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路暫且中斷,蘇俊賓:國民黨敗選檢討可以寫論文

2016-02-13 08:20

? 人氣

木工需要專心,專心讓蘇俊賓在高度喧囂與壓力的政治工作中,得到抒壓的可能。(蘇拉圖提供)

木工需要專心,專心讓蘇俊賓在高度喧囂與壓力的政治工作中,得到抒壓的可能。(蘇拉圖提供)

「其實,我希望他能繼續政治這條路。」角頭音樂社長張四十三這麼說。理由是張四十三認為,蘇俊賓是歷任新聞局長中,少數願意傾聽且懂得(藝文)產業的人。蘇俊賓到底有多「懂」藝文產業?可能見仁見智,但是,他確實曾經為文資保存真槍實彈上陣過,或許,就是因為他如此珍視「老台灣」,讓他和國民黨務主管有了一點不同,甚至成為張四十三願意捐款支持的國民黨參選人。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只是隨著國民黨二0一六選舉大敗,蘇俊賓沒其他選擇,只能暫時淡出政治。他受傷重嗎?看不出來,他客觀分析台灣政治,直言長久在體制之內,一直位居重要位置,人生勢必不精采,舉例而言,做為組發會主委,職務在協調,個人角色要降到最低;「參與公共事務的管道很多,在舞台下一樣可以很開心,蓄積一段時間到可以再爆發的時候再上舞台,應該更精采。」他自陳,順著直覺走,該下台就下台,「不是逃避,而是修整累積。」

他始終相信馬英九總統會得到正確的評價,但走到一個地步,政黨三輪替幾乎無可避免,「你必須讓人們看看另一組人馬做得到底會不會更好。」對比時代的變化,蘇俊賓直言,國民黨支持者還在,但組織結構若要從過去的角度比較,真的形同「瓦解」,黨工從四千多到六百人,甚至動員方式都不同了,家戶拜訪或電話都退流行了,組織工作從內涵到方法都得翻新。

更重要的,他認為,國民黨選舉成敗和組織系統關係不大,或許是路線問題、或許是全球化浪潮下年輕人不滿,二000年的年輕人支持扁、二00四年支持連宋、二00八年的年輕人多在我們(馬)這邊,為什麼?年輕人特色就是對現狀不滿,舉世皆然,全球化資源分配相對是對年輕人不友善的,不論是居住正義、貧富差距,誰執政誰受批評,「民進黨是擅長販賣執政夢想的政黨,國民黨則是以國家為主的機器,連人才培養都從文官體系而來。」蘇俊賓不諱言,民選公職不敢用,「會出事,誰敢用。」一句話道盡馬政府第二任林益世案的創痛未平。

革不掉黑金,鑽木工以抒壓

這小巧的木工是蘇俊賓親手製作。(蘇拉圖提供)
這小巧的木工是蘇俊賓親手製作。(蘇拉圖提供)

在老物件與新時代、收藏與政治中擺盪,蘇俊賓對政治或公共事務的熱情,絲毫未因敗選而稍淡,收藏卻成為他「進出政治」間的緩衝。在輔選的忙碌行程中,他總是隨身帶著簡易水彩盒,巴掌大的水彩盒像極了女士的粉餅盒,他總能抽出有限的時間走訪老街,在高鐵回程中,畫成一張又一張的明信片;他還會做木工,家中不少櫃子、玩具都出自他的手筆,「做木工,真的很抒壓。」他手足舞蹈地 念著一個又一個名字,一手比著木工器械,「吱~」一聲掛點一個,聽得舉座大笑。

問他,從選舉結束以來,有沒有咬牙回首,好好看一下國民黨到底為什麼敗得這麼慘?蘇俊賓這麼回答,「照國民黨的DNA,只能有這個結果(敗選),真要檢討,可以寫一本論文了。」這本論文,很難講什麼時候才能完成;在未來三年沒有選舉的日子裡,蘇俊賓轉身成為「蘇拉圖」,但算不準三年後,他是否再回到選舉場域,他很誠實地沒給答案,但這三年,他暫且先做自己吧。

一盒簡易彩筆,一張明信片,就能留下老街的記憶。
一盒簡易彩筆,一張明信片,就能留下老街的記憶。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