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藍綠人脈雖廣,NCC主委詹婷怡終究「被請辭」

2019-04-13 13:00

? 人氣

蘇貞昌(左)一句「誰都管它不到,但它也什麼都不管」,最終讓原NCC主委詹婷怡(右)黯然下台。(柯承惠攝)

蘇貞昌(左)一句「誰都管它不到,但它也什麼都不管」,最終讓原NCC主委詹婷怡(右)黯然下台。(柯承惠攝)

「誰都管它不到,但它也什麼都不管。」就是這句罵人的經典名言,讓原國家通訊委員會(NCC)主委詹婷怡走不下去,黯然請辭,也讓飆罵發聲的源頭──行政院長蘇貞昌背上干預NCC「獨立行使職權」之名。

獨立機關,仍承受政院、立院壓力

蘇貞昌對NCC的指控,前一句話,若依《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組織法》第八條明定「獨立行使職權」,行政院的確管它不到,也不宜管,只是實際運作上仍有討論空間。

日前曝光的十五位民進黨立委臨時提案,要求詹婷怡不作為應下台的背後,就是間接對NCC的干預;換句話說,行政、立法都可能是潛在壓力源,NCC有必要依其專業,頂住任何壓力。

詹婷怡所學雖非大眾傳播,但她並非不知民進黨很在意假新聞。「民進黨最在意的打假(假新聞、假訊息),前主委石世豪任內已在處理,我們也都盡力維護媒體的專業自主。」詹婷怡曾在總質詢期間告訴某位內閣首長。詹任內還碰上關西機場假新聞、三一六立委補選「文旦丟溪裡」事件,蘇貞昌因此對她形成「什麼都不管」的印象。

以蘇貞昌大權一把抓的風格,加上詹是獨立機關首長,不必列席行政院會,蘇對詹苦無耳提面命的機會。在這種情況下,蘇只好隔空打牛,以開罵收場了。

蘇摃NCC並非第一次。早在二○○七年,他第一次擔任行政院長時就批判剛成立的NCC「十大罪狀」,認為NCC不配合政府政策。當時首任主委蘇永欽就認為獨立機關應有抗壓性,不宜事事配合行政院行事,給蘇不少軟釘子。蘇貞昌對蘇永欽曾提出書面告誡。

對於出手打NCC,蘇貞昌陣營認為是因為蘇是想做事的人,以目前NCC的運作現況,蘇難以「一手掌握」,才會發出此不平之鳴。

給蘇閣碰軟釘子,蘇永欽第一人

NCC成立於○六年,歷經十三年、五屆主委。首屆主委蘇永欽,當時制度是特殊的「政黨比例」遴選制,委員並不經行政院長提名。由於NCC負責通訊傳播事業的監理與審查,委員依政黨比例制被指易受政黨操控媒體。○六年大法官會議釋憲認定違憲,才改由行政院長提名,立院同意後任命。

制度雖有微調,但NCC獨立行使職權並未改變。但過於強調獨立行使職權,卻讓NCC的實際運作出現困難,甚至七位委員各自督導一個處,誰也不服誰。就這樣職司上百億元產值的電信產業等(如3G執照拍賣等),什麼案也過不了,效率備受質疑。

十多年來,NCC制度邊走邊調整,有如摸著石頭過河。第一至第三屆主委由委員互選產生,第四屆起改由行政院長提名時指定。其中,蘇永欽與石世豪以法律見長、蘇蘅與彭芸則以大眾傳播專長,詹婷怡雖出身台大法律,專長則被定位在網路資訊。

詹藍綠人脈廣,重形象大於業務

詹婷怡父親詹益彰出身調查局,在吳伯雄任內政部長時擔任其主秘,也做過總統府第一局局長,之後被李登輝提名監委。NCC內部官員透露,詹婷怡做為官二代,藍營人脈甚豐,與其他藍營官二代如吳志揚、高思博等人都是同學。

不僅藍營關係好,她也畢業於凱達格蘭學校第一期,同期有高志鵬、陳其邁等同學,社會關係早超越藍綠。她於資策會科法所所長任內,也受到綠營長官林逢慶等人的倚重。

詹婷怡如何攀上NCC主委寶座?她是前行政院長林全上任之初提名,林全之前是小英基金會執行長,來自小英基金會的推薦應該才是關鍵。據瞭解,當時推薦詹婷怡的人是小英身邊一個重要幕僚。

詹婷怡兩年多的表現,據NCC官員指稱,詹重視個人公關大於NCC本身業務,出席很多無關業務的行程,只在乎自己在媒體上呈現的形象。反倒是NCC為何開罰中天一百萬元,詹卻未能適時出現說明,而讓副主委翁柏宗出面應付外界的質疑。

NCC對應作為的決策判斷,不敢有自己主張,詹婷怡任內也未通過重要法案與決策,即使她宣稱要為資通訊產業發展戰到最後一刻,當「被辭職」的浪頭一來,只能隨波而去。

關西機場假新聞案仍無結果

去年關西機場假新聞事件發生,被認為間接造成前台灣駐日本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自殺。當時蔡政府要求認真處理假新聞,NCC委員會議也主張應積極處理,但詹婷怡並沒有太花心力與調度人力在處理此問題上,這也是政院與立委不滿詹的原因之一。原本NCC最近將討論關西機場假新聞案的定稿,詹此番閃辭,不知將延宕到何時?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順德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