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投資》為什麼這齣日劇能讓日本威士忌漲到一瓶1300萬?一篇文看懂日本威士忌的漲價脈絡

2020-01-24 10:00

? 人氣

就因為一部播出僅僅半年時間的日劇,就讓日本威士忌的價格從2015年一路漲到現在。(圖/羅芙奧提供)

就因為一部播出僅僅半年時間的日劇,就讓日本威士忌的價格從2015年一路漲到現在。(圖/羅芙奧提供)

只要在威士忌圈待到一定程度,就一定聽過人說:「山崎12年以前一瓶800多都沒人要買,現在有錢還不一定買得到!」「日本威士忌你就不要想了,現在真的炒得太誇張了!」

然而為什麼會造成這種現象?日本威士忌又是隨便拿一款就是漲價保證班嗎?值得投資的規則是什麼?下文將一一為您解析。

電視劇的威力

在上一篇《威士忌投資》這瓶威士忌10年後漲價達10倍,揭威士忌為何能成為投資標的中最特別的存在》一文中我們有介紹到,帝亞吉歐的權力遊戲聯名套酒因為美國影集《權力遊戲》的熱潮而增值,卻也因為聲量下墜而跌價。

其實日本威士忌也是類似的套路,日本NHK在2014年9月29日推出連續劇《阿政》(日文劇名:マッサン。台灣譯為《阿政與愛莉》),講述竹鶴政孝與竹鶴莉塔的故事,一共拍了150集,最後一集的播出時間為2015年3月28日。

就這麼一部播出僅僅半年時間的日劇,卻讓日本威士忌的價格從2015年一路漲到現在,現在雖然價格略微回穩,但仍然一瓶難求。要理解這個現象,必須先掌握日本威士忌的發展脈絡。

日本曾經遍地都是粗仿劣酒

日本人雖然早在16世紀就已掌握了蒸餾烈酒的技術,但要一直到1853年美軍叩關,威士忌才隨著洋化流進日本。

但是真正的威士忌要價不菲,只有皇室權貴才喝得起,加上這是一個新的產品剛出現的時代,並沒有詳盡的規範約束酒商的製程,因此日本國內開始許多人建廠生產山寨洋酒,這些仿製酒製程粗劣,甚至加入砂糖和香料調味,但由於價格低廉,因此成功搶下了市佔率。

鳥井信治郎與竹鶴政孝

到了1918年,現今被譽為「日本威士忌之父」的竹鶴政孝,被攝津酒造送往蘇格蘭學習正統的威士忌釀造流程,於此同時,竹鶴政孝未來的妻子,竹鶴莉塔,此時仍是原本的名字Jessie Roberta Cowan(以下皆稱為:莉塔),遭遇了父親驟逝的變故,失去經濟來源的莉塔一家,採用的是當時很流行的做法:將家中的空房租給留學生,此時來到莉塔家租房子的,正是竹鶴政孝。(不過這兩個人的結合各自遭到各自原生家庭的強烈反對,但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竹鶴政孝與竹鶴莉塔。(圖/Nippon.com)
竹鶴政孝與竹鶴莉塔。(圖/Nippon.com)

竹鶴政孝學成歸國後,在壽屋(今三得利之前身)鳥井信治郎的邀請下,進入壽屋工作,開啟了日本自己生產正規威士忌的時代。

鳥井信治郎。(圖/台灣三得利提供)
鳥井信治郎。(圖/台灣三得利提供)

然而竹鶴政孝與鳥井信治郎對於威士忌酒廠的設立地點卻有很大的分歧,從蘇格蘭留學回來的竹鶴政孝認為蘇格蘭威士忌成功的秘訣在環境,因此酒廠位址屬意與蘇格蘭氣候相近的北海道;鳥井信治郎則認為要選在鄰近都市的郊區,這樣產品才能快速入倉。

竹鶴政孝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最後與鳥井信治郎妥協,將酒廠蓋在氣候與環境與蘇格蘭斯貝賽產區十分相似、位於京都與大阪郊區的山崎,名為「山崎蒸餾所」,這也是全日本第一間正規的威士忌酒廠。

山崎蒸餾所。(圖/台灣三得利提供)
山崎蒸餾所。(圖/台灣三得利提供)

不過後來竹鶴政孝仍然離開了壽屋,來到北海道追求自己的夢想,竹鶴政孝在北海道蓋的第一間酒廠叫「余市蒸餾所」,在等待第一批威士忌熟成的時間裡,竹鶴就以「大日本果汁株式會社」(今Nikka前身)的招牌販售余市蘋果汁以維持營運。後來余市威士忌上市後廣受好評,遂又到宮城縣仙台市建造了「宮城峽蒸餾所」,後來竹鶴政孝逝世,Nikka再推出以創辦人之姓為名的調和麥芽威士忌品牌「竹鶴」。

