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鳥優惠
  • 買車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陳昭南專欄:川普力推「自由且公平的貿易環境」,台商資金不走待何時?

2019-02-16 07:10

? 人氣

川普強悍對中,台商不跑更待何時。圖為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談判桌上。(資料照,AP)

川普強悍對中,台商不跑更待何時。圖為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談判桌上。(資料照,AP)

今年是總統選舉年。這場中央級選戰估計應該可以打出一句最具雞血效能的SLOGAN:「錢進來,人出去!」

這套戰略中所涉及的「錢」,一般預估有最少上兆美元,甚至有多位「中國專家」(事涉敏感姑隱其名)私底下還估算到高達「五兆美金」的天文數字!更重要的,這筆錢並非習慣上所稱的「紅色資本」,而是官商勾結下所積攥來的「私人財產」。更真確的說法,也即是「髒黑污錢」,或台灣人慣常理解的「黑金」。

天文數字的「中國黑金」等著被「洗」出境

在過去數年中,其中有少部分「中國黑金」已神不知鬼不覺地被轉移(洗)出去了(比如像郭文貴等這類已身在美國的「反共富豪」),但目前還存在有非常龐大的這類錢,看著大勢苗頭不對而想要轉移出去,卻出現重重困難,或找不到適合且安全的管道!因為時序上對中共越來越不利,所以時間越往後拖,這轉移黑金的困難度就會越大。

不過這議題太過敏感,而且會引爆傳統道德上或正當性的大辯論,乃至於很可能還會招來各路龐大粉團的圍剿或對撞!更因為這涉及現實兩岸金融政策的脆弱敏感樞紐地帶,所以還是且按下不表,讓我們先來觀察時下熱點「美中對抗」的最新局勢。

眼看著,逼近3月1日期限的美中貿易談判即將屆期,雙方人馬也已於2月11日在北京進入新一輪談判進程中。雖然雙方都宣稱獲得滿意的談判結果,事實上多數媒體都對此說法仍保持著高度懷疑態度。如果雙方在限期內無法達成協議,依去年12月川習會共識,美國將於3月2日零時提高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懲罰性關稅,由10%增加到25%。

美國首席貿易談判代表佛洛曼(Michael Froman,左)(美聯社)
美國首席貿易談判代表佛洛曼(Michael Froman,左)(美聯社)

中共不履行承諾的慣性已是國際間的大醜聞

美方負責主談的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曾表示:「我們最關注的重要問題是,結構性問題、保護美國知識產權、停止強制技術轉讓、保護知識產權、農業和服務,以及執法(enforcement)、執法和執法。」

惟,「中共不履行承諾的慣性已是國際間眾所周知之事」,據外媒引述《紐約時報》報導說,「其於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WTO)迄今仍未兌現大多數承諾。例如,中共承諾開放外國銀行進入本國市場,但卻制定了嚴苛的監管規定,以至於目前外資銀行在中國銀行市場的份額尚不足2%。中共雖然承諾開放電子支付系統,但是經過近20年的審批程序,中共目前仍在審查Visa和萬事達(Mastercard)的申請案。」

中共政權說一套做一套,所有承諾都可以自行提出衍生性解釋,早已司空見慣。過去是因為國際姑息主義盛行,所以對中共在WTO組織內嚴重違反公平原則所製造的大量的違規行為多採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的縱容態度,也才會形成川普所一再指責的「壞中國」,並多次宣稱說:「中國就是我們的敵人!」在《總統川普:讓美國再度偉大的重整之路,將帶領世界走向何處?》一書理,川普就是這樣說的:

有些人希望我不要把中國說成我們的敵人,可是他們就是我們的敵人。他們用低薪勞工摧毀好幾個產業、搶了我們幾萬個工作、刺探我們企業的情報、偷走我們的科技,還刻意讓他們自己的貨幣貶值,使得進口美國商品變得更貴──有時候甚至不可能進口我們的貨物。

《總統川普:讓美國再度偉大的重整之路,將帶領世界走向何處?》(時報出版)的中英文版。
《總統川普:讓美國再度偉大的重整之路,將帶領世界走向何處?》(時報出版)的中英文版。

川普:中共就是「爛偷」,美國人都是「蠢驢」

細讀該書後,也許很多人會不經意地浮現兩個令人莞爾的關鍵字:一個是「偷」,一個是「蠢」。很擅於「偷」的是「中國」;一直都表現得很「蠢」的就是美國歷任領導人,特別是川普的前任歐巴馬。然後,我們應該會在該書中讀出來:川普對中國發動貿易戰以來的更多精準性的策略和後續可能衍生的答案。

如果對照著另一本很暢銷的著作《致命中國》(Death by China)來理解,我們也許會比較清楚:當今美國全民所已凝聚的「反中情結」實乃其來有自的。

該書副標題即已提示了撰述方向:「中共赤龍對人類社會的危害(台灣中譯版)」(Confronting the Dragon –A Global Call to Action)。作者之一的納瓦羅(Peter Navarro)在書中明確提出:中美間貿易並不正常,而半數以上的中國優勢卻來自八項不公平的貿易手段,任何一項在自由貿易正常規則下都被明確禁止。因此在本書中詳盡論述了:中共是如何藉由八項「摧毀美國就業機會的武器」實踐經濟帝國主義,此處且暫濃縮簡列如下:

