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讚國觀點:中華台北市長——被馴服的柯文哲

2017-09-03 06:50

? 人氣

作者認為,仔細比對台北市長柯文哲(左)在世大運閉幕式的中英文致詞,不難發現他已經被海峽兩岸的現實馴服,尤其是來自中國的外在壓力。(資料照,台北市政府提供)

作者認為,仔細比對台北市長柯文哲(左)在世大運閉幕式的中英文致詞,不難發現他已經被海峽兩岸的現實馴服,尤其是來自中國的外在壓力。(資料照,台北市政府提供)

2017年世界大學運動會順利落幕,一般認為,台北市長柯文哲是最大赢家,政治前途看漲。理由無它,柯文哲在世大運閉幕式上,用字遣詞,展現大將之風,除了2018年市長選舉無對手,還頗有更上層樓的架勢,直接威脋到2020年大選蔡英文總統的連任機率。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其實,仔細比對中英文致詞,不難發現柯文哲已經被海峽兩岸的現實馴服,尤其是來自中國的外在壓力。他在中文致詞裏提到「台灣」11次,在英文的版本中,如果把地理名詞northern Taiwan(北台灣,而非完整的台灣)算進去,只有1次。

換句話說,柯文哲的中英文話語,針對内外有别的觀衆,充満不同的政治盤算。對内,他以「台灣」字眼討好許多人對「中華台北」的不満,一種阿Q的心理慰藉;對外,他用模糊的「我們」或台北一筆帶過,即使中文提到「2300萬台灣人民」,在英文裏也只是our 23 million citizens,而非23 million Taiwanese people,從頭到尾,看不到台灣或台灣人的身影和尊嚴。

台北市長柯文哲(左)與夫人陳佩琪,一同在台北世大運閉幕式上,謝謝每一位參加者。(台北市政府提供)
作者表示,在演講中,對外,台北市長柯文哲(左)用模糊的「我們」或台北一筆帶過,從頭到尾,看不到台灣或台灣人的身影和尊嚴。(資料照,台北市政府提供)

跟開幕式與記者會一様,國際大學運動總會(FISU)會長Oleg Matytsin在致閉幕詞時,絶口不提台灣或台灣人民,只談台北或在現場的人們。前後對照,讓人不免懷疑,柯文哲致詞的英文版本是否經過FISU的事先審核。不然,一個致詞,兩種中英文用語,很難以翻譯能力不足來解釋。中文的台灣,在英文裏就應該是Taiwan,没有含糊其詞或其它替代的字眼。

用法上,citizens和people的涵意有相當差别。citizens指的是市民或一個地方的居民,people廣義上包含一國人民或國族(nation)的集體指稱。美國立國憲法以We the People開場,在在强調人民的自主權與獨立性。美國的《台灣關係法》也開宗明義,以美國人民與台灣人民(between the 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people on Taiwan)界定雙方互動的基礎,展示的無疑是某種對等的關係。

在閉幕致詞和其它場合中,不論柯文哲如何用中文或國語信誓旦旦要讓台灣走向世界,只要避開以英文對外宣稱台灣或台灣人民在國際舞台上應有的角色與作用,他的話語就顯得蒼白無力,甚至言不由衷。

雖然登上台灣的政治舞台不過兩年多,為了連任或謀取大位,柯文哲已然向中國權勢屈服,與維護既得利益的政客和缺少國家意識的政黨没什麽兩様。在《國民體育法》中,民進黨和國民黨都堅持採用「中華奥會」,而非「國家奥會」的頭銜,不過是畏首畏尾的表徵。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