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逸卿觀點:不想當中年新貧族?先停止拿愛來綁架自己與親人!

2016-10-06 06:40

? 人氣

長照政策搞不定,會讓台灣社會陷入「中年流沙」的困境。(圖為照護失智老人的專業人員/曾原信攝)

長照政策搞不定,會讓台灣社會陷入「中年流沙」的困境。(圖為照護失智老人的專業人員/曾原信攝)

看到一系列專題報導台灣的「流沙中年」危機,覺得特別有感。

報導提及包括中年兒子放棄優渥薪水照顧年邁雙親,讓自己落入貧窮線;也有中年母親為了照顧腦麻兒子,犧牲自己的工作職涯。

台灣社會慢慢正視五、六年級的中年世代危機,今天不解決,明天就可能輪到你來承擔,但改變的速度卻追不上問題的惡化程度。

我身邊好友更是一個令政府警惕的案例,友人家中三個手足都有不錯的收入,但輪流照顧失能老爸加上請24小時看護,三不五時的請假與遲到,讓兩個妹妹的工作都丟了,唯一在香港有高薪工作的友人,竟得把飛機當高鐵坐,每到周末就飛回台往醫院跑,搞得身心俱疲,而人家還是生活在照顧資源號稱最豐富的台北天龍國裡。

我身邊不乏這種高學歷、高薪資與高EQ的中年人,但身心靈都活得很貧瘠。面對生老病死的課題本就艱難,卻還得面對被經濟與照顧壓力壓垮的困境。

然而千呼萬喚下政府推出了長照2.0版本,被行政院刪減剩下178億預算,跟總統蔡英文原本承諾的財源可達到330億相差甚遠。更甚者,現在還停留在「準備試辦階段」,以「社區」為基礎的照顧口號,讓我這過去念社會福利的還能略知其概念一二,但對一般民眾來說,容我不客氣的代大家問一句: 「這是什麼碗糕?」

本文開宗明義,我既然也身為「下流中年跪婦」的一份子,我想狗吠火車呼籲:

一、政府在將長照政策穩定上路前,先讓外籍看護的申請政策與條件放寬。

二、進入二十一世紀少子化的人生,傳統照顧觀念不應再綁架著我們所愛的人。

20160913-長照家屬13日於立院門口召開「長照,全都罩?」記者會。(顏麟宇攝)
長照家屬13日於立院門口召開「長照,全都罩?」記者會。(顏麟宇攝)

有「三高」不代表這輩子不會窮

這個世代的五六年級生,從小被教育只要薪水高、學歷高跟EQ高,就會有幸福快樂的日子,如今都成為被社會結構性問題綁架的笨蛋,包括我自己。我以淺薄的社工師知識與新聞人觀察角度,試圖敲醒幾個讀者的心。

一、笨蛋,問題的關鍵不在你的薪水有多高。

當你有足夠的薪水可以奉養高堂與膝下的小屁孩時,請祈禱不要有任何一個人生病倒下,眾所皆知台灣人要集滿申請外籍看護的點數非常不易,但達不到標準的家庭,不代表沒有病人或幼兒需要照顧。

於是奉公守法的中年族,不管你是單身還是結婚,勢必得面對手足親戚間「誰來犧牲」的交戰。若家中人丁興旺,大家感情好,還可以討論花錢請台籍看護或保母,但若人丁單薄,對不起,就請你面對「自己親人自己救」的現實。

以照護長者來說,就算你再高薪,本地看護每天工作十小時、每周五天,月薪兩萬八萬起跳;若要二十四小時看護,月薪甚至可達七萬。並非本地看護不該付這樣的薪水行情,而是有多少中年人在養房養兒之際,還負擔得起這樣的支出?

我們再來算一下好了,若你與配偶是個小康家庭,兩人月收入十萬,家中長者儘管失能卻還不符合外籍看護申請條件,你要雇用月薪三萬塊的本國看護,還要負擔兩萬塊房貸,就算給你的孩子都念公立學校好了,這樣的每月開支已經出去六、七萬。而一家假設有四口人,全家的月支出只剩三萬上下,吃喝拉撒睡都要錢,這樣划得來嘛?乾脆叫太太辭職照顧比較方便吧?咦,太太的薪水比較高?岳父最近情況也不太好?那….

