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馬克思一家子被倫敦毒霧給毀了

2016-12-23 07:10

? 人氣

受工業革命大量燃煤所致,倫敦在1950年代以前的100年間有大約10次大規模煙霧事件,其中最嚴重、對健康危害最大的一次即1952年。圖為大霧籠罩的倫敦街頭納爾遜紀念柱(取自維基百科)

受工業革命大量燃煤所致,倫敦在1950年代以前的100年間有大約10次大規模煙霧事件,其中最嚴重、對健康危害最大的一次即1952年。圖為大霧籠罩的倫敦街頭納爾遜紀念柱(取自維基百科)

題記:馬克思一家子為什麼不幸?

特別是馬克思家的孩子多病或早夭,近日我通過倫敦污染年代的比對發現,馬克思家庭不幸,是因為倫敦毒霧,燕妮更是死於1880-1881年的倫敦毒霧!本文引用或轉用的均是公開的史料與資訊,本文的唯一可能的貢獻,是發現了倫敦污染是造成馬克思家庭不幸的根本原因。而環境污染對馬克思一家的致命影響,學界似乎無人關注或提及。

這篇文章是想通過一個眾所周知的歷史人物的家庭在倫敦污染災害中的不幸,引發人們對污染災害的關注與重視,不做其它解讀與引申。

A

查閱到的資料顯示,倫敦在冬季空氣污染最早的記錄甚至可追溯到1813年,隨後的1873年、1880年、1882年、1891年、1892年和1952年等年份又多次發生非常嚴重的大氣污染事件。

我們還知道從1849年移居這裡到1883年3月14日逝世,馬克思在此生活了34年,也就是說,馬克思一家子經歷了倫敦最嚴重的霧霾就達三次(其它年份當然也有污染),即1873、1880、1882年,沒多少人能想到吧,這樣,馬克思主義的這位創始人、導師,逃離了歐洲大陸,帶領一家子去幫助英國倫敦人民吸霾達三十多年時間,生命中最美好的時間,既用在寫作資本論等革命理論巨篇,也用在了為英國倫敦人民吸霾了。

不知道當時有沒有德國的愛國者們罵馬克思,離開了祖國,你神馬都不是。當然,如果真有人罵他,馬克思的回答會非常簡單,無產階級沒有祖國。

1980年代,中國學界最熱點話題是馬克思主義異化論,異化論源起於中國學界熱烈討論一本叫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異化論」簡單地說,就是人創造的對象物,本來是想更好地服務於人類,但人類在創造過程中,或創造結束後,發現這個物件物產生了異已於人類的力量,它不是造福於人類,而是造惡於人類。

1844年馬克思在巴黎的住所開始研究政治經濟學。(取自中文共產主義資料庫)
1844年馬克思在巴黎的住所開始研究政治經濟學。(取自中文共產主義資料庫)

1980年代的學界為什麼非常熱心研究馬克思的這篇並不長篇大論的手稿呢?

主要原因就是其異化觀點,學界或當時的公共知識份子們發現,某些力量在自己的發展過程中,走向了自己的反面,並成為國家社會的異已力量,必須正視,必須改變,必須反思。

馬克思在這篇《手稿》中說: 「一方面所發生的需要和滿足需要的資料的精緻化,在另一方面產生著需要的牲畜般的野蠻化和最徹底的、粗糙的、抽象的簡單化,或者毋寧說這種精緻化只是再生產相反意義上的自身。甚至對新鮮空氣的需要在工人那裡也不再成其為需要了。」

動物都需要新鮮的空氣,但工人在污染的企業中勞作,似乎連新鮮的空氣都不需要了,不僅工人如此,整個社會都如此,為了經濟發展,為了生活富足,開足馬力生產,挖掘,開發,建設,最後不僅沒有了新鮮的空氣,連藍天也沒有了,毒霧霾開始肆虐,霧霾就是人類親手創造的最大的異已力量,成為整個國家的公害。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