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京都的拜年文化有多折騰?身為老么的他要對所有人磕頭賀歲,連自家傭人也不例外

2020-01-24 09:00

? 人氣

每到新年,奧之間便成了一家團圓的空間。全家人齊聚奧之間,互道新年恭喜。雖然是自己家,此時的奧之間卻給人一種陌生的異樣感。(圖/unsplash)

每到新年,奧之間便成了一家團圓的空間。全家人齊聚奧之間,互道新年恭喜。雖然是自己家,此時的奧之間卻給人一種陌生的異樣感。(圖/unsplash)

在只有主屋、沒有別館的町家中,位於屋內最深處的奧之間是最為尊貴的房間。奧之間設有床之間(壁龕)和佛壇,小時候只要亂碰牆上的掛軸或房間裡的裝飾物,或是坐下時不小心臀部朝向佛壇,就會吃排頭。對小孩子來說,奧之間充滿挨罵的回憶,讓人避之唯恐不及。因此,若非極為特殊的日子(例如享用從佛壇上撤下的供品),小孩子是不會在奧之間逗留的。而所謂特殊的日子,指的便是新年或女兒節等重要節日。尤其每到新年,奧之間便成了一家團圓的空間。全家人齊聚奧之間,互道新年恭喜。雖然是自己家,此時的奧之間卻給人一種陌生的異樣感。

我們家是大家族,過年時祖父會穿上紋付羽織,背對床之間而坐;家父、家母和五個小孩,包括長姊、長兄、二姊、二哥和我,依輩分高低背對庭園而坐,店裡的掌櫃和傭人則並排坐在台所。互道新年吉祥話時,先由長輩對所有晚輩統一說聲「新年恭喜」,接著晚輩兩手低置於身前,恭敬地磕頭行禮,一一對長輩回禮答「恭賀新禧」。對小孩子而言,家人以外的大人因為較自己年長,當然也算是長輩。若依照我們家的作法,身為老么的我必須向在場每一個人行禮致意,道聲「恭賀新禧」。一個一個說下來,約莫到了二姊時,我早已聲淚俱下。即便如此,對傭人的招呼也不能省略。我還記得自己邊掉淚,邊對著傭人一一磕頭行禮,完成新年問候。

因為有這樣的回憶,奧之間對我來說總和過年的痛苦印象重疊,因此孩提時代我盡可能和奧之間保持距離,非必要不隨便進入。後來我結婚生子,差不多在孩子開始懂事之後,不知為何到了新年時我們也開始重複起和以往一樣的習慣了。

孕育於「奧之間」此一神聖空間的禮節和習慣,總有一天會變成一個家庭生活文化的一部分吧。近來我深感如此。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健行文化《京町家:京都町家的美感、設計與職人精神》(原標題:聲淚俱下的「恭賀新禧」)
責任編輯/柯翎肇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