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Uber政策髮夾彎,想照顧小黃運匠卻得罪青年選民

2019-04-13 14:00

? 人氣

交通部預告的修法內容,幾乎排除小客車租賃業與Uber合作的生意。(郭晉瑋攝)

交通部預告的修法內容,幾乎排除小客車租賃業與Uber合作的生意。(郭晉瑋攝)

交通部公路總局針對《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一○三條之一修法,近日在台北召開最後一場分區座談會。

半個多月四場座談會,場內、場外跟Uber合作的小客車租賃業者與計程車業者衝突不斷,修法爭議相當高。若後續強硬上路,引發消費者不滿,恐衝擊青年選票,交通部或許要「提前拆彈」。

白牌車成消費者安全隱憂

交通部二月二十一日預告修法草案,最大爭議在限制小客車租賃業透過app媒合載客,每趟次需達一小時以上,等同幾乎排除與Uber合作的生意;其餘還有載客車輛不得巡迴,需返回公司再前往載客等規定。若法令生效,形同判Uber死刑。

小黃產業的危機感確實其來有自。據交通部每兩年一次的調查報告,二○一七年北部地區計程車駕駛月平均收入較一五年減少一八九九元,何況Uber一七年二月停業、四月回歸,經一八年車輛數粗估已成長至八千輛。小黃業者悲觀指出,明年發布一九年的收入調查,恐怕會下探更多。

此外,以LINE群組經營的非法白牌車數量,自一七年二月Uber一度停業後,持續穩定發展,至今恐有上千台規模,是另一個可能影響小黃收入的因素。

例如LINE白牌車群組「SpeedXX1688」有三.七萬人加入,這類以雙北為經營區域,恐有高達十數個群組,採Uber過去違法經營的模式,不僅屬於不納稅的地下經濟,納保、納管也存在漏洞,對消費者沒保障,成安全隱患。

一七年四月, 當時交通部長賀陳旦准許Uber與小客車租賃業者合作,希望以租賃業者為納管主體解決違法爭議,但畢竟是「權宜之計」不能長久。一旦交通部替租賃業打開經營「類計程車」之門,主動模糊了行業界線,加上白牌車問題,對計程車形成更大的夾擊力道。

但交通部想修法直接禁掉Uber卻過於粗糙,受害最深的恐怕是消費者。

成立網約車平台解決爭端

原因在於:第一,既然要Uber退場,應同時加強計程車產業的汰劣機制,解決消費者詬病的小黃服務品質參差不齊,但交通部不僅未在公布修法前提出改革方案,至今也未見具體解方。

第二,交通部等同放棄藉由Uber的科技,推升消費者搭乘品質及提高駕駛收入。除了Uber為人熟知的評價系統,有效汰換不適任駕駛,多位Uber司機透露,Uber透過後台大數據計算,可平均分配讓每位駕駛時薪介於三百元至四百元。這恰恰符合交通部降低空車率的目標。交通部統計一七年計程車空車率為三一.六%。

第三,白牌車問題相當嚴重,交通部至今仍拿不出有效的取締辦法,因此在還未提升計程車品質,以及白牌車價格較便宜的情況下,就貿然停掉Uber,只會讓更多消費者轉入非法群組叫車,徒增風險。

喜歡這篇文章嗎?

張家豪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