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葛特曼,你錯了——談柯文哲活體器官移植

2018-10-04 06:10

? 人氣

作者直言,葛特曼鍥而不捨的找尋證據揭露中共殘酷惡行值的讚揚,但是他這次來台公開評論柯文哲卻令人覺得十分遺憾。(資料照,陳品佑攝)

作者直言,葛特曼鍥而不捨的找尋證據揭露中共殘酷惡行值的讚揚,但是他這次來台公開評論柯文哲卻令人覺得十分遺憾。(資料照,陳品佑攝)

伊森葛特曼的「屠殺」一書中有一章訪問柯文哲,談他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所見所聞。沒想到這一篇訪問日後竟然成為台北市長競選時對手用來質疑柯文哲涉嫌仲介法輪功活體器官移植的證據,而葛特曼現在也捲入其中。

在2014年柯文哲第一次競選市長時,這個話題就已經被提起,當時葛特曼還請律師回函替柯文哲澄清「迄今也沒有任何英語系讀者相信,柯文哲醫師曾試圖購買器官或是以任何形式參與營利行為,相反地,多數讀者讚揚柯醫師對於調查的貢獻...」。

但是這一次葛特曼來台,顯然他的認知和說法已經改變,葛特曼明確指出,他認為柯文哲是騙子,雖然他不能知道柯文哲在大陸做什麼以及參與器官買賣及活體移植的程度,但是柯文哲曾參加一場在無錫市人民醫院舉辦的葉克膜研討會,其餘出席者都是有活體摘除器官嫌疑的醫生,柯文哲扮演導師,教導大陸如何使用葉克膜技術,是他認為最邪惡的部分。

葛特曼鍥而不捨的找尋證據揭露中共殘酷惡行值的讚揚,但是他這次來台公開評論柯文哲卻令人覺得十分遺憾。

葛特曼只有一件事是對的,那就是他對當初柯文哲證詞堅持不改的執著。他訪問柯文哲以後,曾經三度去函柯文哲,確認柯文哲認同訪談內容,才將它收錄於書中,這是他對報導慎重嚴謹態度,也是對自己的書負責,一個作者也唯有這樣才能取信於世人。柯文哲既已審稿在先,答應刊登,除非認錯道歉,解釋當初自己一時大意,未加詳查,否則沒有正當理由要求更改當初訪談內容。

但是除此以外,葛特曼其他都錯了。

20181002-民國黨新竹縣長參選人徐欣瑩將於10月7日舉辦一場星光音樂會,邀請台北市長柯文哲協助拍攝宣傳片,柯文哲在影片中詼諧模樣讓許多人看了會心一笑。(圖徐欣瑩辦公室提供)
作者指出,柯文哲願意接受採訪,甚至無償答應葛特曼在書中引用自己的證詞,揭露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匿名,葛特曼應該十分感激。(資料照,圖徐欣瑩辦公室提供)

第一,葛特曼所有的證據都是來自柯文哲的訪談,他自己也說,在訪談中不能知道柯文哲在大陸做什麼以及參與器官買賣及活體移植的程度。除非為了贖罪,沒有一個人笨到在自願訪談中會影射自己涉入法輪功活體器官移植這樣殘酷而令人髮指的罪行。也因為如此,任何人這樣對別人訪談衍伸揣測,都是惡劣而極不專業的。「騙子」一語在西方國家,是對一個人非常嚴厲的指控,葛特曼沒有其他直接的證據就指柯文哲是騙子,這樣的行為是極其失格的。

第二,葛特曼指柯文哲和無錫市人民醫院幾個有活體摘除器官嫌疑的醫生照相,並教導大陸如何使用葉克膜技術,是他認為最邪惡的部分。這樣的邏輯令人詫異。我們知道葛特曼對於法輪功活體器官移植深惡痛絕,但是這不應該蒙蔽了他的理性思考。柯文哲去中國十八次,教導大陸無數醫院的醫生葉克膜技術,照了無數合照,怎能只看了和無錫市人民醫院醫生們的一張合照,就認為這樣是邪惡?更何況無錫市人民醫院這些「有嫌疑」的醫生可能都是技術高超的醫生,他們除了做器官移植外,應該也替病人開刀做大小手術,急救重症病人。鐳可以用在醫療,也可以用在原子彈。柯文哲教他們葉克膜技術,為的是救人,如果有不肖醫生用來殺人,能因此認定是柯文哲邪惡嗎?

第三,葛特曼最令人遺憾的,是他恩將仇報。葛特曼不是檢察官或法官,柯文哲或是任何人都沒有必要接受他訪問。柯文哲願意接受採訪,道出所見所聞,甚至無償答應葛特曼在書中引用自己的證詞,揭露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匿名,這不但需要良知,更需要勇氣,葛特曼應該十分感激。柯文哲做了這樣的犧牲,充實了葛特曼書中的內容,葛特曼現在卻倒打他一耙,反用一些揣測來指控柯文哲可能涉入罪大惡極的活體器官移植。對一個幫助過你的人這樣過河拆橋,葛特曼,你真的錯了。

*作者為會計師,時事評論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