個人因為在神面前都要對自己的良心負責,轉型正義的根本還是為了和解寬恕與共生。在過去的歷史悲劇面前,整個社會沒有任何人能說自己無辜。因此這種與原罪觀念所結合產生的謙卑,並不會成為一種整套全系統報復行動的根本來源,而會成為嗣後彼此互相需要的社會互信,讓整個社會繼續走下去。

20181002-行政院長賴清德(左)、促轉會主委黃煌雄(右)2日出席立院總質詢。(顏麟宇攝)
此情可待成追憶。行政院長賴清德(左)、促轉會主委黃煌雄(右)出席立院總質詢之後三天,黃煌雄請辭。(顏麟宇攝)

在台灣的精神信仰中的範式卻並非如此,這導致了轉型正義在台灣是如此的水土不服。在很多深綠人士心中的轉型正義事實上是以一種冤魂復仇的恐怖面目出現。但是歷史哪是如此簡單一刀切的呢?例如無法送達的遺書中的主角黃溫恭先生的一對兒女,兄妹倆長大後對這段歷史各有其全然無法對接的認識。黃春蘭女士毫不掩飾她對蔣介石的痛恨,一定要完全否定蔣才甘心。但是她的哥哥黃大一,卻勇於自稱紅二代,樂於接受中共方面在半個世紀後給予的烈士家屬種種禮遇。

黃大一與黃春蘭兄妹倆對於自小父親遇難的解釋,可以有在家國情懷的光譜上分屬兩端,極為對立的選擇。那整個台灣社會對於戰後種種歷史悲劇的觀感,難道不是更嚴重的撕裂嗎?

轉型正義現在要以一個七孔流血的吊死鬼形象出現,伸著長舌頭在台灣島上徘徊,到處尋找她認為的兇手仇人,掐穿他們的脖子作為故事的結局,這真的會是21世紀的台灣可以接受的嗎?

這也就是黃煌雄之所以在調和各方面對這段歷史認知的差距,對整個社會有其作為溫厚長者出場的積極意義。結果這就是他在藍綠之間都不被接受的原因,台灣社會內部的對立在這位失敗的主委身上反映出來的是一副非常可怕的景象在正副主委與主秘三巨頭都出缺後,促轉會事實上面對不改組也得改組的困境。再繼續扮演冤魂復仇的角色,恐將力有未逮,所謂轉型正義極有可能,還未開始就要結束了。

與黃煌雄一樣在這個執政故事中作為悲劇英雄的,還有一位失敗的副署長。環保運動的老旗手,律師詹順貴的角色代表的是民進黨建黨至今的另一塊神主牌,在經濟發展以外的環境正義。過去在深澳電廠的相關程序中投下贊成票的他,當時就有聲音質疑他出賣自己的靈魂。這一次賴內閣想要用觀塘來換深澳,正式開啟了根據哪裡的選情,如果穩定就吃定哪裡人民的投機模式,之前做的環評至此不都是橡皮圖章嗎?還不是首長一句話說了算?這暴露的是領導國家前進的最高行政首長,心中並沒有什麼對環境政策充分考慮的定見,與對環境保育執著的中心信仰。

詹順貴,環保署副署長,出席20180820-環保署「只查烏賊車--澄清加嚴標準受影響對象」記者會。(陳明仁攝)
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在大潭三接環評通過當天早上先一步公開請辭聲明,表遠非走不可的決心。(陳明仁攝)

詹順貴的辭職聲明當中有相當大的篇幅,在不點名指責這位最高行政首長,請辭文的最後一段寫到「最近一年,在行政院可以完整、深入討論政策的機會,已然大幅減少⋯實有愧職守」。這已經是很赤裸的厲聲斥責。這位行政首長的意志如此獨裁,以至於下屬如何在行政院可以完整、深入討論政策的機會,已然大幅減少。他到底如何面對黨名中的「民主」與「進步」?假如天可憐見,等到他如果有朝一日更上一層樓,台灣人民的命運又將伊於胡底呢?

現在看來層峰對於政務官的任用,從一開始就有自己的充分考慮,黃煌雄因為輩分高,又是一杯溫吞水,所以任命為主委。詹順貴因為畢竟不是民進黨內自己人,是一匹難以控制的不馴烈馬,所以只能擔任副職。詹副署長對內閣真正的用途,是借用他的高潔人格,當成抹布擦洗這個既投機又頑梗的執政當局,灑落在台灣環境上的種種汙泥臭氣。現在轉型正義與環境正義這兩塊神主牌上,執政當局沾染的塵垢,已經使得黃詹這兩塊抹布,髒到再也無法使用了,去職成為這兩位仁人志士政海走一回的無解宿命。

最可笑的是,詹順貴不願意當橡皮圖去職,讓中油觀塘案今天於環評大會翻案成功。在丟失了詹順貴這塊抹布以後,開始進退失據胡言亂語的環保署長李應元表示不管他死活、不顧江湖道義,表示遺憾。李應元這番高見,必將使得內閣的形象更加沉淪,更加拖累年底的選情。告訴全國人民誰支持民進黨的首長,最後誰就在找自己的麻煩。

假如詹黃兩位政務官先後在3天內的去職,表示民進黨執政集團已經與種種決定台灣未來世代的正義都絕緣的話,故事還沒完。72小時內同樣是鬧出大新聞卻屹立不為所動的是同為閣員的,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做為內閣的化妝師,Kolas在不分區立委任內因為區區口舌之爭,而且還很可能是有所本的事,申請法扶預算去找律師提起民刑事訴訟告了知名的王光祿案的辯護律師。在原民法律界享有盛名,雖是漢人卻在南部與東部原鄉長期致力於原民權益保護的,法扶律師陳采邑,引起法律界一陣震動。

政治大學教授劉宏恩貼出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臉書反駁一文的附圖,認為她根本認為的「預算照列」,實際上是「看得到吃不到」。(截圖自劉宏恩個人臉書)
政治大學教授劉宏恩貼出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臉書反駁一文的附圖,認為她根本認為的「預算照列」,實際上是「看得到吃不到」。(截圖自劉宏恩個人臉書)

當了行政院發言人以後,Kolas也未撤告。刑事部分雖剛經檢方不起訴,民事部分仍在進行,形成了陳采邑律師被代表國家者提告的詭異局面。Kolas在臉書發文反駁,聲稱法律扶助基金會預算在立院三讀通過全數照列,已有相關學者打臉。但是因為區區私事,使原民法律界的英雄遭受訟累,早就引人非議。Kolas當立委月入十幾二十萬,還這樣去佔人民與國家的便宜,僅僅只是因為她是原住民,有這個權利怎麼可以不用?絲毫不顧忌這個權利之所以產生,是為了方便住民不用找出清寒證明,以便利其利用司法。現在Kolas所遭受的已經是在民進黨陣營以外,不分顏色的砲火。

如此看起來Kolas上任之初某網路名人的名言,「沒人會記得她的名字」,恐怕會失算了。就如同社會大眾也一定會記得黃煌雄、詹順貴與陳采邑的名字一樣,但是大家所記得的Kolas這個名字,所連結的將會是一段不堪聞問的故事。而現在黃煌雄、詹順貴兩位人格者去,Kolas如此能佔便宜決不手軟者留,豈不給人朝中好人一空的印象?假如民進黨執政集團現在覺得自己的選票太多,要急著往外丟的話,一個多月後選民自有判斷!

*作者為台大國發所博士生,律師考試及格

本篇文章共 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85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