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讀美國副總統彭斯〈為川普討習近平與中國檄〉隨感錄

2018-10-09 06:10

? 人氣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演說,痛批中國。(AP)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演說,痛批中國。(AP)

美國總統川普去年上任以來,華盛頓與北京關係變化不斷,從川普就職前的「川蔡通話」風波、佛州海湖莊園的川習攜手談心、北京紫禁城建福宮川習夜宴、美中韓朝聯手促成「川金會」,到美中貿易戰急遽升高、南海「航行自由」美中針鋒相對,波瀾動盪詭譎,讓人目不暇給。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發表演講,方方面面總清算總檢討數十年來的美中關係,全盤勾勒美國現任政府的中國政策。彭斯的形象與作風遠比電視實境秀主持人出身的川普沉穩紮實,而且在共和黨內後勢看好,因此彭斯雖然還是「一人之下」,但發言反而更具分量與說服力。

彭斯(Mike Pence)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The Hudson Institute)這場演講雖然也回顧中美關係史的「溫馨時刻」,但基本的調子相當嚴峻,甚至可說是罵得痛快淋漓,既涵蓋自由、民主、人權等普世價值,也涉及干預選舉、貿易不公、軍事競爭等實質利益,幾乎是將近年美國共和、民主兩黨與保守自由兩派對中國的批判責難冶為一爐。換言之,彭斯這篇〈討習近平與中國檄〉塑造出現今美國社會最需要的一個形象──共同的敵人。

九月下旬迄今華府圍繞大法官被提名人卡瓦諾(Brett Kavanaugh)掀起的波瀾,讓世人對美國政治與社會的日趨激烈的兩極化、黨派化、部落化(tribalization)一覽無遺,兩黨兩派在國內議題的分歧已經太過巨大,恐怕必須經由大規模的動盪才能稍稍彌縫。這時如果在世界舞台上有一個不同陣營都能「認同」、而且分量夠重的敵國,或許是好事一樁。

1994年柯林頓政府點名了5個「流氓國家」(rogue states)── 北韓、古巴、伊朗、利比亞、伊拉克。小布希政府換了一個歷史意味較重的「邪惡軸心」(axis of evil)──基本成員是伊拉克、伊朗、北韓,後來追加古巴、利比亞、敘利亞。川普上任之初回頭用「流氓國家」這個字眼,當時他的對象是古巴、委內瑞拉、伊朗、北韓。不過古巴在歐巴馬時期與美國建交,川普只能冷處理;北韓則在今年因緣際會,大幅改善與美國的關係。

時至今日,川普仍然必欲去之而後快的「流氓國家」只剩伊朗與委內瑞拉,但這兩國的份量實在太輕,不足以凝聚同仇敵愾的共識。至於冷戰之後與美國關係時好時壞、近年陷入谷底的俄羅斯,雖然在地緣政治上處處與美國作對,但是人盡皆知,川普對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情有獨鍾,而普京也是川普2016年奪取白宮寶座的助選功臣之一。因此儘管民主黨與傳統共和黨人對俄羅斯滿懷戒心,聯邦政府也不時追加制裁措施,但川普始終不願與普京撕破臉,仍然期盼任內讓美俄關係春暖花開,甚至辦一場莫斯科或華盛頓峰會。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