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寂寞經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吳祚來專欄:中共的大外宣,意在控制海外話語制空權

中國大外宣能量驚人,還曾買下紐約時報廣場的電子廣告,每天24小時播放。

中國大外宣能量驚人,還曾買下紐約時報廣場的電子廣告,每天24小時播放。

一、紐約時報是否被中共利用?

我們都記得七十年代鄉村,當時村莊或公社裡的大喇叭,每天早上六點半就開始廣播,聲音高飄在空曠的田野上空,整個世界的資訊似乎都是通過這只喇叭來傳達,當然,主要內容、資訊,除了天氣預報較真實可信,其它多是歌頌領袖,中國形勢一派大好,各國人民生活水深火熱,對百姓進行愚民洗腦。

由於國力的增強,中共開始致力於把「大喇叭」安裝到了世界各地,意在奪取國際話語的控制權,3月29日人權團體公民力量等機構在位於華盛頓的美利堅大學舉行討論會。一些異議人士和活動人士呼籲美國公眾警惕中國對美國公眾的資訊滲透。他們說,中國在美國的宣傳掩蓋了中國令人堪憂的人權狀況。

中國人權宣導者、政治分析家伯頓·懷茲(Burton Wides)在這次會上說, 「中國運用各種能力,特別是經濟力量來滲透美國人所能看到、聽到和讀到的有關中國的內容。中國在宣傳上花費了大量金錢。」這位分析家點名了美國的主流媒體《紐約時報》上近日發表的一篇文章,講的是習近平主席如何給中國的宗教帶來好處、他和一名中國僧人的友誼,卻隻字不談數百所教堂和藏區寺院被毀和靈修組織法輪功的情況。

懷斯所指的《紐約時報》文章,是3月25日發表的題為《習近平和中國的宗教復興》一文,講述了習近平與河北省正定縣僧人釋有明的交情,文章渲染了習近平對傳統宗教心懷尊重。

1983年,時任河北正定縣縣委書記的習近平在與群眾交談,最後他同意了臨濟寺新開放。( 人民網)
1983年,時任河北正定縣縣委書記的習近平在與群眾交談,最後他同意了臨濟寺新開放。( 人民網)

既然習近平對宗教心懷敬意,那麼怎麼解釋習當政之後,浙江對基督教堂的強拆,還有對家庭教會的更強的控制,以及對藏區宗教控制更為嚴酷?而中國大陸的佛教場所市場化、行政化已非常嚴重,完全脫離了佛教原有的精神宗旨,紐約時報顯然沒有真實地報導中國佛教體系的墮落,特別是中國宗教協會與統戰機構對他們的行政化控制。

人們有理由懷疑這些文章有特殊管道來源,即中共通過特殊方式,將自己想發表的稿件,通過西方主流媒體的編輯或主編,送達到每一個讀者手上。而這並不是空穴來風,就在近日,流亡海外的中國巨富郭文貴披露了一封協調中共高層與紐約時報的信函,這封協調函,直呈國家主席習近平,關於釣魚島相關的報導,可以通過紐約時報發表,這如同紐約時報當年披露溫家寶家族巨額財富一樣,他們可以認為這樣的內容符合媒體報導範圍,可以獲得新聞效應,但,媒體在一個特殊時間裡,特別是中共內部權鬥激烈之時,只報導某一方醜聞,這難免令人心生疑問,而郭文貴披露的信函原件,說明一些中間人是可以準確送達「新聞稿」,直達紐約時報的版面。

曾擔任駐美國公使的中國僑辦副主任何亞非認為,「中國聲音」較弱,「中國故事」穿透力影響力有限。所以他呼籲本國傳媒要打破西方輿論圍堵,「殺出一條血路」,打破西方輿論圍堵、壟斷和霸氣。(參見:大外宣包裝的中國如何改善國際形象2015年6-12美國之音)

郭文貴披露媒體人寫給國家領導人的信。
郭文貴披露媒體人寫給國家領導人的信。

從何亞非的觀點可以看出,中共這些駐外官員感受到被西方媒體圍堵了,所以要不惜血本,殺開血路,製造影響力,正是這一思路或焦慮,才使得中共的海外力量,致力於公關有影響力的國際媒體,只要能夠將中共的意圖發表於相關媒體,或者讓中共領導人的形象正面地展示於國際主流媒體,都是對中共的莫大貢獻。這些協調中共與國際主流媒體之間關係的人員,從中獲得了巨大的政治與經濟利益,紐約時報這樣的媒體編輯或主編們有沒有因此獲利,他們自己要站出來說話,而延續的觀察或質疑,讀者有權保留。

二、中共在收買、獵取國際主流媒體話語權

下面這則最新的報導,確實只有在西方愚人節時間才會出現:

參考消息網4月2日報導 英國《金融時報》網站4月1日發表作者吉密歐撰寫的題為《美國應承認南中國海現實》的文章稱,美國必須承認中國在南海航道佔有軍事優勢的事實,並制定一項將本地區所有利益相關方納入在內的應對之策,避免因意外而滑向戰爭。