①密布非法的貿易出口的補貼網絡;

②巧妙操縱被嚴重低估的貨幣;

③公然仿冒、盜版和徹底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

④參與大規模環境破壞;

⑤採用極其寬鬆的工人健康和安全標準;

⑥執行「非法」(違反WTO規定)的進口關稅和配額;

⑦以掠奪性定價和做法,將外國競爭對手擠出關鍵資源市場,然後藉由「壟斷定價」欺詐消費者;

⑧築起貿易保護壁壘,阻礙所有的外國競爭對手合法進入中國;

《致命中國》扮演了美中貿易戰的最有力推手

該書作者正襟危坐地對全球人類提出呼籲說:

全球正在快速成為大經濟體的中國,用盡各種手段在全球攫取關鍵資源,即使代價是支持世界上最危險的政權進行核擴散,也在所不惜。在美國本土,中共出口的危險商品造成美國人受傷或死亡,其中包括有毒食品、被污染的藥品、有毒玩具等。與此同時, 美國大企業與中國的國營企業結盟,毀滅了美國的製造業,但諷刺的是,它們最終也毀了自己。

值得注意的是,作者納瓦羅目前正擔任著美國總統的經濟助理兼貿易和工業政策主任、以及新成立的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是影響美國對中發動貿易戰的關鍵人物之一。

基於此,我們若再回到前文中所提到的此次貿易談判的美方主談者萊特希澤那番公開發言中所反覆提示的最後幾個字:「執法、執法和執法。」大約就會有比較深入的理解了。

說白了,美中建交40年來的往來經驗,讓美國已經再不會輕易信任中共的任何承諾,再不願意給予中共「唬弄式」的談判機會,而是要求可以並確實落實到位的「法律執行力」。

於是,我們應該可以觸及另一個美中雙方都不想公開明示的陰闇禁忌:在中國設立的外資企業要不要設立企業黨部(或稱黨組織)?換個說法則是:外資企業要不要「聽黨的指揮」?

外資企業設立中共黨部,才是談判致命關鍵

在中國,黨指揮天下,一切都聽黨的,這在19大上的「習式三小時演說」中已再三提及了,外資企業當然也絕不可能例外。那麼如果美國設在中國的企業也必須被強制設立黨部,則黨部位階應該在董事會之上或之下?所有企業決策究竟是不是該由「企業黨部書記」拍板畫押才算數?或是仍由企業董事會議自主決議執行?更嚴重的是,企業關鍵性技術之機密,究竟黨書記有無權力染指或過手批閱?

這是一道很難超越或拆解的談判關卡。既嚴重考驗著習大大所頒布「黨指揮一切」之專制聖諭,也同時代表了中國一黨專政的獨裁制度是否會被美國這個談判條件所沖垮?如果中共同意了自外資企業撤除黨部,即清楚表示中共對美國示弱,乃至於被視之為「喪權辱國」的投降條款,則所謂「中國夢」會不會就此崩解了?

站在美國立場言,就像川普在他的書中所寫到的:「事實上,我們需要中國的貿易,中國也需要美國強大的經濟實力。」美國並不希望中共政權垮掉,而只是想要對中國需索一個「可以自由且公平的貿易環境」而已。要命的關鍵就在於中共獨裁統治下中國根本變不出一個足夠符合美國所想要的「自由且公平」的貿易條件。一旦實現了「可以自由且公平的貿易環境」,則其一黨專政的「權力尋租」之綿密的政經結構,就可能面臨瓦解的嚴重危機。

僅單就要求中共撤除外資企業設立黨部的這一條件,你幾乎可以想像到,中共只要承諾了並被迫立即實施,則不論是外資或內資,中共當前已經設在全國的幾百萬個「企業黨部」,都立即面臨企業自主性的極高度的鬥爭挑戰!則,已經被燃沸的「民族主義」又將情何以堪?

川習會: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AP)
作者認為中美貿易談判不會有好結果,川習會勢必難成(資料照,AP)

所以我的看法很清楚:3月1日的談判很難過關;「川習會」的期待大概也應該會大唱空城計吧!

正陷入到進退兩難的龐大「台商資金」如何解套?

反倒是,我認為小英總統應該即刻進入到「鮭魚返鄉」的情境中,快速要求政府的財經部門全體動員,並啟動「台商安全撤資」的一級備戰狀態。

據預估台商滯中的資金大約在2000到3000億美金之譜,然而許多台商的大筆資金卻被卡在中國進退兩難,而且多數人還都是啞巴吃黃蓮有苦難言,乃至於許多人都犯上了高度焦慮症!

那麼,這樣一大筆錢,台灣究竟要不要?如果決定是要,那麼政府到底該如何引領他們順利進入台灣(還不至於擾台),並讓他們都能做到最妥善的投資運用(避免熱錢入台引爆的副作用),已經是急中之急的緊要任務。

但這還不是文首提到的「錢進人出」之要義。也許下一篇我們再來好好談一談這套「讓台灣瞬間致富」(但不是「全球首富」)的另一道選舉議題喔!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