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能從台灣健保學到什麼?」美國公衛學者紐時撰文,大讚台灣健保可供借鑒

2017-12-28 16:52

? 人氣

洛杉磯民眾23日走上街頭,抗議川普要強行廢除「歐巴馬健保」,一個巨大人像的口罩上寫著「為我們的健康而戰!」(美聯社)

洛杉磯民眾23日走上街頭,抗議川普要強行廢除「歐巴馬健保」,一個巨大人像的口罩上寫著「為我們的健康而戰!」(美聯社)

自從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後,一心想廢除前總統歐巴馬推動的醫療保險法案,卻因為端不出更好的替代方案,至今仍沒有定論,美國公衛政策研究專家27日在《紐約時報》撰文分析,指名台灣推動健保的成功案例,認為美國政壇與社會應當效法,別再因為政治僵局而讓重要法案停滯不前。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27日刊出題為《我們能從台灣的全民健保中學到什麼?》的專欄文章,由印第安納大學醫學院教授卡羅(Aaron E. Carroll)與波士頓保健系統合作循證政策資源中心負責人弗萊克(Austin Frakt)共同撰文,爬梳台灣健保建立的過程與特色,反思美國一介泱泱大國,卻無法在醫療保險這麼重要的政策上展現魄力。

歐巴馬健保(Obamacare)存廢的關鍵人物,亞利桑那州的共和黨參議員馬侃(John McCain)(AP)
歐巴馬健保(Obamacare)存廢的關鍵人物,亞利桑那州的共和黨參議員馬侃(John McCain)(AP)

作者指出,台灣在20多年前也跟美國一樣,沒有統一的醫療保險系統,除了民間保險業者以外,醫療費用零零散散地由勞保、公保、軍保與農保等系統各自負擔,民眾自費就醫的花費相當高昂。

22年前,台灣健保正式上路

1995年3月,台灣正式推出全民健康保險制度,政策研究負責人包括美國哈佛大學陳曾熙公共衛生學院(Harvard T.H. 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的經濟學教授蕭慶倫(William Hsiao)以及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教授任赫德(Uwe Reinhardt),他們帶領行政院衛生署的專責規畫小組,研究美國、英國、法國、加拿大、德國和日本等國的醫保政策。

該文認為,經過分析後,台灣選用了融合美國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和加拿大健保制度的單一支付系統(single-payer system)。從此把各行業保險系統融為一體,加保人不因病史差異而繳納不同保費,而是根據行業身份有不同的納保費率。

作者讚許,90年代的台灣正值民主化初期,社會面臨劇變,儘管全民健保籌備多年才上路,短期內仍引發了醫院、醫療服務業者的焦慮和不安,但最後大眾接受了這一政策,且多數相當滿意。

兩位作者在文章中指出,今日,台灣大部分醫院還是私營,多數為非營利性質,而大部分醫生若不是按月領工資,就是自己出來開業。台灣健保的範圍頗為全面,住院、門診治療、口腔治療、非處方藥和中藥等等都在保險範圍內,比美國的聯邦醫療保險全面得多。而且保險費會由政府、雇主和個人共同承擔,支付比例依照收入而調整,低收入人口支付比例遠低於富人。

台灣全民健康保險標誌。(公有領域)
台灣全民健康保險標誌。(公有領域)

作者表示,在台灣的就醫過程令人印象相當深刻,患者可以任意選擇各種治療和提供對象,而且等待時間很短,還能直接接受專科治療。(美國家醫制度發達,患者多需經由長年配合的家庭醫生轉診,才能較快看到專科醫生,以避免資源浪費,但也經常因曠日廢時而為人詬病)。

美國許多民眾反對共和黨「廢除並取代」歐巴馬健保的新法案(AP)
美國許多民眾反對共和黨「廢除並取代」歐巴馬健保的新法案(AP)

但,台灣健保也不完美

不過這篇刊載在《紐時》的文章也強調,台灣健保並不完美,台灣的醫療業和許多國家一樣,醫生面臨薪水太低、工作太辛苦的問題;此外,台灣人口正邁向高齡化,出生率低的直接結果就是繳納保費的人口基數變小,而整體醫療費用仍在上升。台灣在傳染性疾病治療上比現優異,但是癌症、心腦血管疾病等慢性病的患病數持續增加,這些疾病治療費用高昂,而台灣內部資料也顯示,相關系統還需要投入更多資源來改善。

作者也清楚點出台灣健保的困境,台灣的健保成本數次上漲,先在2001年增加了醫療共同支付,2002年共同支付費用繼續增加,保險費也上漲。政府發現患者人數還算合理,隨即開始減少對醫療業者的補償並降低藥品支出。政府又引入健保總額支付制度,為各項醫療費用設定上限,希望醫院提高服務效率,避免浮報或濫用。

罕見疾病的治療藥物價格昂貴,一顆藥從數萬到上百萬元不等,在健保資源有限的情況下,罕病用藥給付恐面臨兩難抉擇。(圖/pixabay)
罕見疾病的治療藥物價格昂貴,一顆藥從數萬到上百萬元不等,在健保資源有限的情況下,罕病用藥給付恐面臨兩難抉擇。(圖/pixabay)

作者認為,台灣在醫療保健的投入占經濟總量比重並不多,2014年台灣總體的醫療保健花費僅佔GDP的6.2%,相比之下,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成員國的醫療花費平均占GDP的9%以上,而美國更是逼近20%。

台灣做得到,為何美國不能?

台灣與美國之間,無論是領土或人口都有巨大差異,拿來比較或許並不公平,但即使把眼光聚焦在美國各州,佛蒙特州、科羅拉多州和加州等其實都曾嘗試推動單一支付系統,卻無一獲得成功。雖然每一個制度都會伴隨缺點,但台灣作為醫療花費較少的國家,其實已經有相當大的成就,台灣人花了5年規劃與2年立法完成全民健保,比起美國花在《平價健保法》(ACA,俗稱「歐巴馬健保」Obamacare)鬥爭的時間少了很多,而且後者所提供的服務遠遠不如全民健保。

作者表示,台灣證明了現代國家也可能迅速並大幅改變醫療保健系統,無論喜不喜歡,至少都是一種雄心的表現,而美國始終做不到,可能是受制於歷史與政治僵局,或者美國人可能不如台灣人願意接受打破舊有體制。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