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改國號」不如「反併吞」,「制憲」才是最佳選項!

2019-03-09 07:10

? 人氣

作者質疑,一個自稱為主權獨立國家的人民,竟然沒有能力或勇氣自己制定一部最適合於自己的憲法,能不被萬代子孫所訕笑嗎?。(資料照,柯承惠攝)

作者質疑,一個自稱為主權獨立國家的人民,竟然沒有能力或勇氣自己制定一部最適合於自己的憲法,能不被萬代子孫所訕笑嗎?。(資料照,柯承惠攝)

國民黨前些日子所積極倡論的「兩岸和平協議」近日來似有冷卻現象。推導其主因不外有兩個:一個是北京反應冷淡;一個是國民黨忙著要誰來當總統候選人而窮於內鬥。

北京之所以反應冷淡,當然跟「習五點」所揭示的「一國兩制」之大方向有關。「習五點」一經拋出,就是不可踰越的聖旨,這道聖旨就定然被中共奉為對台政策的總指標。如此一來,國民黨所提的所謂「兩岸和平協議」自然就被踢得遠遠的。套用政治語言來說,兩岸既然可以是「一國」,還談甚麼「和平協議」?

「中華民國」是誰創造的?誰肯為之捨命捍衛?

然而兩岸問題,無論是「和平協議」或是「一國兩制」,都一定會觸及到「中華民國」的存在事實,藍綠紅白黃,任何人都無法迴避。

這個「中華民國」是1912年1月1日宣告成立的(所以俗稱的10月10日國慶日就是假的認知),而且延滯到同年2月12日,清宣統帝頒布退位詔書,號稱的「中華民國」才正式繼承統治中國。是年2月15日,臨時參議院選舉袁世凱為臨時大總統;5月14日,臨時參議院議決以「五色旗」為國旗;6月8日經臨時大總統袁世凱公布施行:「以五色旗為國旗,商旗適用國旗,以十九星旗為陸軍旗,以青天白日旗為海軍旗。」(當時還沒有空軍)

吳敦義倡議的和平協議,事實上不可能為北京接受。(柯承惠攝)
吳敦義倡議的和平協議,事實上不可能為北京接受。(柯承惠攝)

我無意藉此重述「中華民國」真真實實的演進史,只是想提醒年輕朋友們對於「中華民國」在歷史的演化進程中所曾經歷的「史實」,很可能有許多是被某些既定的「史觀」所竄改並故意誤導的。比如「中華民國」是國民黨所創建的?又比如說,「中華民國」才是繼清政府之後的華夏中國唯一正統傳承?再比如,北京的「中華民國」究竟是不是被廣州自組的「軍政府」所篡奪的?

「流亡政權」都滅了,「中華民國」還在嗎?

回到現實層面,台灣現下這個「中華民國」就是國民黨政權在1949年被中共徹底擊垮之後被撤來談重建的「流亡政權」。說他是「流亡政權」除了當時國共仍處於內戰狀態(所以才會制定並宣告「戡亂時期」的法律條款),也同時繼續宣示對中國「固有疆域」具有「合法」統治權,可是卻無法實際行使管轄權,因故而只能暫時「宣稱」。這不正是「流亡政權」的證據之一。

再者,當時被世人普遍認知為下野身分的蔣介石,如何能以國民黨總裁身分而到台灣來自行宣布「復行視事」又搖身成為「中華民國」總統?

台大教授王泰升於2017年5月16日曾在記者會上,公開他對於「蔣介石來台復行視事」的研究觀點,他說:

1950年3月1日,蔣中正在台北以憲法上沒有明文規定的「復行視事」的方式,成為台灣的總統,直到1975年他過世為止。我曾經到美國史丹福大學手抄蔣中正日記,他在1950年3月1日的日記上,貼了一張剪報,報紙上的標題是「總統復行視事 有憲法根據 蔣總統不能視事原因消失 李副總統代行權當然解除」。在個人日記裡貼上該剪報,是要自我安慰、還是留下成果?不得而知。但當時為什麼由司法院院長王寵惠在報紙上,而不是透過大法官會議,來表示所謂「有憲法根據」呢?民主國家的憲法真的容許擔任總統的人,說我不做了,揮揮手就去職,一年後說我又想做了,再揮揮手就可復職,可以這樣「隨意來去」嗎?許許多多的疑問,都有待檢視政府部門或威權政黨的檔案,才能在學術上做更有依據的論斷。不過檔案數量龐大,若無目錄,無法找到所需的關鍵文件。

既無憲法護持,又無民意支撐,蔣介石當上這個「中華民國」總統所憑仗的不就是他撤退來台的軍隊和逃亡來的「南京政府」之300萬難民?

除了運用特務統治在台灣島內的反覆清洗鎮壓(無分國籍省籍),也藉助於美國第七艦隊的協防護衛,這「流亡政權」才得以維續下來。

台灣地緣乃美國軍事不可失守的戰略島嶼

於是,我們就必然要面對一個長考的問題了:美國這麼個民主國家何以會願意不惜代價防衛這個威權法西斯的「流亡政權」去對抗「中華人民共和國」?

