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豪人專欄:試問妖僧得飽無?

2019-02-16 05:50

? 人氣

作者指出,宮廟抽國運籤,在帝制時代,固然是宮廟自抬身價、夤緣富貴的伎倆;但在如今這「民主人間,帝制天界,唯物主義無神論者冊封之宮廟」的台灣嘛,還真不知道誰抬舉了誰。(示意圖/翻攝自南鯤鯓代天府)

作者指出,宮廟抽國運籤,在帝制時代,固然是宮廟自抬身價、夤緣富貴的伎倆;但在如今這「民主人間,帝制天界,唯物主義無神論者冊封之宮廟」的台灣嘛,還真不知道誰抬舉了誰。(示意圖/翻攝自南鯤鯓代天府)

每年春節某宮某廟的國運籤都成了春節餘興。今年南鯤鯓代天府據說抽了整個籤筒抽不出國運籤,當場甚是尷尬無措云云。說起神明鬧彆扭不給籤,我也有過小小經驗……。

宮廟抽國運籤,在帝制時代,固然是宮廟自抬身價、夤緣富貴的伎倆;但在如今這「民主人間,帝制天界,唯物主義無神論者冊封之宮廟」的台灣嘛,還真不知道誰抬舉了誰。所以每年某宮某廟的國運籤,左右不過春節餘興。人民若當真,便是宮廟萬幸、政客萬幸。

被毒蛇咬,因為沒給洞賓爺請安?

今年南鯤鯓代天府那位(不知何故穿著被中華民國給滅了的滿人衣冠的)總幹事,據說抽了整個籤筒,抽不出國運籤,當場甚是尷尬無措云云。我倒覺得,這回總算輪到人民萬幸了。

說起神明鬧彆扭不給籤,我也有過小小經驗。一九八六年盛夏,我們幾個政大學運組織「野火」的成員躲在指南宮附近的棲霞山莊,一不為陰謀造反,二不為腦洞救國,純粹觀看足球世界杯,夜夜通宵不寐。有一晚輪到Y負責外出覓食。當他興沖沖提著一包滷味準備進門,突然一聲慘叫,被毒蛇咬了。

南鯤鯓代天府廟門(Outlookxp@Wikipedia / CC BY-SA 3.0)
南鯤鯓代天府廟門(Outlookxp@Wikipedia / CC BY-SA 3.0)

過了幾天,Y的母親來探視兒子,很不以為然地教訓我們:「你們這些小鬼,宿舍離指南宮這麼近,卻從不曾去給洞賓爺請個安,自然不得神佛庇佑。」語畢,不由分說地拎著Y和我拜拜求神去了。
我自幼僧道無緣,儘管進宮,只在門外無聊枯等。奇怪的是一等就一個小時,Y母子總不出來。我踱入宮內,只見Y神情不耐,似乎想勸阻母親卻又不敢。他看了我一眼,無奈地說:邪門之至。母子輪流擲筊,又跪又拜地擲了四、五十次,一個聖筊也沒中。無論如何虔誠祝禱,祖師爺就是不甩他們。大熱天誠惶誠恐、汗流浹背,我和Y看了都難過。

我於是說:伯母,您們先休息,換我跟神明溝通請示一下,也許他有什麼話不方便直說,得透過旁人。我一直看著Y母子走進宮內盥洗,才轉過身拈香跟呂祖聊開了:

拈一炷香跟呂祖聊開了

啟稟呂祖爺:Y伯母說我們幾個小鬼來當您的鄰居卻從不拜管區,這的確是事實。不過您知道,人間的管區,我也是不拜的──他們硬要進屋子盤查流動戶口,我一本《六法全書》就擋了他三個小時進不了屋子。何況我不來拜你,其實是有內情的。

您看,我可不是本地人。念了柵立黨大之後,才知道您在此結廬清修。但是此地傳聞,說情侶夫妻不可同時來拜,否則姻緣必破云云。指證歷歷,甚囂塵上。又說您法力高強,點石成金。所以大家都來求富貴功名。您這讓我裹足不前,想拜您也難哪。啟稟祖師爺,我書雖然讀得不多,《神仙傳》倒也是讀過的。您成仙之前,歷經十大考驗,無論名利壽考飲食男女,諸般人之大慾,全不受誘惑。自古成仙者,從無一人如您這般堅苦卓絕。即使在傳中列仙,您的仙格也是數一數二的高。我還記得您根本拒絕了點石成金的法力,只因為那不道德。可見您也絕非走資右派。

現在來看看,您如今成了什麼模樣?三戲白牡丹?瞎纏何仙姑?在殘民以逞的黨國太學腳下當管區?黨國交代您查流動仙口嗎?您甚至連如此一對慈母孝子都要捉弄,大熱天讓人又跪又叩了一個小時,就因為我們幾個小鬼頭沒來拜會您?您知道您管區裡的毒蛇咬的是一位多麼勇敢的學生嗎?

才向祖師爺啟稟完就得三允杯

啟稟祖師爺,落差這麼大,究竟是《神仙傳》撒謊,還是您墮落了呢?呃,我還設想有種可能,就是您其實不在這兒──或許雲遊去了,或許根本從沒來過。如果是這樣子,哼哼哼,那麼我究竟是在跟誰講話呢?妖道!竟敢冒呂祖之名,你他媽假雷音寺嘛混蛋。

突然Y在背後說道:還沒完哪,你也太能掰啦。我吃了一驚,趕忙說就好了就好了。言畢三筊連擲,一允杯、二允杯、三允杯。接著輕搖籤筒,一支上上籤。廟公要解籤詩,我呂祖附身瞪了他一眼,把他瞪得跟手裡的化緣簿一起縮了回屋子。

後來一切就順利了,再沒誰給毒蛇咬過。Y甚至在路上撿回一只被棄養的烏龜,約莫足球大小。因為動作慢,Y賜彼以嘉名,曰:慢哥。慢哥成了我們的吉祥物,大家要出去散傳單之前,就輕輕地敲它一記,表示「自我槓龜」,不存僥倖之心。直到畢業前夕,慢哥才不告而別,從此不知所蹤。

慢哥是否呂祖化身,來照應純孝的Y,以及我們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頭的?呵呵呵。如果是,那麼這個呂神仙就瀟灑風趣、法力弱得大大合我的胃口了。畢竟我們所有野火的成員當兵之後,無一倖免都被黨國軍隊操翻了。直到一九八八年小蔣蒙慢哥寵召,黨軍才不敢再對羅文嘉之後的學生運動參與者動手凌虐。

碧玉碗盛紅瑪瑙,神仙水養羶浮屠。也知富貴無窮盡,試問妖僧得飽無?神佛宮廟,別說不去攀龍附鳳,只要能有慢哥的境界,已是萬民的造化了。還國運籤咧。

*作者為輔大教授,本文原刋《新新聞》「白目豆沙包」1667期,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豪人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