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閻紀宇專欄:讀美國副總統彭斯〈為川普討習近平與中國檄〉隨感錄

2018-10-09 06:10

? 人氣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演說,痛批中國。(AP)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演說,痛批中國。(AP)

美國總統川普去年上任以來,華盛頓與北京關係變化不斷,從川普就職前的「川蔡通話」風波、佛州海湖莊園的川習攜手談心、北京紫禁城建福宮川習夜宴、美中韓朝聯手促成「川金會」,到美中貿易戰急遽升高、南海「航行自由」美中針鋒相對,波瀾動盪詭譎,讓人目不暇給。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發表演講,方方面面總清算總檢討數十年來的美中關係,全盤勾勒美國現任政府的中國政策。彭斯的形象與作風遠比電視實境秀主持人出身的川普沉穩紮實,而且在共和黨內後勢看好,因此彭斯雖然還是「一人之下」,但發言反而更具分量與說服力。

彭斯(Mike Pence)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The Hudson Institute)這場演講雖然也回顧中美關係史的「溫馨時刻」,但基本的調子相當嚴峻,甚至可說是罵得痛快淋漓,既涵蓋自由、民主、人權等普世價值,也涉及干預選舉、貿易不公、軍事競爭等實質利益,幾乎是將近年美國共和、民主兩黨與保守自由兩派對中國的批判責難冶為一爐。換言之,彭斯這篇〈討習近平與中國檄〉塑造出現今美國社會最需要的一個形象──共同的敵人。

九月下旬迄今華府圍繞大法官被提名人卡瓦諾(Brett Kavanaugh)掀起的波瀾,讓世人對美國政治與社會的日趨激烈的兩極化、黨派化、部落化(tribalization)一覽無遺,兩黨兩派在國內議題的分歧已經太過巨大,恐怕必須經由大規模的動盪才能稍稍彌縫。這時如果在世界舞台上有一個不同陣營都能「認同」、而且分量夠重的敵國,或許是好事一樁。

1994年柯林頓政府點名了5個「流氓國家」(rogue states)── 北韓、古巴、伊朗、利比亞、伊拉克。小布希政府換了一個歷史意味較重的「邪惡軸心」(axis of evil)──基本成員是伊拉克、伊朗、北韓,後來追加古巴、利比亞、敘利亞。川普上任之初回頭用「流氓國家」這個字眼,當時他的對象是古巴、委內瑞拉、伊朗、北韓。不過古巴在歐巴馬時期與美國建交,川普只能冷處理;北韓則在今年因緣際會,大幅改善與美國的關係。

時至今日,川普仍然必欲去之而後快的「流氓國家」只剩伊朗與委內瑞拉,但這兩國的份量實在太輕,不足以凝聚同仇敵愾的共識。至於冷戰之後與美國關係時好時壞、近年陷入谷底的俄羅斯,雖然在地緣政治上處處與美國作對,但是人盡皆知,川普對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情有獨鍾,而普京也是川普2016年奪取白宮寶座的助選功臣之一。因此儘管民主黨與傳統共和黨人對俄羅斯滿懷戒心,聯邦政府也不時追加制裁措施,但川普始終不願與普京撕破臉,仍然期盼任內讓美俄關係春暖花開,甚至辦一場莫斯科或華盛頓峰會。

中國呢?美國在二戰之後建立維繫的全球自由市場體制,是改革開放之後的中國經濟能夠快速發展的關鍵因素;但是美國高唱的自由民主人權普世價值,也讓堅持一黨專政的北京當局視若蛇蠍。近年在許多不涉中國核心利益的地緣政治議題上,從烏克蘭動亂到敘利亞內戰,中國都是跟在俄羅斯後面與華府唱反調。

在經貿方面,美國長期指責中國操縱人民幣匯率、剽竊智慧財產權、不當補貼本國出口企業、強迫美國企業作技術轉移、對美貿易嚴重出超。在軍事領域,中國以經濟快速發展為基礎的擴張軍備,對包括台灣在內的周遭國家展現出霸權的姿態,在東海與南海的主權議題上興風作浪,都對美國的長期霸權造成威脅。

因此當川普穿上「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盔甲、揮舞保護主義的大刀,環顧全球舞台,他最想砍殺的「大反派」還真的非中華人民共和國莫屬。儘管川普絕不肯承認,他其實是將他最討厭前任總統歐巴馬的「轉向亞洲」(Pivot to Asia)政策,從文戲升級為武戲,貿易是重頭戲,軍事則敲邊鼓。

