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需要為窮人擔心?其實中產與貧窮階級之間只有一場疾病的距離...

2017-12-28 17:23

? 人氣

我們為什麼要為窮人擔心?那我們又怎麼能確定自己不會落入貧窮的境地?(圖/PEXELS)

我們為什麼要為窮人擔心?那我們又怎麼能確定自己不會落入貧窮的境地?(圖/PEXELS)

最近貧窮女工上台大,並且受訪指稱「階級難以翻轉」一事成為網路話題。這個話題到了網路上,許多人的重點在於:「既然貧窮,怎麼會傻到讀文組?」「都已經考到台大了為何怨天尤人?」「打工不會找有錢一點的打工嗎?」

那一連串的討論,讓我驚覺部分人們對貧窮的理解非常薄弱。

我對於貧窮的理解,來自於之前在事務所工作的時候,協助處理債務協商。處理債務協商的過程讓我發現許多來進行債協的人並非大家想像中毫無節制的購物狂,更多是謹小慎微的工薪階級,不小心開始借錢,最後落入利息生利息的金錢地獄。

當網友詢問:既然貧窮,怎麼會去讀文組?

我知道的答案,來自於一個斷腿之後失去工作的工人,他來債協之時莫名聊起自己老來得女,五十幾歲的人,女兒還在鄉下給七十幾歲的祖母照顧,畢竟鄉下帶孩子便宜。閒談之中,他多次提起女兒成績很好,母親說女兒很受老師照顧。他自己希望女兒將來可以念師範學校。老師的身分出去相親也好聽。女兒也說了,最喜歡的就是學校老師,將來想當老師云云。

言談之中,我就發現了這個工人對於「老師」這個職業身分,還有著莫名的嚮往與不正常的期待。我突然發現自己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解釋現在師範學校畢業不代表有工作,我不知道該怎麼談教育學分跟流浪教師問題。

因為對於這個工人來說,他所接觸到的世界就這麼狹隘。他接收到的資訊還停留在早期「唸師範學校可以改善家境」、「當老師是個好出路」的年代。尤其母親跟女兒告訴他的訊息當中「師長」一直都是一個權威的形象,他根本不會理解年輕教師目前遇到的苦難。

這樣的人會不會鼓勵孩子唸文組?很有可能。貧窮導致對於就業環境的不理解,對於世界的脫節,所以給孩子的就業建議很可能早已過時。

當網友質疑:都已經考到台大了為何怨天尤人?

我比較想問的問題是:「溫良恭儉讓的性格為什麼被推崇至斯?」台灣是一個明明部長在台上滿口謊話,身為學生的罵了幾句就要被各界批評。台灣是一個抗議群眾要跟警察道謝的氛圍。不這樣做?大家就開始質疑這群抗議分子不夠乖巧,不夠有禮貌。渾然忘記了警察曾經撕了警號打學生,拿著高壓水柱對著學生噴。

這個社會是不是講究表淺的禮貌,講究虛偽的氣質到了詭異的程度?

正面思考,化悲憤為力量,積極向上……當然更好。可是個人的情緒,相對剝奪感的痛苦,為什麼被限制了散射?如果這些痛苦並沒有實質損害到旁人,為什麼大家要急著鍵盤譴責?我們可以推崇逆境之下的豁達,但我們能不能容許人們在逆境當中表現得不豁達?(延伸閱讀:「我懂」二字別輕易說出口!日本心理師:「明白無法了解」才是對人的尊重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