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我是同志也是媽媽

2016-11-28 06:30

? 人氣

「孩子的媽有話說、同志親權訴訟遍地開花」記者會。(陳明仁攝)

「孩子的媽有話說、同志親權訴訟遍地開花」記者會。(陳明仁攝)

我是一個同志,也是一個孩子的媽媽,在台灣法律規範下,我是一個單親媽媽。但事實是我們的孩子還有另一個媽媽,我倆已經在一起將近十年。

我們的孩子從在肚子裡開始,就有兩個媽媽同時疼愛著,期盼著他的到來。懷孕期間,我們各自忙碌自己的工作,但另一半為了想給孩子最好的營養也心疼我懷孕咽不下油膩的外食,每天比我早起為我做早餐,把我跟肚裡的寶寶餵飽了,兩人各自上班去,中午休息時間回到小窩,她會讓我到房間稍微闔眼,同時煮好一頓午餐等我起床,吃飽了再一起出門去上班。晚上下班了我們會享用他做的簡單餐食,然後手牽手一起去家附近散步,聊著孩子該怎麼取名,猜著他會是男孩還是女孩。很平淡,這就是我們,以及我們的生活。

接近預產期的時候,我們向醫生表達希望另一半能夠進去產房陪產的要求,醫生很溫柔的答應會幫忙想辦法。 最後,醫生真的把產房護士們都交代好了,讓她陪著我進產房,握著我的手跟我一起迎接小傢伙的到來。 我們很幸運的在生產過程中沒有遇到什麼大問題,產房裡每一位專業人員對待她如同她是孩子的父親一般,指導她該如何給我支持,提醒我如何呼吸,給我按摩痠痛難當的腰。當孩子哭聲在產房中響起,她也眼框泛淚,一方面心疼生產過程中我受的苦,一方面開心我們的孩子健康的出生了。護士熱心的說要幫我們合照,拍下了我們一家三口的第一張合照。

20161029-2016 台灣同志遊行-一起FUN出來.有如嘉年華會.(陳明仁攝)
台灣同志遊行,有如嘉年華會。(陳明仁攝)

我來自一個非常注重教育的家庭,家境小康。 然而免不了的是父母對於性別教育的觀念是非常傳統的,母親的一句「女生就要有女生的樣子」, 讓我常常忘記自己可以是自己喜歡的樣子,總是在強迫自己表現出社會期待的樣子,表現出父母對我期待的樣貌。 一直到長大,才慢慢懂得把自我找回來,我花了好多好多的時間去思考、去嘗試,去找一個自己覺得舒服的樣貌。花了很大的力氣,才學會做自己。然後我發現,其實我不討厭裙子,其實我很喜歡自己是

個女孩,想通了這件事情之後,我開始變得比較有信心一點點,從小到大總是被教育不要跟別人不一樣,因此我的潛意識也對於自己的性別認同會有很多的擔憂,擔心自己與別人不同,擔心這樣會讓大家對我投以異樣的眼光,擔心父母不喜歡,擔心很多很多。

確認了自我性別認同之後,其實還有更深的不安總是困擾著我,那就是其實在兒時就隱約感覺自己對女生是有感覺的,這個部份,我知道自己與大部分的人都不同,於是,我開始學習隱身術,我試著跟其他女生一樣,接受男生的追求,也交過幾任男友。我的人生,在許多人眼裡大概沒有與任何人不同,但我的心理,總是有著那股不安,從小學時期對學姊的愛慕開始,到成長過程當中總是會對身邊的好朋友有不太一樣的好感,這些,我學著隱藏。把它藏在心中

最深最深的地方,就算是最好最好的朋友,我也不曾說出來。當我臉上掛著笑容與朋友同學姊妹淘們嘻笑聊天,我知道我其實戴著一個面具,想要假裝我跟大家沒有不同。

但老天總是幽默的。就在我以為我可以隨便找個男人嫁了的時候,她出現了。當時我正在攻讀博士,有天熬夜寫論文的晚上亂逛網站,竟然讓我認識了她。我的腦袋告訴我說這是一條非常艱辛的路,千萬不要踏進去了,但情感上卻無可自拔的陷下去了。然後,不知不覺,四五年就這樣過去了。這四五年間,我拿到了博士學位,為了她,不顧家人反對離家到台北找了一份工作,成為一個社會的新鮮人。兩人租了房子,渡過了幾年很平凡很美好很幸福的兩人世界。這幾年,生活過的非常的愉快,除了每次回家的時候,我那對婚姻幸福的傳統父母開始對我逼婚,隨著我的年齡超過三十,他們的說詞以及語氣也愈來愈緊繃。

