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震生專文:美國前任總統會是現任總統的資產嗎?

2020-01-24 05:50

? 人氣

2009年,美國前總統老布希(圖左)與歐巴馬(左二)、小布希(左三)、卡特(右一)及柯林頓(右二),ˊ於白宮合照。(AP)

2009年,美國前總統老布希(圖左)與歐巴馬(左二)、小布希(左三)、卡特(右一)及柯林頓(右二),ˊ於白宮合照。(AP)

個人第一次對前任美國總統產生興趣,是在一九八一年埃及總統沙達特(Anwar  Sadat)遭到暗殺後,美國總統雷根邀請他的三位前任卡特、福特和尼克森代表他到開羅參加葬禮,表達哀悼之意。這三位總統的任期剛好與沙達特重疊,而卡特更是促成沙達特和以色列總理比金(Menachem Begin)簽署「大衛營協定」的重要推手。(本書第十六章對此過程有精彩的描述)

這個歷史性的一刻,讓我思想到原來民主國家可以有很多卸任的總統,而不是如威權國家的領導人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我碩士讀的是歷史,上了許多美國歷史的課,因此立刻查詢資料,發現在南北戰爭林肯執政期間,曾經有過六任總統同時在世的罕有現象。有趣的是五位前任都是一任總統,政績表現不佳,在歷史學家的排名中,全屬於後半段班。或許是當時總統俱樂部尚未浮現,因此他們沒有管道奉獻心力,但更可能的理由是這些已經下台的總統,都不是有所作為的政治家,沒有足夠的威望能讓現任總統敦請協助。

美國開國之初,第六任總統約翰.昆西.亞當斯(John Quincy Adams)執政時,有四位前任總統在世,包括他的父親亞當斯(John Adams)、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麥迪遜(James Madison)及門羅(James Monroe)等四位相當優秀、屬於前段班的總統。不過,亞當斯與曾擔任其副手的傑佛遜相處並不完全融洽,後者還在一八○○年擊敗前者當選總統。在傑佛遜卸任後,兩人才斷續維持通信,切磋政治理論,留下令人省思的深刻對話。這兩位總統更在《獨立宣言》起草後五十年的七月四日,同一天內辭世,成為佳話。

美國再一次同時擁有六位總統出現在柯林頓執政期間,除了上述參加沙達特葬禮的三位前總統外,當然也包括雷根及後續的老布希總統。不過當時雷根總統心智能力已經逐漸喪失,倒是福特與卡特這兩位一九七六年角逐白宮的對手,在從沙達特葬禮的回程路上,因為有一段空中時間的交談,盡棄前嫌、成為好友,且交情深厚。不僅持續互相聯絡,也共同代表美國政府到巴拿馬觀察當地的總統大選。

卡特執政期間經歷第二次石油危機、經濟同時出現衰退和通膨,再加上長達一年多美國駐伊朗大使館的人質劫持,因此競選連任失利,評價不高。或許因為如此,他在卸任後,不僅成立「卡特中心」(Carter Center)關心民主政治的發展、經常派團到全球各地觀察選舉,還協助「博愛之家」(Habitat for Humanity)建造房屋給弱勢族群居住,有不少歷史學家將他視為表現最好的卸任總統。但這種在退休後仍然勇於任事,且積極投入未獲授權的國際事務之作法,也使卡特成為現任總統心中相當頭痛的一位俱樂部成員。

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美國前總統老布希、美國前總統卡特。(美聯社)
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美國前總統老布希、美國前總統卡特。(美聯社)

本書第一個討論的前總統胡佛,也和卡特的經驗類似。由於政績不佳,面臨經濟大恐慌而束手無策,他競選連任失敗。不過,胡佛絕對是一位具有執行力的領導者,在下台後於政治曠野中流浪,但卻因為有杜魯門總統的慧眼,有機會參與協助歐洲的復興,讓大家看到他的能力。有趣的是,杜魯門接替小羅斯福擔任總統時,僅有胡佛一位前總統仍然在世,但杜魯門(民主黨)可以捐棄黨派立場,讓胡佛發揮他的長才,為自己平反.誠屬不易。

杜魯門和艾森豪原先就因公務而相識,兩人關係也算融洽,但後者在競選總統期間對於麥卡錫參議員等極端主義分子的妥協,卻成為兩人關係破裂的開始,也使杜魯門在艾森豪任內始終未獲應有的重視及諮詢。在甘迺迪當選後,總統俱樂部的成員已增加到四位,而這位年僅四十三歲的新白宮主人,儘管只擔任不到三年的總統就遭到刺殺,但卻經常向前任討教國際事務與軍事安全議題的看法。杜魯門與艾森豪冰冷的關係,在兩人同時出席甘迺迪葬禮時,似乎獲得了修復。

