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寂寞經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當世外桃源滿是眼淚與恐懼……基督城清真寺大屠殺,已成紐西蘭社會轉捩點

基督城清真寺大屠殺當晚,紐西蘭警方在現場拉起封鎖線。(美聯社)

基督城清真寺大屠殺當晚,紐西蘭警方在現場拉起封鎖線。(美聯社)

2019年3月15日,這一天對所有紐西蘭人來說,很可能將是再也無法忘懷的黑暗日子。因為這天幾名槍手拿著半自動武器,闖進基督城的兩間清真寺邊開直播邊殺穆斯林。基督城立刻全市封鎖抓人,警方也呼籲所有人不要出門、穆斯林不要到清真寺。嫌犯雖然很快落網,但紐國總理雅頓在記者會中承認,所有被捕的嫌犯都不在政府的觀察名單之列,警方也無法保證未來其他城市不會發生恐攻。

紐西蘭發行量最大的《紐西蘭先驅報》不無遺憾地認為,基督城的槍擊事件將成為紐西蘭政治與整個社會的轉捩點。

世外桃源竟屍橫遍地

向來被視為世外桃源的紐西蘭,是一個面積比台灣大7倍,但人口不滿500萬的美麗島國。15日發生屠殺慘案的基督城雖是「南島第一大城」,但整個都市也不過40萬人。在如此靜謐安逸的地球邊緣,在一個主麻日(穆斯林的禮拜日,也就是星期五)的寧靜午後,傳來的卻是陣陣令人驚心的槍聲,還有紐西蘭人不曾實際經歷的:不斷升高的傷亡數字,還有恐懼。

不要說恐怖攻擊,就連死傷慘重的刑案,在紐西蘭也是極少聽聞之事。紐西蘭上一回如此大規模的殺人事件是在1943年,當時是二戰期間,紐西蘭甚至還沒有從英國獨立。當時日本戰俘營發生暴動,在開槍鎮壓的過程中才造成48人死亡。在戰後的和平時期,1990年的阿拉莫阿娜(Aramoana)小鎮殺人案曾釀14死慘劇(包括行兇的David Gray也被警察擊中,最後死在救護車上),這已經是幾十年來唯一有兩位數死難者兇殺案。

充滿恐懼的基督城

基督城(Christchurch)直到15日晚間都沒有解除封鎖與管制,所有機關與學校通通關閉,警方也持續呼籲所有居民不要出門。因為清真寺大屠殺,基督城成了一座死寂之城。在傍晚的記者會上,紐國警署署長布希(Mike Bush)表示:「紐西蘭從未遭遇過如此嚴峻的事件」、而且警方「無法假設恐攻只會局限在基督城,我們更不能假設危險已經消失」。在15日的槍擊案後,紐西蘭也將安全警戒層級從「低」改為「高」,以便相關單位作出更好的應變。《紐西蘭先驅報》說,這是紐國有史以來的頭一遭。

2019年3月15日,紐西蘭「基督城」兩座清真寺發生恐怖攻擊,導致慘重傷亡。(AP)
2019年3月15日,紐西蘭「基督城」兩座清真寺發生恐怖攻擊,導致慘重傷亡。(AP)

資深安全分析師布坎南(Paul Buchanan)15日對《紐西蘭先驅報》表示,他認為美國和歐洲經常發生的「隨機殺人病毒」終於蔓延到了紐西蘭:「這是一個很大的麻煩,對我們來說,這天是分水嶺。」布坎南也批評,紐西蘭的情報部門出現了很大的盲點,他們對於極端分子的掌握顯然有問題。

紐國總理:這些人都不在名單上

布坎南所言不虛,因為紐西蘭總理雅頓(Jacinda Ardern)在當天的記者會中也承認,這些犯下滔天大罪、震驚整個紐西蘭社會的嫌犯,竟然沒有任何一個人名列情報單位的安全疑慮名單,也就是說,過去紐西蘭政府從來沒有注意過他們、遑論掌握他們的蠢動與行蹤。雅頓還說,因為這些人都不在觀察名單之列,所以發生這種事不算是「有人溜出雷達的警戒」。

紐西蘭總理雅頓承認,基督城大屠殺的嫌犯並不在情報單位的「觀察名單」上。(美聯社)
紐西蘭總理雅頓承認,基督城大屠殺的嫌犯並不在情報單位的「觀察名單」上。(美聯社)