在他們的眼裡,不管一個女人多有能力、有多麼獨立,沒有嫁個好老公,似乎都是失敗的,好像我的價值就靠一個男人來定義一樣,沒有這個男人,我什麼都不是。年紀愈大的我,在他們的眼中,在婚姻的市場上,開始喪失我的價值。父親老淚縱橫,苦口婆心的勸我,說男人老還可以娶嫩妻,妳再不趕快找個人嫁了,再幾年就沒有人要你了。這個根深蒂固的傳統價值觀在他們的心中簡直勞不可破。於是,我心不甘情不願的開始配合父母的安排參加相親。每次回家的話題永遠都離不開有沒有好對象,有沒有同事可以「努力」看看。在那當下,我因為身為女人而感覺自己無限渺小。無論我有多高的學位,無論我在工作上有多好的專業能力,回到婚姻市場這個秤斤論兩的世界裡,我只是一塊屠夫刀下的肉,等著看哪個男人看我順眼把我帶回家,我就該跪下謝恩,感恩他不讓我成為這場戰役中的敗犬。

在這個過程當中,我也曾喪失信心,心想乾脆隨便嫁一嫁算了,就算我對相親對象一點感覺也沒有,但如果那是父母要的,乾脆就這樣妥協好了。但無奈這牽著的手,究竟要如何才能放開呢?

隨著家裡給的壓力越來越大,我愈來愈不喜歡回家,我懂得他們是愛我的,他們用他們的人生經驗替我挑揀一條他們覺得安全平順的道路,因為那是他們唯一知道能夠確保我的幸福的道路。 所以我不怪他們,我還是愛他們,但我無比的痛苦,壓力前所未有的大。

有一天,突然覺得,在台灣這種社會氛圍下,不可能只有我這個同性戀有這種被逼婚的困擾才對啊!於是我發現了原來有好大一群男女同志,他們在網路上徵求一個假的男友/女友或是一個假的結婚對象,好讓爸媽心安。這是一個好諷刺的現象,爸媽希望你下半輩子過得好,但是你想要過的下半輩子跟他們想像的下半輩子完全不一樣。看來很大一部份的父母其實早就搞不清楚到底是兒女有沒有按照你安排好的路來走重要,還是他快樂不快樂重要。華人父母最愛用「老子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米還多」,來告訴後輩只有自己的判斷才是正確,除了他自己根深蒂固的想法以外,其他的都不重要,只要按照爸媽給你的腳本走,你一定會幸福快樂的。

於是乎,我在網路上張貼了一篇文章,想要徵求跟我假結婚的男同志朋友。這個荒腔走板的故事就這樣開始無限超展開。文章獲得很大的迴響,因為在傳統的華人文化裡面,男同志顯然還揹負了更多的壓力----傳宗接代。

大概有幾個月的時間,每天下班我忙著與男網友見面,人數多到我後來還用了一個小記事本來紀錄當天見到的人到底是什麼學歷,住哪,身高夠不夠高,突然有種自己從屠夫的刀下肉變成買肉的客人的錯覺(笑)。

那段時間裡面,其實蠻有趣的,認識了很多各式各樣的圈內朋友。這些男網友們個個又高又帥,身材又好,每個都窩心到不行。從小修煉隱身術的我,一直到這個時候,才開始真正的接觸同志圈,開始建立自己的同志人脈,看著這些活得理直氣壯的朋友們,開始覺得自己其實也不需要那麼氣短,突然發現原來自己也不是太異類,不需要那麼躲躲藏藏。

經過一番精挑細選後,找到了一個還算聊得來的男同志,個子高高的,個性活潑外向,完全是爸媽眼裡的理想女婿。他有一個交往兩年多的男友,也被父母逼婚的嚴重,原先我們只想要讓父母見見對方,看看感覺如何,沒想到已經逼婚逼到瘋狂的兩方家長見獵心喜,完全不管我們到底認識多久,才見過對方而已就開始問什麼時候可以提親。就這樣,在眼睛都來不及眨一下的速度下,兩隻鴨子就這樣被趕上架,結婚了。然後,又在半年內,兩人摩擦愈來愈多,又離婚了。這當中太多八點檔劇情,我不願再回想。不外乎就是家裡長輩逼婚成功開始逼生小孩,以及生活上的種種摩擦,最後鬧翻。浪費了一年的時間搞了這齣鬧劇,我的生活瞬間超級多彩多姿(笑),什麼八點檔的台詞都曾經出現過,幸好,在沒有太大的損失之下草草收場了。

爾後的約莫一年期間,父母不諒解我執意要離婚,這一年之間,我覺得烏煙瘴氣,我傷心為什麼我的父母要這樣逼迫我去接受一個我很討厭的人,我難過為什麼他們不像別人的父母可以告訴自己的女兒說如果結婚受了委屈,就回家來,爸媽給妳靠,我痛苦父母覺得我的快樂不重要。但其實我也有口難言,畢竟是我欺瞞在前,就算有再多的無奈,也完全是因為我說謊造成的。

