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喊同工不同酬的時候,你可曾想過「同工」在人類社會裡根本是沒道理的名詞?

2016-12-12 14:15

? 人氣

「同工不同酬」基本上大概是我看過最愚蠢的名詞,但奇怪的是這種完全不具理性思考的口號竟擄獲大多數人的心,本來這名詞是用在女性主義發展時期去爭取女性在同職位的情況下,薪水卻較男性來的少,於是,就發明了「同工不同酬」這口號,然後勞運團體也發現這個『驚為天人』的發明,最後也被廣大鄉民所認識,之後同工不同酬就滿天飛,但該思考的事是這名詞真的合理?

1
(圖/鍾年恩製)

我大概從五、六年前開始,家裡早上就有自己磨豆漿的習慣,因為自製豆漿除了比較香濃外,也可以透過所選的黃豆來製作,在成本上絕對比外面賣的高,但相較下會發現,果然自己打的豆漿好喝又健康,同時還有更原味的呈現,從此我就愛上現磨豆漿機。

不過現磨豆漿機的差異其實不小,從最便宜兩千元左右的陽春功能到四千塊左右林林總總還有煮粥、紅豆湯等功能,在選擇上可是一個大問題,但無論如何我只是想要喝杯豆漿,當然就會選擇最便宜的機器,打出來的也確實好喝,但或許做工上有差別所以用了一年多就壞掉了。

這次買了一台功能多到可以製作核彈的豆漿機,但還是拿來只做豆漿,感覺上好像其他功能都浪費掉了,但似乎廠商在這台機器上比較用心,整體材質和細心程度比較好,所以這台機器很悉心的多活了幾個月,豆漿感覺起來也沒太大差別,但別忘了這台機器售價可是高於一倍。

兩台豆漿機價格差了一倍,但打出來的豆漿品質絕對沒有差到一倍的感覺,兩者的工作都是「打出早餐等級的豆漿」。

在當前勞工制度裡可以說是同工,但為什麼在這裡卻出現了不同酬的結果?

為了要說服自己買那台比較貴的豆漿機,必須找很多理由,好比這台材料比較好、比較貴的機器打出來的豆漿會比較好,或是說不定哪天也會需要煮些八寶粥什麼的等理由。結果發現那不過是自我欺騙的話,買來之後唯一做的還是磨豆漿而已,或許機器多活了幾個月,但整體來說是不划算的一筆投資,但這筆投資只有在機器壞掉那天才會被認真看待,因為先前每一天早晨的豆漿都是如此美好,在東西故障壞掉以致於必須算帳時才會有所謂同工不同酬的問題。

理解了嗎?同工這概念本身就是一個沒有道理的名詞我們即便使用科學量化我們能看到的所有資料,絕對還是無法完整衡量出每個人的價值。

舉例來說,如果眼前有A跟B兩個業務,他們同時都達成一個月要有12張信用卡的最低量,於公司數字上來看,這兩個人業績一樣,但我們沒有辦法知道的是A業務是做一次性的業務,客人不會再願意繼續合作,而B業務是超級誠意型,與他合作過的客人都會願意再次回流,請問你是老闆的情況下你會給哪個業務的薪水比較高?

如果B業務的薪水比較高,請問這算是同工不同酬嗎?

眼前有A、B兩個程式設計師,他們完成專案的速度一樣快,都擁有相同水準,唯一不同的點是如果有修改需求時,B設計師將會耗費非常大的力量去處理那些更動的設計,但A也不是沒有缺點,A雖然寫程式寫得相當完美,但從來不寫任何註解,專案交接時總把事情弄得一團亂,請問這兩個人表面上看起來同工,但事實上有嗎?

人其實很複雜,用真實情況來說任何一份工作都可以說是獨一無二的,例如當老闆僱請一個孔武有力的程式設計師,雖然平時只是負責寫程式,但當公司有需要幫忙搬東西時,這位孔武有力的設計師就能順便派上用場,哪怕這技能根本不在當初徵才需求中,但無形中我們就是會去觀察別人那些可能當前用不到,但如果能擁有更好的技能,可能多少是保險。

這道理其實很好了解,網路上總是會有一堆鄉民討論著『能幹的秘書』,想必這職務的薪水一定很高,但要回頭思考的就是到底上床是不是工作項目之一?又或者說當受聘者知道薪水這麼高的情況下,是不是上床就成了雙方都知道卻又故意不說的事情?那跟其他一般秘書來比較還能說是同工不同酬嗎?

