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道業者嗆「年底還想不想選舉?」有線電視分組付費確定延後上路

2018-10-18 08:20

? 人氣

系統商凱擘放棄頻道代理業務,並進行「移頻」,今年有線電視市場將掀起大風暴。(資料照,郭晉瑋攝)

系統商凱擘放棄頻道代理業務,並進行「移頻」,今年有線電視市場將掀起大風暴。(資料照,郭晉瑋攝)

距離縣市長選舉只剩下1個多月,由於有線電視費率審議和縣市長選舉高度重疊,原本預計明年上路的有線電視「分組付費」,已確定無法實施。據業者轉述,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9月27日召開「傳播政策諮詢文件(綠皮書)」公開說明會,頻道業者對於有線電視「分組付費」砲聲隆隆,強調若驟然推動,形同任由系統業者,以分組付費之名「宰割」頻道業者。衛星廣播電視同業公會還撂下狠話,強調分組付費將頻道下架、引發民怨,質疑政府「年底還想不想選舉?」

台灣通訊傳播產業數位匯流進展落後,NCC方面儘管使出棍子與胡蘿蔔,讓全台有線電視數位機上盒鋪設率接近100%,但由於忌憚頻道業者反彈,NCC方面始終不敢全面推動「分組付費」制度。

台南南天、新永安等業者去年在NCC的逼迫下,「試辦」分組付費,當時由於正值公平會連續重罰凱擘、全球數位與佳訊頻道代理「MG15%」,凱擘驟然宣布放棄頻道代理業務後,立刻影響到頻道商東森與緯來權益。衛星電視同業公會旗下頻道業者去年底連袂拜訪NCC,明確表達反對NCC「分組付費」政策,當時,市場秩序衝擊最大的388-400元B方案,硬是被業者擋了下來。

2017-11-27-凱擘大寬頻總公司02。(取自Google Map)
凱擘驟然宣布放棄頻道代理業務後,立刻影響到頻道商東森與緯來權益。圖為凱擘大寬頻總公司。(示意圖,取自Google Map)

由於有線電視「分組付費」實施後,頻道業者將面臨前所未見的經營變局,頻道業者今年以來動作頻頻。

分組付費引變局,不只頻道商自危,系統業者也反對

據了解,由於凱擘退出頻道代理業務後,引進同集團的台灣優勢媒體Win TV體育台,其他體育頻道遭到移頻,引發頻道商「憂患意識」。由於部分「衛星電視同業公會」會員具備有線電視系統台背景,可能會影響頻道業者日後在有線電視「分組付費」談判過程,影響頻道業者的整體利益,TVBS董事長張孝威今年2月特別籌組的「中華民國電視頻道促進協會」,邀請緯來及東森等頻道業者加入,並且排除了台灣優勢旗下頻道的加入。

20180208-TVBS聯利媒體公司董事長張孝威8日出席「縱有風雨更有晴:張孝威直說直做」新書發表會。(顏麟宇攝)
今年2月,TVBS董事長張孝威籌組「中華民國電視頻道促進協會」,邀請緯來及東森等頻道業者加入,並且排除了台灣優勢旗下頻道的加入。(資料照,顏麟宇攝)

事實上,過去30年,台灣有線電視已經整合出5大系統業者,與全球、佳訊、東昱、大享、永鑫、千諾、允誠、優視、浩緯及博斯等10家頻道代理業者的生態文化,包括中嘉、凱擘、年代等系統業又同時經營頻道代理業務,讓有線電視頻道上下架始終呈現「恐怖平衡」,即便凱擘退出頻道代理業務,這樣的零合遊戲仍然持續。有線電視「分組付費」制度,不僅頻道商反對,系統業者也反對。

系統業者TBC法務長林志峰今年初在NCC「分組付費」公聽會上明白表示,「若強制開放頻道業者可自行訂定付費套餐、單頻單賣價格,而系統業者不得拒絕,實已侵害系統業者在憲法上之營業自由與財產權,甚至有強制徵收之嫌,即便若有法律加以限制,亦已逾越憲法授權之範圍,恐有違憲之虞。」

