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前死後形象一樣分歧 卡斯楚逝世讓國民哀慟欲絕 流亡美國的古巴人卻歡天喜地

2016-11-27 17:49

? 人氣

古巴民眾哀悼老卡斯楚的逝世。(美聯社)

古巴民眾哀悼老卡斯楚的逝世。(美聯社)

11月25日,星期五晚上的古巴街頭罕見寂靜,夜夜歌舞的酒吧裡、嘈雜的街道上只剩零星的人,大部份的人都守在電視前,看著現任領導人勞爾・卡斯楚宣布一項重大消息— 革命傳奇菲德爾・卡斯楚過世。這位傳奇革命家走過90個年頭,在共產國家凋零之際仍帶領古巴堅持共產主義,他的死讓某些古巴人驚愕、哀慟,也讓受他迫害而流亡美國的古巴人歡欣。

古巴民眾哀悼老卡斯楚的逝世。(美聯社)
古巴民眾哀悼老卡斯楚的逝世。(美聯社)

哈瓦那民眾如經歷喪父之痛

古巴民眾群聚在老卡斯楚的照片前哀悼,為他逝世的消息難過不已。(美聯社)
古巴民眾群聚在老卡斯楚的照片前哀悼,為他逝世的消息難過不已。(美聯社)

在飯店工作的戈梅茲(Yaimara Gomez)回憶星期五晚上的情形,勞爾・卡斯楚(Raúl Castro)在國家電視台宣布菲德爾·卡斯楚(Fidel Castro,下稱「老卡斯楚」)的死訊,「所有人都愣住了,那真是個非常悲傷的時刻。」勞爾・卡斯楚並未交代老卡斯楚的死因和其他細節,人們猜測他是在哈瓦那的住所內安然離世。

今年20歲的洗車工安東尼奧(Marco Antonio)周五正在一場派對上,音樂嘎然而止,他急忙衝回家,把家中所有人叫醒:「老卡斯楚死了!」,這個消息讓他的母親非常震驚。

古巴民眾在地板上畫上老卡斯楚的畫像,以表思念。(美聯社)
古巴民眾在地板上畫上老卡斯楚的畫像,以表思念。(美聯社)

星期六一早,民眾群聚古巴首都哈瓦那的街頭,哀悼老卡斯楚的離去。他們讚揚老卡斯楚,感念他為古巴帶來免費的健保、教育,帶領他們脫離美國控制。45歲的電工赫南德茲(Jorge Luis Hernandez)說:「老卡斯楚是我們這一代所有人的父親。我希望未來的古巴能持續前進,因為古巴人非常偉大、堅強和有智慧。雖然我們歷經大量的轉型和改變,但我想革命還是會以同樣的方式繼續,始終向前邁進。」

懷念老卡斯楚的民眾在地板上寫著「菲德爾卡斯楚常在我心」。(美聯社)
懷念老卡斯楚的民眾在地板上寫著「菲德爾卡斯楚常在我心」。(美聯社)

42歲的烘培師羅德里格斯說,老卡斯楚是革命的領袖及燈塔,「失去他,如同失去我的父親。」今年82歲的門德絲(Aurora Mendez)說道,她一直希望自己能比老卡斯楚先一步離開人世,「他總是在第一線,為被壓迫、貧窮的人奮鬥。」65歲的希爾蘇洛(Irma Hierrezuelo)因為打擊太大,目前還在接受藥物治療,她哽咽的說:「他就像我第二個爸爸,我的一切都是他給我的,我欠他太多。」

一名退休老師看著老卡斯楚逝世的報導,難過流淚。(美聯社)
一名退休老師看著老卡斯楚逝世的報導,難過流淚。(美聯社)
墨西哥古巴大使館外也湧現弔唁老卡斯楚的民眾。(美聯社)
墨西哥古巴大使館外也湧現弔唁老卡斯楚的民眾。(美聯社)

流亡美國的古巴人  歡慶獨裁強人離世

流亡美國的古巴人,在墨西哥歡慶卡斯楚離世,高舉「菲德爾卡斯楚被地獄之火燒炙」標語。(美聯社)
流亡美國的古巴人,在墨西哥歡慶卡斯楚離世,高舉「菲德爾卡斯楚被地獄之火燒炙」標語。(美聯社)

另一方面,在老卡斯楚統治下被清算、打壓,被迫流落美國的古巴人,同一天則在邁阿密的「小哈瓦那」(Little Havana)舉行慶祝活動。民眾敲鍋子、揮舞著古巴國旗大喊:「古巴自由了!」、「只要古巴,不要卡斯楚。」今年30歲、四年前從古巴移民到邁阿密的馬蒂尼茲(Erick Martinez)說,他們並不是對老卡斯楚的死幸災樂禍,而是為卡斯楚時代的結束而開心。

對崇拜老卡斯楚的人而言,他是20世紀劫富濟貧的羅賓漢,為古巴人民帶來更公平的社會,讓他們享有優質的醫療和教育。但另一方面,卡斯楚作為一個獨裁強人,大權獨攬近半世界,1959年上台後就大力鏟除異己、處決政敵,許多人為追求自由,只能遠走美國,拋下家鄉與親人,有人一生再也不曾回過故鄉。古巴至今在言論、集會結社自由各方面都受的重重箝制。

 

Que viva Cuba libre! la revolucion! Pa bajo Fidel and the entire Castro regime. #freedom #liberty #Cuba #miami #versailles #littlehavana

Taumek and Steph(@taumek_blue)張貼的影片 於 張貼

一代革命傳奇  骨灰將葬在古巴聖地牙哥市

古巴政府已宣布9天哀悼期,並降半旗,期間棒球賽停賽、不得販賣酒精飲料。老卡斯楚的骨灰將在12月4日下葬古巴第二大城市聖地牙哥( Santiago de Cuba),也是他第一次發起革命失敗的地方。1953年,老卡斯楚在此地發動革命,企圖推翻巴蒂斯塔(Rubén Fulgencio Batista y Zaldívar)政權未果遭到逮捕,他在受審期間發表了長達4小時的著名演說《歷史將宣判我無罪》(La historia me absolverá),文中批判巴蒂斯塔獨裁政權,肆意踐踏古巴憲法、法律和司法程序的野蠻行徑,表達他將終身為古巴自由而戰的信念。

菲德爾·卡斯楚在1953年7月26日攻打古巴蒙卡達兵營行動失敗被捕,後在受審時發表《歷史將宣判我無罪》演說。(wikipedia/public domain)
菲德爾·卡斯楚在1953年7月26日攻打古巴蒙卡達兵營行動失敗被捕,後在受審時發表《歷史將宣判我無罪》演說。(wikipedia/public domain)

我不害怕監獄,就如我不害怕可悲的暴君奪走了我70個同志的生命。 即使譴責我也不要緊,因為歷史將宣判我無罪。

走過冷戰歲月,堅持「古巴共產黨」路線,並與美國11位總統交手,老卡斯楚的逝世象徵一個時代的結束,許多古巴的年輕一代已經開始想像未來沒有老卡斯楚的古巴。32歲的雕塑家卡薩爾斯(Edgardo Casals)認為,老卡斯楚的精神仍在,但古巴人已經不能再走回頭路,「我們必須找尋適合古巴的路線,放眼未來。而未來則掌握在我們年輕一代的手上。 」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嘉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