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讚國觀點:柯文哲是務實主義者,還是投機份子?

2018-09-29 06:20

? 人氣

「對柯文哲來說,該怎麽做,就怎麽做,不拖泥帶水,也不天馬行空。」(資料照,方炳超攝)

「對柯文哲來說,該怎麽做,就怎麽做,不拖泥帶水,也不天馬行空。」(資料照,方炳超攝)

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9月20日投書美國《外交家》雜誌(The Diplomat)指出,台北市長柯文哲以「兩岸一家親」的說法,順應中國的「一中」政策,為北京滲透台灣提供更多槓桿力道(leverage),也混淆國際社會對台灣的感知(perception)。柯文哲9日23日回應,他以務實手段處理台灣面對的問題,而非務虛和欺騙。

柯文哲的言下之意大概是,在兩岸關係上,林飛帆是個理想主義者(idealist),面對中國的國内進逼與國際打撃,形勢比人强,以台灣的主體性與自主立場對抗,未免不切實際,也不負責任,不像他是個務實主義者(pragmatist),遵循現有規則,與北京為善,避免擦槍走火,從而降低海峡的緊張氣氛。

島國前進發起人林飛帆出席立法院-「反對香港司法打壓、聲援香港抗爭者」記者會。(陳明仁攝)
柯文哲認為在兩岸關係上,林飛帆是個理想主義者。(資料照,陳明仁攝)

表面上看,柯文哲的說法無懈可撃(務實,便是脚踏實地,有幾分力,就做多少事),更有現實訴求(有誰會不願意海峽兩岸維持和平穩定?),任誰聼了都會首肯。他没說的是,既然他是個務實主義者,他的政治責任與道德倫理就不應該被質疑,甚至不容挑戰:務實的人,像外科醫生一様,遵循一套SOP,怎麽可能會出錯?

所謂務實,對柯文哲來說,大致是他常掛在嘴上的SOP,該怎麽做,就怎麽做,不拖泥帶水,也不天馬行空。在處理兩岸關係方面,隱藏在柯文哲「兩岸一家親」的概念背後,或許是「治大國若烹小鮮」的SOP,見招拆招,莽撞不得。也難怪,他在回應林飛帆的指控時,會拖蔡英文總統下水,責怪政府一邊取消徵兵制,並降低國防經費,又一邊喊台獨。

務實主義(pragmatism,有時翻譯成實用主義),是源自19世紀末期美國的一種哲學傳統。簡單說,務實主義以實用與否和後果來衡量概念及行動的社會應用。在國際關係上,務實主義者的倫理基礎與考量因此是,任何概念及行動是否會對國家和人民帶來不利效應或傷害,答案如果是肯定的,當政者必須三思而行。

放在中國與台灣的關係上,柯文哲的務實主義便處處避開碰觸北京的底線,也就是在台灣主權和自主地位方面,不刺激中共的敏感神經,「一家」字眼固然不等於「一中」原則,比起民進黨的「一邊一國」或「一中一台」,或者國民黨的「一中 = 中華民國」,至少可以讓北京阿Q的睁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在家、國區分上,逼柯文哲就範。他既然主動認了這個家,家有家規;國,自然在家之上。

畢竟,柯P的瞹昧態度跳脱不出中國的統一戰線範籌:拉攏台灣内部各種可能的友好勢力,包括統派的媒體、政黨、團體、組織及個人,甚至邊緣的跳樑小丑人物,如已被拆除的彰化碧雲襌寺的魏明仁等,以打撃反對中共的力量,尤其是台獨。柯文哲跟其他對中國和中共心存幻想的人和政客,如果有空,不妨閱讀紐西蘭教授Anne-Marie Brady寫的一篇論文“Magic Weapons”(「法寶」,見《紐約時報》9月21日報導),或許他們可以瞭解中共的統戰如何運作,恐怕也會發現他們都在前者的操控之中。

政客的話不能照單全收,特别是出自他們自己口中的話語。就算務實如柯P,我們也必須實際檢驗他的所作所為,看看他到底是一個務實主義者,還是一個投機份子?這兩者之間的分野,有時只是一線之隔,或一念之間。

在政治領域裏,一個辨别投機份子的簡單方法是,政客是否利用自身力量或地位,並為個人權勢,往往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也就是說,投機政客為獲取個人最大利益或達致某種政治目地,因時因地制宜,棄政治責任和倫理道義於不顧,前後或裏外不一致,而有不同的說詞及操作。

從柯文哲在2017年台北世界大學運動會的表現看,他是一個務實主義者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投機份子,分辨起來,就不是他說了算的單一命題。我們只要仔細比對柯文哲的中英文閉幕式致詞,就不難察覺他已經被中國的壓力馴服。他的中文致詞提到11次「台灣」,英文版本卻只有一個地理名詞northern Taiwan(北台灣,而非完整的台灣)。

換句話說,因為内外有别,柯文哲的政治盤算也就差别很大。他以「台灣」用語討好國内對「中華台北」(其實是中國的台北)的不満;對外,他用「我們」或台北輕輕帶過,即使中文提到「2300萬台灣人民」,在英文裏,從頭到尾,卻看不到台灣或台灣人的稱呼和尊嚴。他顯然呼應了國際大學運動總會會長Oleg Matytsin的話語,後者根本不提台灣或台灣人民。在自己的國土上,柯文哲畏首畏尾,投鼠忌器,這是務實,還是投機?類似的例子,俯拾皆是。由這個角度看,柯文哲缺的是政治人物應有的信仰倫理與責任倫理(雖泰山崩於前,猶面不改色)。

在政治上,務實主義者就一定不會出錯,毫無可議之處?中國最高領導人鄧小平在去逝前後,不論是新聞界或學術界,西方都認為他是一個務實主義者,甚至是經濟改革和對外開放的一個新自由主義者。他的務實理論很簡單,不管白猫黑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可是,除了中共和中國人外,很少人會否認鄧小平是個獨夫與屠夫,手上沾満六四天安門屠城的鮮血。

柯文哲當然不是鄧小平,不幸的是,他的「兩岸一家親」無疑包括了後者的神主牌。

本文兩個段落改寫自「中華台北市長——被馴服的柯文哲」(《風傳媒》,2017年9月3日)

*作者為國立交通大學傳播研究所約聘専任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