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照顧機構未滿額 身心障礙者還是進不去?問題關鍵在這裡…

2016-11-28 08:30

? 人氣

由於教保員人力不足,機構即使有空床位,也無法讓身心障礙者入住。圖為永愛發展中心。(蘇仲泓攝)

由於教保員人力不足,機構即使有空床位,也無法讓身心障礙者入住。圖為永愛發展中心。(蘇仲泓攝)

照顧人力不足是身心障礙家庭心中最大的痛,這份痛楚,政府10年前無力緩解,10年後問題依舊,即使「長照2.0」上路在即,如若不能填補人力的缺口,照顧的重擔仍然只能回到家屬身上。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人力的普遍缺乏直接影響政府或民間對身心障礙者的照顧能量。以台北市來說,社會局提供「居家服務員」前往家中送餐、洗澡、打掃等,按照輕、中、重度的障礙別,身心障礙家庭能申請獲得每月25、55、90個小時的服務時數。但由於新血不願加入,北市居服員近年人數約只有560到580人,嚴重不足,以致於平均供給時數僅有20小時。

居家服務平均1天不到1小時

平均1天不到1小時的服務時數,「重度身心障礙者會死的!」脊髓損傷基金會副執行長洪心平直言,就算有機會申請到每月90個小時、日均3小時的居家照顧,「也是會死翹翹的!」因為重度身心障礙者每半個小時要翻身以避免褥瘡,每3個小時要導尿、進食,遑論還需要居服員陪伴外出融入社群活動,但現有的照顧能量就是這麼薄弱。

專訪脊髓損傷基金會副執行長洪心平,身心障礙者風數據專題。
脊髓損傷基金會副執行長洪心平直言,現有的照顧能量薄弱,「重度身心障礙者會死的!」(盧逸峰攝)

洪心平舉例說,「以後天脊髓損傷障礙者來說,受傷年齡平均為27歲,男性傷者往往是太太出去賺錢,用太太賺的錢再聘一位外勞照顧,在政府提供的居服時數與人力不足的情況下,聘請外勞是這類弱勢家庭最後的選擇。」

提到長照人力的不足,洪心平不無感嘆,「長照走10年,10年前是這個理由,10年後還是這個理由,這10年最嚴重的問題就是人力沒有進來,更不要說人力的專業分工了,照顧時數無法提高是很現實的問題」。

專訪脊髓損傷基金會副執行長洪心平,身心障礙者風數據專題。
台北市社會局提供「居家服務員」前往身心障礙者家中送餐、洗澡、打掃,但因人力不足,能夠提供的服務時數少的可憐。圖為脊髓損傷基金會。(盧逸峰攝)

錢少事多 居服員出走醫院當輔助護理

那麼,人力跑哪去了?洪心平分析,現在居家服務員是由勞動部開班基本培訓,每年留下來的人力不到3分之1,因為政府將居家服務發包出去給機構,每人每小時最多180元,機構再扣掉行政成本,到居服員手上只有時薪120到150元,這跟醫院的薪資沒辦法比,醫院一天領2000元,所以訓練的人都到醫院去當輔助護理了。

事實上,即使北市府目前已將居服員的薪水從時薪制調為「月薪制」的3萬到3萬5000元,且含勞保,但平均下來時薪也僅有170-200元,仍不及醫院的250元。

職業風險、缺乏成長 居服員卻步

除了薪資低廉,職業風險也是另一個讓居服員卻步的因素。洪心平說,「醫院中很少聽到照顧出問題要輔助護理負責的,因為有重大問題還是由護理師處理;但在居家服務或機構中,出問題時,照服員要自己背責任,曾有一個個案賠了900萬。就像醫療糾紛一樣,應該設一個必要的保障機制,保護案主也保護居服員」。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彥喬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