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臭飯硬吞、冷水幫嬰兒洗澡、看爸爸被刑求到死...白色恐怖孩子「全家受苦」悲歌

2018-10-04 10:04

? 人氣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10月5日將公布首波白色恐怖時期有罪判決撤銷名單約千筆,讓蒙冤受難者回復清白。圖為政治受難者黃秋爽全家照片。(資料照,促轉會提供)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10月5日將公布首波白色恐怖時期有罪判決撤銷名單約千筆,讓蒙冤受難者回復清白。圖為政治受難者黃秋爽全家照片。(資料照,促轉會提供)

白色恐怖的受害者,僅限領補償金的大人而已嗎?10月5日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將公布首波白色恐怖時期有罪判決撤銷名單約千筆,讓蒙冤受難者回復清白,然而這僅是平復傷口的第一步:被關在監獄裡的有大人也有孩子,他們跟著大人坐牢,媽媽只能用一盆冷水花15分鐘替嬰兒洗澡、少女看著爸爸刑求成為最後一面,這些孩子離開監牢後,還會被同學嘲笑是「瘋子」。

「全家跟著受苦」的其中一個案例是洪雪文。據促轉會提供資料,洪雪文的母親陳勤因為「台北市工作委員會郭琇琮等案」受牽連被判刑5年,由於當時陳勤已懷孕,只能硬吞發臭的飯、在隨時會被槍決的恐懼之中於獄中生下孩子,而早產的洪雪文跟陳勤在獄中生活一年後才跟父親回家。

20181004-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10月5日將公布首波白色恐怖時期有罪判決撤銷名單約千筆,讓蒙冤受難者回復清白。圖為陳勤年輕時影像。(促轉會提供)
「全家跟著受苦」的其中一個案例是洪雪文。據促轉會提供資料,洪雪文的母親陳勤因為「台北市工作委員會郭琇琮等案」受牽連被判刑5年,由於當時陳勤已懷孕,只能硬吞發臭的飯、在隨時會被槍決的恐懼之中於獄中生下孩子。圖為陳勤年輕時影像。(資料照,促轉會提供)

當時獄中只能用一盆冷水替嬰兒洗澡、洗臉、洗尿布,限時15分鐘,陳勤咬牙照顧無辜受苦的長女,然而1952年當時已先出獄、2歲的洪雪文隨父親至台北監獄探視陳勤時,洪雪文已不認得母親,拚命想掙脫那個「陌生人」的懷抱。陳勤出獄時洪雪文已5歲,但母親坐牢的陰影一直在,洪雪文曾在就學期間被同學嘲笑:「妳被關在監獄關到瘋了,和你媽媽一樣,瘋子!」

儘管陳勤也是無辜受牽連入獄,她一直對洪雪文深感虧欠,領到補償金也全給女兒;而接受資深記者陳銘城訪問時,陳勤曾說,最該被政府補償的人不是自己,是洪雪文。

20181004-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10月5日將公布首波白色恐怖時期有罪判決撤銷名單約千筆,讓蒙冤受難者回復清白。圖為陳勤年輕時影像。(促轉會提供)
儘管陳勤也是無辜受牽連入獄,她一直對洪雪文深感虧欠,領到補償金也全給女兒。圖為陳勤年輕時影像。(資料照,促轉會提供)

「被關1年、親眼見父親被刑求,50年後才知自己罪名」

一家7口都被抓的悲劇,則有黃天。據促轉會提供資料,1950年4月,黃天因為藏匿台灣省工委會山地工作委員會領導人簡吉被保密局特務盯上,而妻子林玉梅、兒女19歲的黃秋爽、17歲的黃秋笙、14歲的黃明燦、讀小學的黃秋絨也全都被捕,就連2歲的外孫王坤南也無法避免牢獄之災。

黃天起先被以「藏匿叛徒」判無期徒刑,後被改判死刑,於1950年12月9日被槍決,當時年僅19歲的黃秋爽則被控「知匪不報」判刑1年,其他未成年家屬被關6個月。黃秋爽被關押於保密局期間親眼見到父親遭刑求畫面,成為見到父親的最後一面,出獄後一家人失去父親也失去所有財產、無家可歸,黃秋爽曾在受訪時表示:「因為父親的理想,全家跟著受苦,到底為了什麼?」

黃秋爽也是過了50多年才知道自己「知匪不報」的罪名。由於當時黃家人沒有地址,收不到判決書,黃秋爽過了50多年在申請政治受難者補償金時才拿到判決書,而當時被關的一家7口只領得3張判決書,其他坐牢親人都因為沒有檔案資料而無法申請賠償。

20181004-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10月5日將公布首波白色恐怖時期有罪判決撤銷名單約千筆,讓蒙冤受難者回復清白。圖為黃秋爽判決書。(促轉會提供)
黃秋爽也是過了50多年才知道自己「知匪不報」的罪名。由於當時黃家人沒有地址,收不到判決書,黃秋爽過了50多年在申請政治受難者補償金時才拿到判決書。圖為黃秋爽判決書。(資料照,促轉會提供)

陳勤、黃秋爽、黃天等人皆在5日促轉會首波公布的千筆判決撤銷名單裡,然而沒有判決書的恐怕還要繼續等待平反。據9月21日促轉會發言人楊翠表示,就白色恐怖最大政治冤案「鹿窟事件」,首波也是先撤銷131位村民的有罪判決,至於6位遭刑求而無判決、及其他未得到賠償申請回復權利者,促轉會後續仍會依職權繼續調查,陸續平反。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