英國媒體向美國喊話,要美國承認中國在南海的既成事實,而且美國人應該避免因意外而發生戰爭。英國政府無論怎樣在討好中國大陸,或致力於在一帶一路專案上撈取國家利益,英國的媒體人也不會如此斗膽,直接在南海事態上如此鮮明的表態。

據資深媒體人介紹,中共鉅資投入大外宣始於2009年,當時《南華早報》有個報導,中國準備450億元人民幣來推動媒體的國際擴張,改善國家在國際上的形象。中共官方的解釋是,2008年奧運會期間遇到了一系列的公關危機,3.14西藏事件、(奧運)火炬傳遞事件、毒奶粉事件,在國際上引發極其負面的效應,在中共看來,這與奧運大國形象完全「不相稱」 ,如何扭轉?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控制或影響國際媒體,大陸無論發生什麼,國際媒體要麼不發聲,要麼更多的報導中國「正能量」。

讓我們看看如下事實:

2014年3月11日中共兩會期間,一家來自澳大利亞、名為《環球凱歌傳媒》的記者克露絲多次獲得官方點名提問,事後該媒體也被挖出背後的股東是中國官方所屬的傳媒公司控股。

2014年9月香港占中期間,涉及數十個國家的142家海外華文媒體發佈「保衛香港聯合宣言」,力挺中國當局,被中國媒體人戲稱為假外媒集體站場。(自由亞洲電臺:重金鋪路中共大外宣海外擴張2015-11-05)

《金融時報》2016年6月9號報導說,中宣部部長劉奇葆上個月訪問雪梨時,跟澳大利亞頂級媒體公司簽署了一系列協定,根據協定,中共喉舌《中國日報》製作的增刊將被塞入號稱言論自由堡壘的《悉尼(雪梨)晨鋒報》。

不僅僅是澳大利亞,中共還跟美國《華盛頓郵報》、英國《每日電訊報》和法國《費加羅報》簽訂了類似的協議。 

中共中宣部部長劉奇葆2016年中,訪問秉梨與澳大利亞頂尖媒體公司簽署一連串協議。(新華社)
中共中宣部部長劉奇葆2016年中,訪問秉梨與澳大利亞頂尖媒體公司簽署一連串協議。(新華社)

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沈大偉表示,中共大外宣的規模是史無前例的。他估計,中共每年花費100億美元在對外宣傳上,遠遠超過美國的6.66億美元。 -

路透社去年的一項調查發現,中共建立了一個擁有33個電臺的國際網路,該網路從美國蔓延到澳大利亞,涉及14個國家,廣播用的是英文、中文或是當地語言,但內容卻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製作或提供。

三、中共對華文媒體的控制更是得心應手

中共對華人華文媒體的控制就更為簡便,一是直接在海外創辦華文媒體,譬如僑報,其實是大陸國務院僑辦的下屬媒體,但對外叫美國僑報,還有上海的新民晚報,創辦了一個海外版,環球時報,也有海外版,刊登海外廣告,大量免費贈送華人機構、飯店、商場,數以萬計的免費贈送。

第二種方式就是買海外華文媒體的版面,刊登所謂中國聲音、中國故事,以期影響海外華人,並對華文媒體形成影響力與控制。

第三種方式就是施加影響,給予待遇,譬如讓海外華文媒體免費到中國旅遊參觀、考察,每年得到兩會採訪機會,經費由不同的機構支付,一些由中央級別的大外宣支付,一些則由各省市的統戰部、僑聯等支付,這些華人還在其它方面配合中共的活動,譬如領導人出訪,組織人員歡迎。

最低級的方式就是威脅了,我曾在香港東方日報網路版寫有專欄,因為文章內容涉及到劉雲山,北京直接打電話讓報社刪除我的專欄文章,後來又寫了一篇內容涉及到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完全是正常的時政議事),有關方面通過威脅東方日報,直接把我的專欄給停掉,直到現在也沒有恢復。令人不解的是,本人在BBC中文網上的曾寫過不定期專欄或評論文章,從去年開始文章即便進入編輯程式了,也不能發表出來,而傾向大陸中共的專欄文章卻成為常客。BBC中文網或BBC媒體是不是與中共在進行戰略合作,不得而知。

中共的大外宣,意在控制海外話語制空權,通過影響、收買國際媒體,來影響國際社會,而通過華文媒體,則意在從文化上繼續給華人洗腦,製造國內歌舞昇平的景象,利用華人的家國情懷,來做大中共在海外的勢力。

中共的大外宣有著宏大的計畫,有著多層面的推進,深謀遠慮,細緻縝密,自己巨額投資搞文化與政治滲透,同時卻大肆製造輿論,要反擊西方普世價值的滲透,對西方出版物的出版嚴加控制,甚至包括繪本童書也在限制出版之列。

文明世界在對等地要求中共開放網路、媒體與出版物市場方面,幾無作為,不僅如此,一些主流媒體反而討好中共,或合作或出賣版面,以謀取一時之利。如果對中共的大外宣沒有有效的制約機制與警惕,其後果必然是看著中共步步做強做大,形成難以控制的中共外宣病毒,為害國際社會價值觀念與社會文化生態。

*作者為旅美學者 獨立作家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