我茫然,我憂鬱,我忿怒,最後,我決定放棄與他們溝通。於是,我離家後就不再回家。

我心寒的搬了一個新的住處,就不讓爸媽知道我住哪裡,深怕他們來壓我到對方家裡去認錯,去指責我一個女人家不懂得低頭。我連每天下班回家都很怕爸媽可能跑來公司跟蹤我,我開始覺得精神耗弱,開始覺得我不像平常開朗快樂的我。那時候我才懂得,就算我與父母總是無法拉近心的距離,但是他們才真的是能夠左右我的情緒的最大要素,我赫然發現,其實他們在我心中的份量一直都比我的想像還要重很多很多。也因此,我渴望他們接納,希望他們支持,所以當我無法如願的時候,我無法與自己的情緒自處,我甚至想過了結一切。

感謝這段時間另一半總是支持,當我的堅強後盾,還有好朋友們的鼓勵。經過一年的沈澱,我慢慢懂了,我再也不想為了父母而活,為了別人而活。 那段時間的我大概是人生中在心理層面上最大轉折的一年。因為從父母那邊得到的挫折,讓我發現,我的人生過了三十幾年,似乎一直都活在別人的期待當中,總是忘了自己,忘了最重要的另一半。忘了只有自己才是人生的主人,我卻一直把人生的選擇權交給父母,讓他們去決議我的未來、我的人生方向。因為

我一直不懂得為自己而戰,總是在父母的管教下屈服。這次我真的懂了,我開始上網找出國做試管寶寶的資料,我要建立我自己的家,不管要花多少錢多少時間,我想要一個有我,有她,有我們的孩子的家,一個自己的家。

我們很幸運,花了一年多左右的時間成功懷孕了,雖然過程辛苦也耗費大量時間金錢,但是這種總算有件人生大事是自己作主的快樂與踏實。懷孕後, 父母總算慢慢對於離婚的事情釋懷,也慢慢的與家裡恢復了聯絡。

20161029-2016 台灣同志遊行-一起FUN出來.有如嘉年華會.媽媽帶著稚兒來相挺.(陳明仁攝)
台灣同志遊行-一起FUN出來,有如嘉年華會,媽媽帶著稚兒來相挺.(陳明仁攝)

現在,小傢伙已經牙牙學語,混血寶寶的臉孔讓他總是會在路上受到路人的關注。

「他是混血兒嗎?」這是我們最常聽到的路人問題。

「對」

「他爸爸是哪一國人啊?」

「他沒有爸爸,我們家有兩個媽媽。」 然後我們會解釋寶寶怎麼來的。

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碰過什麼不友善的回應,路人們都很可愛的替我們加油,或是很有求知慾的想要知道到底要去哪裡可以做試管,要花多少錢等等。也有路人媽媽很羨慕的說,「多好啊!有兩個媽媽好好喔!媽媽比爸爸管用多了!」

現在自己是媽媽了,比較能夠體諒父母對我的管教方式,知道其實他們比誰都愛我,只是他們的愛有時候讓人喘不過氣。他們是很傳統的父母,用他們的人生經驗來替我安排人生,對他們來說,同性戀以前沒有,現在突然有了,所以那是是不自然的。這是因為他們在他們的人生當中完全沒有碰到這樣的人,這樣的範例。

他們對於這樣的事情無知,所以他們懼怕。然而他們並不知道,以往不存在並不表示這是一個新的東西,並不表示這是什麼新的文化,充其量只表示以往的社會接受度不高,當時的同性戀者都修煉了很高深的隱身術罷了。

我愛我的父母,但他們沉重的關懷經常在拉遠我們的距離,我覺得有些遺憾,這個原生家庭的親子溝通,我一直不懂得要如何去經營,現在我想一點一點的慢慢嘗試,也許有一天,我能夠讓他們知道其實除了高壓管教,還有更柔軟的愛孩子的方式。

我好想有一天能夠真的對他們敞開心胸,告訴他們我這一路走來的艱辛,一路上多想有他們的支持。如果有一天,法案過了,也許,我能理直氣壯的告訴他們,我沒有不正常,我只是不太一樣。而這個不一樣,其實是天生的,就算我多麼努力,還是無法扭轉。

希望我的爸媽能夠理解,這一點點不一樣,並不是詛咒,很多時候我認為那是很棒的祝福。因為這樣的不同,讓我有一個更溫柔更體貼的靈魂,也因為這樣的不同,我有比別人多的機會去克服生活上的難關,所以讓我成為一個更堅強、更有自信的我。

我現在有了個家,一個很愛我的人,一個我們的孩子。我的人生過的很快樂,如果再來一次讓我選擇,我還是會想要當我,用誰的人生來交換我都不要!

*作者為軟體工程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