因韓戰爆發,冷戰格局確立,基於美國陣營之防衛需要,在全球戰略部署上,從西太平洋的這一端畫下一道對中共的封鎖線,也就是我們現在所習稱的「第一島鏈」。這道封鎖線隨著軍事科技日新月異的發展,尤其是中共欲以大國崛起之姿,意謀突圍之勢日盛的此際,這條封鎖線的重要性也就隨之與日俱增。

可能台灣還很多人不知道,這「第一島鏈」所潛存的軍事意義和價值。藉此我來簡單介紹一下。

早在冷戰時期美國即已從津輕到對馬海峽之間鋪設了SOSUS,也就是海底電纜。該設施可以透過水下聽音器等蒐集往來潛艇所發生的聲波和磁氣數據,並加以探測行動的系統進行全程監聽。當時設定的功能主要是用來監視前蘇聯潛艇出入的。2015年則由美日合作將新一代的改良版SOSUS沿著第一島鏈鋪設延伸完成(如附圖)。

沿著第一島鏈設置的美軍SOSUS水下聲紋偵測系統。 (圖片來源: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CAP CartoGIS 13-172 JS)
沿著第一島鏈設置的美軍SOSUS水下聲紋偵測系統。 (圖片來源: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CAP CartoGIS 13-172 JS)

該一巨大工程即以沖繩為據點,部署範圍覆蓋南西諸島太平洋一帶,而系統的兩條電纜由當地美軍白沙灘基地觀測所的海底延伸,分別擴展至九州南部和台灣海域,並在每數十公里設置一台水下聽音器,相較於舊式的SOSUS,能探測到更遠距離,甚至能捕捉到次聲波的訊號,更可以偵測到自東海、黃海進入太平洋的中國潛艇,並由美日共享情報。

從所附圖上可以看見沿著台灣東海岸不遠處所鋪設的SOSUS,萬一被中共突破,則中國的所有艦艇就完全可以自由進出到太平洋甚至長驅直入到美國西海岸,特別是核子動力潛艇,是否就意味著居住在洛杉磯或舊金山的任何住民,在某一天清晨醒來突然可能看到中共潛艇已經翩然來到呢?

台灣絕對是美國的禁孿之區,誰也不容染指!

基於二戰期間,日本偷襲珍珠港的慘痛教訓,美國軍事防衛所堅守的第一守則就是不能讓任何敵人直接攻擊美國本土。鋪設這條綿長的SOSUS耗費不貲,卻也是美國必須投資的至關重要的軍事設施。

然後我們已經很可以想像,台灣在地理位置上,一旦被中共併吞佔領,這一條類似海上長城的SOSUS就可能被中共輕易截斷,美國的連鎖方位系統也就出現無法彌補的極大破洞。增減之間,美日能接受得了中共併吞台灣嗎?

然後,我們大約已經明白了,美國(含日本)不管中共如何吆喝,台灣絕對是美國的禁孿之區,也即是不可失守的重要前哨站。也由此得以理解美國何以必須確立其國內法的「台灣關係法」來確保台灣不受侵併之安全保障。

所以不管台灣是叫做「中華民國」或「中華民國在台灣」、「中華民國是台灣」,乃至於「台灣是中華民國」,只要台灣不會被中共併吞,美國官方都可以接受,也都不會表示意見。

「中華民國」就是中共不得不割除的「毒瘤」!

可是,反過來,中共要併吞台灣的一個極其重要的政治任務則是要藉此務必滅掉「中華民國」。

站在中共角度來看,只要「中華民國」繼續存在,中國的內戰就永遠沒有結束!再換個說法,只要「中華民國」繼續存在,中共就無法對他們所煽動的民族主義者們有所交代!同樣的,只要「中華民國」繼續存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就必然要承受「兩個中國」(或叫做「一邊一國」)的潛在威脅!

那麼,無論是國民黨吶喊的所謂「和平協定」,或者是習近平頒布聖旨的「一國兩制」都同樣難以迴避這道根本無解的政治課題:怎麼處理「中華民國」?

我長期主張的論點很一致:國號只是個政治工具。這國家的人民該如何才能過上甚麼樣幸福日子,應該遠比這國家叫甚麼國號重要千萬倍。所以對於「中華民國」這個稱號,我個人是完全不帶感情的。不像我有很多朋友對之「深惡痛絕」,欲除之而後快」;至於某些誓死都要捍衛「中華民國」的朋友們,除了用之騙選票及詐錢財者之外,我願意給予感情上的尊重,但向來不予置評。

台灣究竟是誰的?台灣到底有沒有「歸還」給中華民國,目前仍只能各說各話。(圖/維基百科)
作者自陳,對中華民國,他並無感情。(圖/維基百科)

啟動「制憲」才是反併吞運動的最優選項

這就來到一個最深沉的核心關鍵:如果台灣真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則這個國家的人民該如何才能過上甚麼樣幸福日子?

再說一次,這國家想要怎麼稱呼,我並不在意。惟,這個國家人民該如何才能幸福過日子,毋寧方是重中之重的核心關鍵問句。

首先,絕不能讓中共給併吞了,那是羊入虎口,否則到時究竟是怎麼死的都不明白!不過如前所述,這問題,美國人應該是會比我們更關切也更操心才對。

再者,台灣人必須要集體站出來展現自己最大的意志力,齊聲發出怒吼,告訴全世界:台灣人堅決抗拒中共的併吞企圖或行為,並不間斷地認真邀請全世界友善國家共同支持我們。

第三,為了人民長治久安的幸福生活,在享受了民主人權之後,台灣人必須要動用自己的公民權利發起「制憲運動」。這已是迫在眉睫的偉大的政治工程。因為目前所正在用的那部破舊的「中華民國憲法」,早已經完全不適用於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民。

一個自稱為主權獨立國家的人民,竟然沒有能力或勇氣自己制定一部最適合於自己的憲法,能不被萬代子孫所訕笑嗎?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