「分組付費政策壓縮製播資源,消費者反而受害」

衛星電視事業公會秘書長陳依玫日前接受監察院約談時特別強調,頻道業者並非反對分組付費政策,然而,在排頻權、定價權、戶數權都不在頻道本身的情形下,又是任由系統經營者自行提出分組付費方案,只會更進一步限縮頻道自主性與談判籌碼,頻道製播資源難以提升,消費者反而因此受害。

陳依玫表示,消費者每戶每月繳交535元的有線電視收視費用,就是為了看節目,但是弔詭的是,做節目的頻道業者卻只拿到每戶132元,「分組付費」制度若驟然實施,只會進一步壓低頻道商的議價空間。在實施新的分組付費制度後,有線電視的收視套餐可能會切成更小包,頻道業者能收到費用反而更低。

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Solomon203@wikipedia)
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資料照,Solomon203@wikipedia/CC BY 3.0)

陳依玫強調,讓頻道業者擁有更多收視費來源,才能鼓勵頻道商落實製作優質節目、提升產製播的產業競爭力。「有線電視全面數位化後,通傳會踏出的第一步不是低價費率方案,而是應該喚醒沉睡多年的《有線廣播電視法》第36條第2項規定,讓頻道業者拿到該有的524萬8,544戶的收視費用,如此頻道業者才能有充裕資金製作優質節目。」

批NCC行政怠惰、監督不力 監察院再提糾正

上週,監察院針對NCC再度提出糾正案。監察院調查報告指出,台灣影視產業面臨歐美、中國及東亞國家的競爭,影視節目內容、製作與電視內容產業逐漸萎縮,除了廣告費被網路蠶食,電視頻道業者長久以來從系統業者只分得收視經費的25%,導致缺乏經費提升節目內容,使人才、技術外流,國內觀眾流失。

監察院報告指出,國內有線電視市場高度集中,非但下游系統市場之獨占、寡占情形嚴重,復又上下游垂直整合程度極高,部分多系統經營者(MSO)同時控制上游頻道與下游有線電視系統,危及產業公平競爭及正常發展,甚至阻礙資訊來源及意見管道之多元性與多樣性。惟NCC迄今研提修法進度緩如牛步,容任個人或企業以集團或共同控制等方式取得實質支配影響力,其行政怠惰,肇致監督管理機制失靈,嚴重影響有線電視市場健全發展及民眾獲取多元資訊自由,NCC自難辭其咎。

20170218-監察院。(顏麟宇攝)
監察院針對NCC再度提出糾正案,指其行政怠惰,肇致監督管理機制失靈,嚴重影響有線電視市場健全發展及民眾獲取多元資訊自由,NCC自難辭其咎。(資料照,顏麟宇攝)

「NCC的草案管不到非法業者,對電視產業打擊無止盡」

陳依玫表示,台灣有線電視目前面臨境內與境外OTT影音平台威脅,TVBS最近推出的新戲「女兵日記」,第一天收視率就破1.45,為近年少見,但立刻就有超過50個網站將影片內容上架,NCC如果不能管非法OTT業者,這對努力推出內容的電視業者,只能無止盡地面臨損失跟打擊。

陳依玫批評,NCC推動的《數位通訊傳播法》草案只管合法業者,還是管不到非法業者,加上沒有罰則,Google、Facebook、Line等境外平台,都推出大量免費內容,Netflix則是以低價收費搶攻市場,如何透過新法案製造停損?甚至將產業帶向正向循環?都是政府需要儘速解決的問題。

20180705-「女兵日記」記者會,主要演員陳謙文(左起)、小嫻、劉香慈、楊晴、羅平等人,以一襲海軍陸戰隊白色軍常服現身。(蘇仲泓攝)
TVBS最近推出的新戲「女兵日記」,第一天收視率就破1.45,為近年少見。(資料照,蘇仲泓攝)

陳依玫表示,台灣幾個自製率高的本土電視集團都各有上千名員工,內容業者在台灣有近2萬名就業人口,但是配合政府政策完成100%數位化之後,卻造成盜版問題更嚴重,最後導致產業更為弱化,目前當務之急是產業升級,尤其數位內容一定要以國家之力推動,才能再次帶起台流,不再被中國或韓國戲劇壓著打。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