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權公聽會》性教育師王文靜:如果可以選擇,很多人不希望自己是同性戀

2016-11-28 11:20

? 人氣

立院司法委員會28日進行第2場同性婚姻公聽會,性教育師王文靜表示,科學沒證明同性戀是天生,很多研究發現同性戀可以蛻變,「如果可以選擇,很多人也不希望自己是同性戀」。圖為反同人士於立院群賢樓賢抗議。(曾原信攝)

立院司法委員會28日進行第2場同性婚姻公聽會,性教育師王文靜表示,科學沒證明同性戀是天生,很多研究發現同性戀可以蛻變,「如果可以選擇,很多人也不希望自己是同性戀」。圖為反同人士於立院群賢樓賢抗議。(曾原信攝)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28日進行第二場「同性婚姻法制化」公聽會,曾擔任「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培訓組組長的性教育師王文靜表示,科學、醫學沒有證明同性戀是天生,很多研究發現同性戀可以蛻變,「如果可以選擇,很多人也不希望自己是同性戀,只要幫他輔導、給予時間,最後還是會走入家庭。」

此番言論遭下一位發言的兒童青少年精神科醫生徐志雲批評,世界衛生組織(WHO)與世界醫師會(WMA)等組織早就證明同性、雙性戀就是人類性傾向非常自然的一種,如果反同者一直用明示、暗示的方式認為「如果改變不是更好嗎?」,同志族群怎麼會沒有壓力?「如果我們要異性戀者一直改變性向,他們會快樂嗎?」

王文靜指出,自己是性教育師,接觸過幾百位同性雙性戀者,並以去年的一個新聞為例,有一個男童遭父親猥褻,哭訴說是不是變性後就不會被爸爸「亂摸」。常見的傷害也有被貼標籤,如男性被笑娘娘腔、女性被說是男人婆,之後就認為自己是同性戀,另一種則是觀點認知,如一個人成長經過同性密友期,會對同性吃醋就以為自己是同性戀。

「同志運動不能代表所有同性戀」王文靜:絕對反同婚 

王文靜也指出,科學醫學至今沒有證明同性戀是天生,而是先天後天一起,很多很多研究有發現同性戀可以蛻變,「如果可以選擇,很多人也不希望自己是同性戀,只要幫他輔導、給予時間,最後還是會走入家庭。」她還說,同志運動不能代表所有同性戀,在醫學研究沒有那麼快就有定論的情況下,她支持另立專法。

但話鋒一轉,王文靜也說,她絕對反對同婚,稱要先有學術上的真相,而非同運的意識形態,婚姻本質是男跟女,「如果改變的屋子結構 會影響進入屋子的人。」

起手必稱「我們尊重同志」徐志雲:大家學會很多社會正確

下一位發言的徐志雲則是持完全不同的立場,他指出,同志族群是隱性受害者,大家在這個社會學會了很多社會正確,也會聽到很多反同者講出「我們尊重同性戀」,說出許多貶低同志的話,認為「如果改變不是更好嗎?」因此才會讓同志知道這個社會對他們的不公平,而家長則是知道小孩如果表達同性就會被社會欺負,所以會希望能改變孩子性別。

徐志雲也說,很多媒體投書都已經說另立專法就是次等人,社會上會立專法是為了特別保障某些人,提供更好的福利,但同性專法只是給予一樣的待遇,但如世衛組織、世界醫師會等組織早就證明,同性雙性都是人類非常自然的性傾向,「如果我們要異性戀者一直改變性向,他們會快樂嗎?」徐志雲更批評,有人說同性戀是西方產物,但絕對不是,「對同性戀的恐懼與歧視才是西方產物」。

「不讓同志在《民法》取得認可 就像中國不希望台灣有名分」

徐志雲還說,他以為台灣人才是最能同理同性戀的處境,不要專法要《民法》,因為台灣隔壁的中國,就是不斷在國際社會打壓台灣,不希望台灣有名分,希望台灣永遠是以非正式國家出現,「這就是同性戀專法,不要讓我們在《民法》上取得認可。」他認為,同性專法絕對不是對同性的保障,背後就是與希望台灣消失在國際舞台一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