2018年10月6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任命案通過,群眾在聯邦最高法院抗議。(AP)
2018年10月6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任命案通過,群眾在聯邦最高法院抗議。(AP)

美國今年不是大選年,但是11月6日投票的期中選舉(midterm elections)關係重大,共和黨有可能會拱手讓出聯邦眾議院,參議院多數黨地位也有動搖跡象。民主黨只要拿下其中一院,都會讓川普第一任期的剩下2年痛苦不堪,政策法案杯葛絕對接二連三,甚至可能利用「通俄門」(Russiagate)調查啟動彈劾程序,2020年總統大選再一鼓作氣收復白宮。

於是我們看到彭斯「檄文」著墨最重的一點就是期中選舉,他指控中國試圖干預美國選舉,而且特別拿2016年的俄羅斯當對照組「與中國目前在美國各地的所作所為相比,俄羅斯的行為根本是小巫見大巫」。彭斯與此相關但更驚人的指控則是:北京已經進一步鎖定2020年總統選戰,企圖讓川普落選!

2018年10月6日,美國總統川普在空軍一號上觀看大法官卡瓦諾任命案,與記者談話。(AP)
2018年10月6日,美國總統川普在空軍一號上觀看大法官卡瓦諾任命案,與記者談話。(AP)

但持平地說,彭斯著墨最重之處也正是這篇「檄文」的敗筆,對於中國干預美國選舉的實質證據,他只能拾川普牙慧,拿中國對愛荷華州一份地方報紙的置入報導(業配)說嘴,對比俄羅斯在2016年發動的駭客戰與社群網戰,彭斯所謂的「根本是小巫見大巫」根本是胡說八道、為主子量身打造的選舉語言,試圖塑造川普「挺身對抗境外勢力」的形象。

而且川普此人好大喜功、短期利益優先,普世價值云云只是吆喝叫陣用的口號,只要讓他佔到一點便宜、讓他面子十足,他並不會真的跟中國過不去。川普競選期間痛批《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是有史以來最糟糕的貿易協定,上任後果然磨刀霍霍與兩個鄰邦加拿大、墨西哥重啟談判,最近終於敲定新版協定,專家一致認為,最大的改變在於……名稱改成《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USMCA)。

因此對中國而言,其實川普仍是現階段的美國總統最佳人選,他的無知、淺薄、鹵莽、善變雖然會衝擊中國的短期利益,但也會對美國帶來長期的傷害,他在位越久傷害就越大。如果中國真的想出手影響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恐怕還是要押寶在川普身上。

2017年11月,美國總統川普訪問中國,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見面。(美聯社)
2017年11月,美國總統川普訪問中國,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見面。(美聯社)

中國這幾年經濟起飛之後,頗有一點「大頭症」發作的跡象,對外張牙舞爪文攻武嚇,鉗制自家公民社會與少數族裔也就罷了,甚至還企圖干預歐美國家的言論自由與學術自由,把國內狂熱民族主義的義和團把戲拿到國際社會獻醜。中國會繼續否定、抗拒「西方」普世價值,但是一個「中興事件」與美國一連串的貿易戰攻擊,已充分顯現中國的經貿實力的軟肋。至於軍事,比較一下中國正在海試的國產航母與美國已服役的「福特號」(USS Gerald R. Ford)吧。美國塔夫茨大學(Tufts University)政治學者貝克利(Michael Beckley)日前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撰文詳盡解析了中美國力的懸殊差距。

2017年7月22日,美軍福特號(USS Gerald R. Ford)航空母艦正式服役(AP)
2017年7月22日,美軍福特號(USS Gerald R. Ford)航空母艦正式服役(AP)

彭斯「檄文」提到的中國領導人,除了習近平,還有鄧小平。這或許對北京當局有一點啟示。1989年天安門事件之後,中國一度遭到國際社會制裁,鄧小平在隔年12月說:「我們千萬不要當頭,這是一個根本國策。這個頭我們當不起,自己力量也不夠。當了絕無好處,許多主動都失掉了。中國永遠站在第三世界一邊,中國永遠不稱霸,中國也永遠不當頭。」雖然當時他也強調「(中國)還是要有所作為……積極推動建立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但一年多之後的1992年4月,鄧小平又說:「我們再韜光養晦地幹些年,才能真正形成一個較大的政治力量,中國在國際上發言的分量就會不同。」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