二、笨蛋,問題的關鍵不在你學歷有多好

在這個高學歷高失業的時代,學歷不僅不是再經濟保障,也絕不代表個人觀念因此能擺脫千年來的道德窠臼。

傳統觀念裡,老邁的父母若兒女不自己顧,就是不孝;年幼的小孩若媽媽不自己帶,更是不優。但照顧孩子起碼還是一個希望工程,照顧長者卻彷彿落入看不到未來的絕望黑洞。當你耗費了所有的經濟、體力與時間資源,卻仍一步步走向絕望時,這已經與愛無關,而是一種身心的凌虐。

不少照顧者長期下來自己也生病,甚至比被照顧者更早死亡。而當傳統社會價值又大多將照顧責任加諸在女性身上時,犧牲掉的優良女性勞動力,跟社會所付出的代價成本,是否也該好好計算一下?容我雞婆再多寫一句,「中年新貧時代」來臨了,「女力崛起」是什麼鬼口號?

三、笨蛋,問題的關鍵不在你EQ有多好

照顧工作非一般人所能想像的勞累。三不五時在新聞中看到單親父母虐待孩子,過去的孝子虐待失能雙親,這些案例有些除了真的是照顧者本身的心理問題外,相信我,大部分的人角色互換時,狀況也不會高明到哪裡去。就算你與親人過去有再多「愛的存摺」,也絕對會因為缺乏支援系統與龐大的經濟壓力而被提領一空。容我再次強調,停止批評那些已經無路可退的照顧者,被逼上梁山還責怪她(他)不夠堅強不夠有愛,自己先來試試看吧?

2016-08-01-總統府側門-原民團體爭取原民長照-曾原信攝
原民團體爭取原民長照。(曾原信攝)

「愛」與「勞務」該被分開來看

請大家改變照顧責任的思維,因為很重要,所以得提三遍: 「愛與勞務應該要分開的」、「愛與勞務必須是分開的」、「愛與勞務是可以被分開的」!

學過照護政策的人都知道,學者Finch & Groves(1983)提出照顧是一種「愛的勞務」。簡單來說,我們給予親人的「愛」與「勞務」,應該切割來看,我愛你不代表所有的勞務都得我來負責,才算證明我的愛,否則陷入情感責任的被照顧者,將被這樣的社會責任給壓垮,甚至落入社會邊緣還被人嫌棄。

從這樣的概念出發來制定政策與安排生活,這些家庭照顧者的照顧工作應該要精算成本、國家也該給予照顧津貼、社區、與喘息照護支援,如此對親人的照顧才能有情感的交流與陪伴,而當照顧者有能量時,愛才能源源不絕的維持。

恩,又是一個烏托邦的概念,但我衷心希望有機會在台灣實踐。

政策落漆,政府讓大家先喘一口氣吧

而在我看過太多辛苦的台灣中年人後,我這上有高堂下有孩子要養的跪婦,衷心祈求政府別再搞太多四不像的照顧花樣,先降低申請外傭的門檻讓大家喘口氣吧!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生命在消逝,體力與耐心也被耗盡,而我們申請一個外籍看護,最快還得等上幾個月,唉,以台灣的經濟環境,就算更開放,外傭還不一定來呢。

儘管政策開放也有其社會風險,例如外傭的人權保障、本國勞工就業問題與社會穩定性等等,但要創造一個提升勞動競爭力的國家,就必須解決主要勞動力的生活困境,這不須實驗來驗證,應該是大家都可理解的基本常識。讓中年新貧族在社會中擴大,這樣的利弊得失,不知當家政府是否精算過?

借鏡新加坡與香港經驗

以新加坡與香港為例,儘管傳統照顧責任也落在女性身上,但兩性勞動參與率都比台灣高,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政策上雇請外籍女佣的門檻與費用均低,讓一般家庭都能得到支援。(PS: 2014年兩性勞動參與率: 新加坡男性75.9%、女性58.6%;香港男性68.8%、女性54.6%;台灣男性66.8%、女性50.6%)(資料來源: 103年勞動情勢統計要覽)

大家來想一下,香港與新加坡的國民所得都高於台灣,但雇用外傭的價格卻又遠低於台灣,試問主要勞動族群的職場競爭力誰會比較強?

別讓政策趕不上人口老化的速度,也別讓傳統觀念壓垮那些擁有三高卻被迫放棄人生的悲劇英雄,更悲哀的是,也沒人覺得他們是英雄,「不過是照顧家人嘛,怎麼這麼脆弱,要是我,我就不會。」

薪水不低,EQ高,視野也還算寬的中年人們,誰敢說自己的人生後半場絕對不會碰到這樣的困局?當你碰到了,只能說自己的一輩子真的太長,除非你的手段更高,否則就請慢慢陷入流沙中,跪求上帝開個解藥。

*作者為前新聞主播、資深媒體人、社工師證照

本篇文章共 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80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逸卿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