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老一輩也念過的軍國主義教典 《教育敕語》將成日本小學教材 安倍政府:沒有違法、不會反對

2017-04-07 10:40

? 人氣

教育敕語,翻攝自1942年3月發給今臺北市萬華區雙園國民小學畢業生《堀江國民學校第一回修了紀念帖》。(維基百科/公用領域)

教育敕語,翻攝自1942年3月發給今臺北市萬華區雙園國民小學畢業生《堀江國民學校第一回修了紀念帖》。(維基百科/公用領域)

朕惟我皇祖皇宗,肇國宏遠,樹德深厚。我臣民,克忠克孝,億兆一心,世濟厥美。此我國體之精華,而教育之淵源,亦實存乎此。爾臣民,孝于父母,友于兄弟,夫婦相和,朋友相信,恭儉持己,博愛及眾,修學習業,以啟發智能,成就德器。進廣公益,開世務,常重國憲,遵國法,一旦緩急,則義勇奉公,以扶翼天壤無窮之皇運。如是,不獨為朕之忠良臣民,亦足以顯彰爾祖先之遺風矣。


斯道也,實我皇祖皇宗之遺訓,而子孫臣民,所宜俱遵守焉。通之古今不謬,施之中外不悖。朕與爾臣民,拳拳服膺,庶幾咸一其德。

——臺灣總督府官定漢譯教育敕語
 

被認為是日本軍國主義教典的《教育敕語》,在日前的森友學園風波中引起關注,日本內閣會議也於3月底通過答辯書,表示在不違反法律的情況下,政府不反對將其作為教材,並預定從2018年度起納入小學道德教育,由於《教育敕語》在二戰期間被當作軍國主義教材,多數在野黨都透露擔憂之意。 

日本當局:不反對納入教材

日本內閣會議於3月底通過政府答辯書,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在3日的記者會中,就被視為戰前、戰中教育基本理念的《教育敕語》表示,在不違反《憲法》和《教育基本法》,經過妥善考量的情況下,日本政府不會反對將《教育敕語》作為道德教材,文部科學大臣松野博一也提出看法,認為在經過深思熟慮的情況下,把《教育敕語》用於授課沒有問題。

稻田發言惹議

至今備受爭議的《教育敕語》,最早是由明治天皇在明治23年(西元1890年)10月30日時,以感想的形式發布,內容主要強調孝順父母、良好的夫婦關係的重要性,強調儒家道德的重要。許多自民黨保守派人士也認為《教育敕語》是普遍性理念,像是防衛大臣稻田朋美就曾在3月初的參議院預算委員會主張,應讓《教育敕語》的核心部分重回教材。

不過《教育敕語》的誕生,事實上並非由明治天皇親自口述或寫就,而是由曾參與起草帝國憲法草案的樞密顧問官井上毅、以及曾任天皇侍講(即明治天皇老師)的樞密顧問官元田永孚所寫就。有趣的是,雖然明治天皇對道德教育相當重視,不過兩位起草人的政治理念卻有微妙不同。井上毅重視產業革命、法治國家與立憲主義,但儒者出身的元田永孚對於文明開化跟西方知識相當不滿,曾與其發生論爭的伊藤博文在得知元田永孚也是起草人時,曾非常不滿。

為了修正過往偏重傳遞知識的學校教育,重新強調德育與儒家思想的重要性,《教育敕語》包含了忠君愛國思想,當時甚至被視為是天皇體制的精神、道德支柱,內容將國民定位成「臣民」,要求其在危急狀況下,勇於為國獻身,將為國獻身的「軍國主義」正當化,故日本參眾兩院在1948年以「損害基本人權」為由,通過《教育敕語》失效的決議。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