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制憲」除魅,終結「被殖民」悲情!

2019-03-16 07:10

? 人氣

作者認為,現在急切需要的是「憲政除魅」,把《中華民國憲法》高高抬出來進行一次「除魅大工程」,絕不僅只是改國號的正名而已。(資料照,民進黨中央提供)

作者認為,現在急切需要的是「憲政除魅」,把《中華民國憲法》高高抬出來進行一次「除魅大工程」,絕不僅只是改國號的正名而已。(資料照,民進黨中央提供)

在與年輕人們的一場非正式討論中,突然有位同學發問:台灣到底是不是個殖民地?全場即刻陷入默然的沉思中。我觀察到幾位年輕人對此發問似乎都有些迷惘的表情,連我都感到有點驚訝!

遠的且不說,姑且就從荷蘭人來安平建造了熱蘭遮城開始迄今也快滿400年了。據說台南市政府還正在籌畫想要為這座古蹟來一場盛大的400年慶生會,而許多地方人士也都朝向這400年生日而在積極且熱心地籌謀著諸多期前的準備工作。這當然是件好事。只是,這樣一樁號稱「400年的生日慶典」是否也像每年燈會一樣,來一場嘉年華似的熱鬧歡騰,然後曲終人散,燈滅酒醒,一切復歸於寂然?

赤崁樓內荷蘭人向鄭成功投降的塑像。(取自維基百科)
赤崁樓內荷蘭人向鄭成功投降的塑像。(取自維基百科)

天下觀的大一統意識,台灣不過是個邊陲島嶼

1624年荷蘭人來台建立了第一個統治政權(北部則由西班牙人佔領),台灣被列入其殖民地領域。1662年鄭成功率軍來台打敗了荷蘭人,接管了此一殖民地,以之做為「反清復明」的基地,台灣依然還是鄭氏王朝的殖民地。之後於1684年清康熙入主台灣,對於只能以陸權為主體戰略思維的朝廷統治,因台灣位處海上邊陲,而且地狹人稀,所以將台灣視之為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我們應該可以理解。福建巡撫徐宗幹則稱台灣為「三年一小亂,五年一大亂」的恐怖危地。在清廷天下觀的大一統意識裡,台灣既是化外之地,所實施的也即是「殖民政策」。

然後換到日本帝國入台,在殖民政策上係將台灣做為支持其母國工業的後盾,也就是由臺灣總督府主導臺灣的拓殖規劃,原則上是由官方為日本資本家量身定做各種規則,由臺灣提供資源、物產及勞力,再轉為其母國資本家服務。同時台灣也被當作是日本向南洋發展的前進基地在認真經營著。當時殖民政府在臺灣實行特別法,藉由警察政治嚴厲執行社會控制。臺灣人並沒有平等的參政權,在日治初期的現代化教育程度,也遠遠低於當時在臺灣的日本人,是日後才逐年普及,但教育制度上與日本人相比仍有極大不平等差別待遇。

國民政府依據《一般命令第一號》來接管臺灣

迄至戰後國民黨政府(時稱國民政府)依據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發布的《一般命令第一號》代表同盟國軍事接管臺灣。國民黨軍隊遂以「戰勝國」姿態取代日本殖民政府佔領台灣,隨即設立了與中國省級行政體制不同的「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並由陳儀出任臺灣行政長官。

因派來台灣接管官員的貪污腐敗問題日漸嚴重、軍隊紀律敗壞、而且濫印鈔票導致惡性通貨膨脹、失業問題嚴重,陳儀本人又大權獨攬。陳儀政府還藉由統制經濟的實施,透過專賣局與貿易局壟斷臺灣的經濟命脈、扼殺了民間工商企業界的商機;尤有甚者,將臺灣的各種民生物資運往中國大陸支應國共內戰(多數遭私人吞沒),導致臺灣人民的生活陷入極度困境,終致民不聊生;再加上文化及語言上的隔閡,中國來台移民相對於臺灣人在社會地位及工作職位上均具高度優勢的不平等待遇,而且掌握資源者又對臺灣人民進行種種歧視與打壓,如此歷經一年多的倒行逆施,乃累積了龐大的民怨。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