余市蒸餾廠。(圖/維基百科)
余市蒸餾廠。(圖/維基百科)

另一方面,已改名為三得利的壽屋在1937年推出了角瓶,並大力推廣Highball喝法(威士忌30c.c.加冰塊後再加蘇打水60c.c.),這種喝法讓威士忌的嗆辣感降到極低,男女老少都能輕鬆暢飲,瞬間風靡全日本,營運狀況大好的三得利再持續建造「白州蒸餾所」,之後又推出了旗艦級調和威士忌品牌「響Hibiki」。

白州蒸餾所附近的風景。(圖/台灣三得利提供)
白州蒸餾所。(圖/台灣三得利提供)

日本威士忌行情暴漲的關鍵事件

至此,日本威士忌兩大山頭正式成形,一邊是竹鶴政孝所創的Nikka集團,旗下品牌為余市、宮城峽、竹鶴;另一邊是鳥井信治郎所創的三得利集團,旗下品牌為山崎、白州、響。

兩大集團各有粉絲,倒也相安無事、穩定出貨了許多年,直到2014年電視劇《阿政》上映,日本人一窩蜂湧向余市町朝聖,據小樽商科大商學院西山茂教授推算,這齣電視劇令余市町增加了約30億日元的觀光收入。

看起來是好事,但別忘了,日本地狹人稠,因此這幾間酒廠的腹地都不大,腹地不大意味著產量也不大,為了控制品質與庫存,Nikka集團在2015年宣布余市所有年份威士忌停產,消息一出,余市所有已發售的年份威士忌價格立刻暴漲,買不到余市威士忌的日本消費者轉往其他品牌,很快的,宮城峽全年份、山崎10年、白州10年、白州12年、響12年都相繼停產,在整個市場的恐慌收購下,這幾個品牌的年份威士忌價格被哄抬到原訂價的至少20倍以上

增值的規則

從以上的歷史脈絡,我們可以歸納出幾個增值規則:

1.品牌:限定在山崎、白州、響、余市、宮城峽、竹鶴這六個品牌。

2.年份:絕不能是NAS的酒款(None Age Statement,無年份標示),必須要有年份,已停產的年份又比還有在生產的年份更好。

3.得獎紀錄:有得獎的會比沒得過獎的更有增值潛力,像是余市10年曾獲世界四大烈酒競賽之一的WWA最高獎項「Best of The Best 2001」,竹鶴21年得過 2011 WWA 最佳調和威士忌,山崎12年也曾獲得世界四大烈酒競賽之一的2003 ISC金牌。像這幾個酒款都有比賽光環傍身,增值潛力十分飽滿。

在2019年羅芙奧春季拍賣會上,這組余市12年+余市20年套酒以新台幣64,625元拍出。(圖/羅芙奧提供)
在2019年羅芙奧春季拍賣會上,這組余市12年+余市20年套酒以新台幣64,625元拍出。(圖/羅芙奧提供)
在2019年羅芙奧春季拍賣會上,山崎18年(金花標黑版)以每瓶新台幣44,650元拍出,而當年的訂價僅3850元。(圖/羅芙奧提供)
在2019年羅芙奧春季拍賣會上,山崎18年(金花標黑版)以每瓶新台幣44,650元拍出,而當年的訂價僅3850元。(圖/羅芙奧提供)

 

在2019年羅芙奧春季拍賣會上,這瓶第一版的山崎50年以新台幣1351萬元拍出,創下山崎50年的最高拍賣紀錄。(圖/羅芙奧提供)
在2019年羅芙奧春季拍賣會上,這瓶第一版的山崎50年以新台幣1351萬元拍出,創下山崎50年的最高拍賣紀錄。(圖/羅芙奧提供)

操作建議

日本威士忌的價格從2015年開始暴漲,但其實到了2017年末就已有微幅的疲軟,且經過了這麼久的時間,行情也逐漸穩定下來了,現在想入場操作日本威士忌,坦白說已經不是那麼建議了。原因有二:一、酒一樣難買,持有的人也一樣惜售;二、行情穩定,但市場已有些許疲態,現在入手的話,很可能等你想脫手時價格又再往下掉了一些。

若真想操作,目前還有兩個沒什麼機會的機會:

1.去日本玩時多往當地的雜貨店鑽,選那種看起來愈像台灣柑仔店的愈好,碰運氣看是否店裡會陳列著上述六個品牌的年份威士忌,且又碰巧老闆對這些事件一無所知,用遠低於目前市價行情的價格賣你。

2.Nikka集團在2020年1月10日正式宣布,自2020年3月起,竹鶴無年份、17年、21年、25年全面停產,預期竹鶴威士忌將會有一波漲幅,最近若有看到且價格還沒被炒得太誇張,就可以囤一些起來放了。

責任編輯/潘渝霈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請勿酒駕。

風傳媒提醒:飲酒過量,有害健康,酒後請勿開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柯翎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