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大學先國家之病而病,則台灣危矣

2017-12-29 06:20

? 人氣

傅鐘猶在,但傅斯年精神或已難存於台大了。(呂紹煒攝)

傅鐘猶在,但傅斯年精神或已難存於台大了。(呂紹煒攝)

「 儘管有人罵我、反對我,我絕對不灰心,中國僅有這麼一塊乾淨土,也僅有這麼一個大學,我一定好好把他辦好。」這句話是台大故校長傅斯年說的。

「一個學校校長好,是無濟於人事的,雖然一個校長壞,可以把學校弄壞,但一個學校校長好,並不見得把學校弄好…。」這句話也是傅斯年說的。

「我不能一面辦大學,一面『招賢納士』,『招賢納士』在國家有其必要,若是一個人去辦,徒是培植自己的勢力耳。」這句話還是傅斯年說的。

台大校園傅鐘仍在,不過,或許傅斯年精神再也回不來了

一周後,台大即將選出新一屆的校長,在極為「熱烈」的遴選過程中,於治校理念說明多次引用傅斯年言語的中研院士、前中研院副院長王汎森於第一輪校務會議代表投票中,意外地高票落選;倒是反覆提醒不要陷入傅斯年光環、且未通過學生票選門檻的的代校長張慶瑞過關。不像引起爭議的陽明大學,不知是基於人脈金脈或「官本位」之考量,選出只有副教授資格的前疾管署長郭旭崧出任校長;也不像吵翻天的高醫大校長遴選竟可能鬧雙胞;台大八位候選人的學術地位,基本都無可置疑,只要在一個公平公正的程序下產生校長人選,大抵不必太擔心「把一個學校弄壞」,值得討論的倒是這樣的遴選程序,是否可能真落入傅斯年的「預示」:「徒是培植自己的勢力耳」?只是培植勢力的不是校長而是校長遴選的影武者。

20160818-立委陳宜民找國防部,衛福部及愛滋NGO協調愛滋生遭退學事件.衛福部疾病管署署長郭旭崧(陳明仁攝)
前疾管署長郭旭崧當選陽明大學校長,却遭質疑僅為副教授,學術地位不夠。(陳明仁攝)

台大校長遴選規則行之有年,今年唯一首創的是「學生給問」,但差別不大,一是學生參與度不高,二是學生假投票不具參考意義,唯一的作用是把校長候選人從雲端拉到人間,提醒他們:身為大學校長除了人脈金脈,最重要的是以學生為念。又是傅斯年,兩年不到的校長任期,卻能被人記憶如此久遠,不只是他罵蔣介石的大砲性格,還有嚴慈兼俱力護學生周全的人格,他寫信給學生,還要學生有事多寫信給他,而且提醒他事太忙,「無暇欣賞文章,只要把事說明白做好,這樣信絕不會『石沈大海』」。

至於台大學生票選跨過門檻者四位:王汎森、周美吟、管中閔和陳弱水,王汎森是唯一未跨過校務會議代表的同意門檻者;台大校務會議投票通過的五位候選人除周美吟、管中閔和陳弱水外,還有未被學生推荐的張慶瑞與陳銘憲。取得第二輪「參賽資格」的五位候選人,各屬不同的專長領域和院系,包括:文學院(陳弱水)、管理學院(管中閔)、理學院(張慶瑞)、工學院(陳銘憲)和不在校任職的物理領域(周美吟),這個結果代表什麼意義呢?

前工研院主任杜紫宸直指,「王汎森落選,是有隱情的。」他認為王汎森是中研院士、曾任兩任副院長、還曾代理院長,也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史學大師,陳弱水與之對決,從專業資歷到行政經驗必敗,因此前中研院長李遠哲連結陳弱水的支持對王集體投下反對票,剔除這個這個主要競爭對手,所餘五位候選人,只要把複選主調引到「恢復台大人文精神」,那個其他非文學院的三位候選人就出局了,萬一這次沒有推荐人選的醫學院強勢,則是周美吟當選,「沒關係,那也是李遠哲人馬」。

台大學生會主辦「校長,給問嗎」,台大校長參選人、中研院歷史語研所特聘研究員、台大歷史系兼任教授王汎森。(謝孟穎攝)
中研院士、曾任中研院副院長、代院長的王汎森在校務會議投票竟以兩票之差落馬。(謝孟穎攝)

十二年前陳建仁高票落選情節重演

李遠哲有沒有如「隱情」所言,如此神乎其技且關心之深到把手伸進台大校長遴選?或許還得保留,但其情節一如十二年前的陳建仁,當時已是中研院士、曾任衛生署長、台大公衛學院院長,呼聲甚高,被視為最強的候選人,卻在第一階段投票即未過半落馬;打掉最強的候選人,才有後來的李嗣涔校長(註記一筆,第二階段遴選委員投票第一名是工學院的楊永斌教授,但時任教育部部 長的杜正勝竟圈選第二名的李嗣涔)。李嗣涔到底是不是一個好校長?實在難論,因為他被人記憶的總是頗有爭議的特異功能研究,基本屬於無法置評的領域。

接下來就是因為論文爭議表明不再續任的楊泮池,醫學院動員實力驚人,第一輪就過關,已經轉任雲林科技大學校長的楊永斌一票之差,又與台大校長錯身而過。楊泮池當選時說,「有信心帶領台大進入全球排名前五十。」結果如何?今年六月公布的QS世界排名是七十六,九月公布的《泰晤士高等教育》期刊排名是一百九十八;更慘的是,他沒有特異功能,從此被記憶的就只有論文造假風波。

20170430NASA(美國太空總署)黑客松閉幕.國立台灣大學校長楊泮池出席致詞並頒獎.(陳明仁攝)
台大前校長楊泮池未能如願帶領台大進入全球前五十。(陳明仁攝)

可以這麼說,自陳維昭以降,不論「影武者」是特定人士或者單一學院,台大校長遴選大抵就是可以「綁出來,圍出線」。中研院士、前教育部長曾志朗曾說校長選舉搞得像地方選舉,讓國際知名學者卻步;也有人批評遴選成了民粹擂台;麻煩的是,所有的綁、圍之勢,結果都是讓台大校長遴選的視野愈來愈內縮,不但要「本土化」還得「本校化」,甚至「培植自己的勢力耳」,即使這個「勢力」是讓台大邁向頂尖,都不值得稱許,何況還讓台大江河日下?

這次遴選有候選人以哈佛校長德魯·福斯特(Drew Faust)引用傑里米·諾爾斯(Jeremy Knowles)所說,高等教育最重要目標:「就是確保畢業生能夠辨別『有人在胡說八道』」,無非就是培養學生「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設若手握投票權的教授們,也跟著綁、圍之勢團團轉,而無獨立擇才的思辯自主性,這樣遴選出來的校長又如何能「弄好學校」?

台大告別傅斯年精神之際,還是用傅斯年六十七年前、但歷久彌新的一段話下一個註腳:「我們萬萬不可再不問不思的一味因襲舊脾氣,因為實在因襲不下去了──假如要存在的話。在這一個局勢下,我用我相信的道理辦台灣大學。」儘管遺憾卻仍然期待,從排名到名聲江河挾泥沙俱下的艱難中,新產生出來的台大校長,能給一個值得相信的道理,辦好台大。當然,其他大學亦然。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