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公司強詞奪理,如何逼死急需醫藥費的家庭?丈夫車禍失憶,她看見台灣最醜風景

2017-08-15 10:00

? 人氣

一場車禍會改變多少段人生?2013年一個平凡的日子,在電視圈擔任燈光師多年、人稱「小朱師傅」的朱志誠去接小孩,沒想到這一跨出門,就意外因為車禍嚴重腦傷,幾乎喪失所有記憶、也有失語症狀。在時好時壞的艱難治療日常裡,太太燕子(林燕雪)隨侍在側,只為陪伴丈夫找回過去那些甜蜜回憶……。四年了,他們依然沒放棄。

一夕之間,我成了社會上的「照顧者」,從你在加護病房生死交關的一切醫療決定,到出院後去向的選擇、承受一次又一次危險性開刀的煎熬、術後如何照顧與復健的無知惶恐、對未來的恐慌不安等,事情一件件接踵而來,我沒有時間多想,事情來了只能面對。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半年後,你全部急切性的手術動完刀,我開始處理雜務,申請保險理賠。投保的兩家保險公司,南山人壽保險在我送件後,派員來探視,又要了一些資料後,保險理賠順利完成;另一家保險公司則是以制式又主觀的立場處理,到最後不願如實理賠。他們派員(三位)探視你,一位人員對你說:

「朱先生您好!」

老爸回答:「你好。」

「祝您早日康復,不打擾您了。」

老爸:「好。」

前後兩句對話,我還來不及問什麼,保險人員便匆匆告辭。保險公司認為「對話如常」,所以判定你狀況OK。我提供腦傷方面的醫院診斷證明書及病摘被退件,還另外要求一堆我摸不著頭緒的表格與證明,最讓我頭大的是要求附上「巴氏量表」(巴氏量表是對於肢體活動尚可的病人,需要日常照顧的事實,為申請看護所需,而老爸是腦傷失憶,四肢皆可活動自如)。這一點,醫師也不解為何保險公司執意要我們提供巴氏量表。

(圖/方智提供)
丈夫遇上意外後,燕子不離不棄,也在多年的照顧過程中感受到人情冷暖。(圖/方智提供)

折騰奔波了好幾個月,心想保險公司是不是在刁難我們這些不懂的家屬?還是這真的是保險理賠必須走的程序?南山人壽保險公司在我們送件後,很順利的在幾週後理賠下來,而另家保險公司卻是每次補件每次退,去電理賠專員的回覆,總是說還在審理。最後還是託圈內朋友的協助,及拜託熟悉保險業務的朋友鼎力幫忙,一一反駁該保險公司的判定及提出更多證明文件,再加上不斷的強烈客訴抗議,事件才得以順利落幕。

所謂順利落幕是指他們願意理賠,但是不願依南山人壽保險公司的理賠成數。朋友問我要不要再爭取?我說算了,我們小老百姓無法跟大公司抗衡,他們有的是人力跟時間,我沒有,我需要專心照顧你。所以我放棄再申訴,理賠多少就接受。

你重創的是腦部,是非常嚴重的瀰漫性腦創傷,該保險公司卻視而不見,一直將我引導到以肢體活動性為主要理賠項目的方向,導致我們無法順利申請合理的理賠金。這件保險理賠申請,也耗盡我龐大的精力與精神折磨,我無助到失眠。面對你的重傷、孩子的心靈重建、官司的不確定,以及家族長輩的壓力;以前什麼事都不用擔心的我,如今肩上擔了好多責任跟壓力。於是才明白,以前的我是多麼被捧在手心呵護著。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