繼任的詹森總統和兩位前任的關係也維繫得相當不錯,由於他長期在國會服務,擔任過聯邦眾議員及聯邦參議員,甚至在出任副總統前是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在國內事務的協調方面具有長才,但國際外交經驗不足。對於越戰該如何進行,艾森豪的軍旅經驗,剛好可以提供適當的建言。

本書第五部介紹的尼克森和雷根,是比較特殊的一段,因為敘述的是兩位出身於加州的政治人物如何在競爭過程中建立關係的經過。一九六八年贏得共和黨總統提名的尼克森,雖然在一九七二年的競選連任中獲得壓倒性的勝利,但卻因水門案而下台,年齡長他兩歲的雷根反而在一九八○年以近七十歲的高齡當選總統,結束了美國自小羅斯福總統開始近五十年的民主黨優勢,創建了雷根風格的保守主義,逆轉過去一百多年南方各州支持民主黨的傾向,將其轉換成過去四十年共和黨的大本營。

英國前首相柴契爾夫人、德國前總理柯爾、美國前總統雷根、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加拿大前總理穆爾羅尼(由左至右)。(美聯社)
英國前首相柴契爾夫人、德國前總理柯爾、美國前總統雷根、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加拿大前總理穆爾羅尼(由左至右)。(美聯社)

尼克森的第一任期時,總統俱樂部還有杜魯門、艾森豪及詹森三位成員,但在第二任上台不到一個月、當詹森總統過世時,已僅剩他單獨一人。這個情形在六年多後雷根上台之際,才有所改善,加入了尼克森、福特和卡特,也就是導讀開始所描述三位參加沙達特葬禮的前任總統。儘管雷根和這三位前任,都有過競選的敵對關係。老布希總統上任後,卡特與福特兩位總統到巴拿馬觀察選舉,隨後卡特又到尼加拉瓜觀選,成為最能代表美國關心拉丁美洲或第三世界民主選舉的指標。不過,卡特經常會有一些「自走砲」的想法和作為,最終讓老布希不敢放心交付重要任務。這個情形一直到同黨的柯林頓當選後才有改善。

柯林頓上任之初,是美國總統俱樂部的黃金時期,他一共擁有五位前任總統可供諮商(參見本書第十四部)。柯林頓舉辦了美國史上首次的總統俱樂部成員餐會,他也有高度的政治智慧,讓這些前任總統成為他可以支配的資產。柯林頓以後的總統,如小布希和歐巴馬,都沒有與其前任競爭過,所以比較沒有心結,但是老布希曾是柯林頓的手下敗將,或許很難接受柯林頓的邀約。不過,這兩位競爭對手在南亞海嘯發生後,卻能夠在小布希總統的安排下,到印度洋周圍的泰國、印尼、斯里蘭卡和馬爾地夫四國進行慰問之旅,讓他們建立一個新的關係。歐巴馬也能夠蕭規曹隨,但川普似乎無法與任何一位前任總統有建設性的互動,特別是歐巴馬往往成為他批判的對象,美國的總統俱樂部是否還能有意義地存在,顯然面臨了一個嚴峻的挑戰。

亞洲的韓國因為總統僅有一任五年,因此在李明博初上任時,曾經有一年的時間同時擁有盧武鉉、金大中、金泳三、盧泰愚及全斗煥六位在世的總統,不過,由於五位卸任的總統不是因貪瀆纏身,就是親信與家人涉及不法,讓這些前總統不僅沒有發揮元老級政治人物的功能,反而成為現任總統想要劃清界線的對象。

中華民國民主化後,目前已有三位卸任總統,李登輝先生的黨派背景和意識形態,是過去藍、綠新當選總統都必須不免俗地要表達尊重,但實質上或許也因為他年紀較大,沒有給予其任何發揮的空間與機會。陳水扁總統司法纏身,儘管仍想表達政治意見,但兩位繼任總統避之唯恐不及。隨著政黨極化情形日趨嚴重,台灣前任總統之間是否能夠至少如美國在川普上任後、老布希總統過世前的五位卸任總統合體參加哈維颶風後的慈善募款音樂會,或是在歐巴馬總統任內,經常與四位前任總統有互動,留下珍貴的歷史鏡頭畫面,我們很難樂觀。

*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教授。本文為《總統俱樂部》推薦序。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