甚至當我們看得更細部、更深層就會發現我們的薪資裡也包含了許多風險評估。我們經常可以在許多徵才廣告上看到某些特殊字眼,像是男性須役畢或已婚婦女佳,這些背後代表的意涵都與工作上的投資有關。

對於公司來說若要雇用一個尚未服兵役的男性,就代表著這位男性有可能在未來離職的可能性很大,但對於公司來說這位員工工作期間所得到的經驗值可以讓未來公司運作得越來越好,同時離職也代表公司要再重新找一次員工,這些都被算在成本裡,所以不會希望找一定會離職的員工。

台灣兩性平權問題其實在制度上已經很完善了,但是社會文化上還是有些許不同(不同≠不平等),社會文化對女性還是有些婚後生活改變的期許,例如有女性認為婚後就是要帶小孩,也因此公司會在徵才時為了尋求比較穩定的行政職會去尋求已婚婦女,這樣離職機率低,也不會因為要結婚或婚後立即性的生小孩而造成公司負擔。

以上兩個例子只是單純說明在薪資裡隱含的風險評估,如果這些都被考慮進來了,敢問世界上真有「同工」這件事?

我有個裁縫師朋友,我曾向他請教為什麼台灣裁縫店很少見到有女學徒或女師傅,他向我說這是業內文化而不是性別歧視,身為一門技藝的師傅當然會希望自己的手藝可以被徒弟們傳承下去,但若是傳給女性,有機會因為結婚或生子而改變,女性有可能會因為這些人生歷練上的里程碑而決定放棄繼續條路,屆時技藝就有可能會消失,相對男性來說傳給女性的風險高很多,所以業內長久下來就有了這個文化。

這文化也發生在日本壽司師傅上面,傳統壽司文化當中找不到任何女壽司師傅,原因有很多,像是女性有月經會影響壽司品質或女性雙手溫度與男性不同會影響風味等等,甚至在日本文化中,婚前女性的薪水會較低,因為多半都認為女性婚後要回歸家庭,這在經濟學上補償的另一面就是男性婚後薪水較高,因為被認定要養家。

經過上述討論我只想表達,世界上沒有所謂同樣的工作內容,或許在求職網站上內容看起來一樣,但等到就職後就會發現其中代表的意義大不相同,或許能上任的人多半都滿足那些條件,但每個人都帶有自己特有的技能和價值甚至風險,這些都會在薪資或資遣評估中被認真探討。

也因此每當看到女權團體或勞運團體在抗議時,總喜歡拿出這句口號來說明當前市場對他們有多不公,這些口號訴求當然大家都能了解,但我們只要想像自己曾經待過的公司,有沒有那些跟自己職位一樣,但整天卻想著如何打混摸魚的人,而這些人跟自己領著一樣薪水時,難道不會有生氣的感受?

我想或多或少會有這樣的憤怒,但別忘了這些人的怠惰行為也被其他人看在眼裡,不管主管或老闆知不知道這些事情,其他同事們總會知道事情該給那些真正值得信任的人處理,久而久之那些努力做事的人自然會得到他人的尊重和升遷機會,把時間放長遠來看後就會發現沒有同工同酬的問題,我們做的所有事情都將會以某種形式回到我們身上。

每間公司都有那些屎缺中的屎缺,聽到要接這個任務想必所有人都是迴避三舍,但如果反過來思考,只有自己去接那些別人不願意做的項目時,自己的獨特性就會越來越高,相對其他總想著如何讓自己過得更爽的人來說,公司自然會傾向要保留這樣的人才,只因為雖然工作內容看起來一樣,但其實已經從更深的面向來決定獨特性和不同點在哪裡了。

可惜這些價值總是難以告訴別人,因為對於大多數受薪階級來說,只想著要如何度過每天的生活就好了。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子迂的蠹酸齋(原標題:當別人喊著同工不同酬的時候,你想過甚麼叫做同工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