雅頓說的輕巧,但問題顯然應該是:「為什麼這些人會不在任何名單上?」雅頓對這個問題的答覆是,這些人過去的行為表現,並非政府單位會關注的那一類,而且這些人也同樣不在澳洲的任何名單上。當紐國媒體繼續尖銳提問:過去政府是不是花太多力氣關注穆斯林恐怖分子,卻忽略了白人至上主義者帶來的威脅,雅頓的回應是:我們應該對極端意識形態與極端暴力行為更加警戒,她也將繼續督促紐國情報單位監控極端主義,無論這些人來自何方。

紐西蘭15日發生清真寺大屠殺,鄰國澳洲新南威爾斯州的穆斯林也為其哀悼。(美聯社)
紐西蘭15日發生清真寺大屠殺,鄰國澳洲新南威爾斯州的穆斯林也為其哀悼。(美聯社)

雅頓在國會的記者會上表示,這些兇手的極端意識形態不該存在於紐西蘭,甚至不該存在於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紐西蘭不會是極端主義者的目標,因為紐西蘭代表了仁慈、憐憫,也是所有共享這些紐西蘭價值者的家園。雅頓強調,這些價值不會、也不能被這場攻擊所打倒。她還跟殺手們直接喊話:你選上了我們,但我們拒絕這一切,同時也譴責你。

安全專家:紐西蘭的右翼分子相當猖獗

雅頓說的動人,但安全分析師布坎南卻不這麼看。布坎南對《紐西蘭先驅報》表示,右翼極端分子在基督城其實非常猖獗:「他們想說什麼就說,過去十年也經常攻擊少數族裔。」若從槍手撰寫的犯案宣言看來,他要「對伊斯蘭入侵者報復」,還要「捍衛白人兒童的未來」,這顯然都是白人至上主義者的典型思想。而且15日當晚在紐西蘭北島第一大城奧克蘭(Auckland)火車站又發現的可疑背包,讓警方立刻封鎖現場,出動機器人處理「疑似爆裂物」。最後雖然證實是虛驚一場,但已經說明紐西蘭短期內難以恢復原來的平靜。

紐西蘭基督城槍擊案。
紐西蘭基督城槍擊案。

《紐西蘭先驅報》的資深記者大衛‧費雪(David Fisher)則認為,紐西蘭政府的情報單位應該負起更多責任。他說15日的基督城大屠殺兇嫌與2011年的挪威極右派「孤狼」布雷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不同。因為「孤狼」的計畫往往在動手前沒人知道,實施時也是孤身進行。基督城大屠殺的兇嫌顯然是多人犯案,而且其中一人還把相關的計畫手稿張貼在網路上。

【延伸閱讀】 挪威大屠殺兇手抱怨單獨監禁「不人道」 法院判他贏!

【延伸閱讀】閻紀宇專欄:孤狼

挪威極右派「孤狼」、背負77條人命的恐怖分子布雷維克。(美聯社)
挪威極右派「孤狼」、背負77條人命的恐怖分子布雷維克。(美聯社)

「這不是孤狼,而是恐怖集團」

費雪說,當社會內部發生腐爛,確實會有跡可循,問題是紐西蘭有沒有事先發覺。根據現場目擊者的說法,槍手們拿的都是需要特殊執照才能取得的半自動武器,但以目前曝光的澳洲籍嫌犯塔蘭特(Brenton Harrison Tarrant)來說,他自稱為了「實施(殺人)計畫」剛到紐西蘭不久。一個初來乍到的年輕移民,自然不可能拿到持槍的「特殊執照」。

紐西蘭基督城15日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圖為槍手塔蘭特公布行兇影片畫面。(美聯社)
紐西蘭基督城15日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圖為槍手公布行兇影片畫面。(美聯社)

但從目前已知的4名嫌犯看來,布坎南認為最好的解釋是:這是一個實施恐怖攻擊的小組,塔蘭特的槍枝就是由紐西蘭的當地人、或者在紐西蘭待上更久時日的人所提供。他們共享極端主義思想、彼此支援、然後共同實施像是基督城大屠殺這樣的攻擊—他們除了在清真寺開槍,還在市內多處安置了炸彈—這顯然不是「一匹孤狼」所為。

紐西蘭情報單位該上緊發條

費雪表示,像這樣的犯罪或者恐攻集團,從策劃到執行都需要溝通與合作,在這個階段情報單位就應該察覺風吹草動,早日將其繩之以法。他批評紐西蘭有這麼多國安組織,卻沒發現這些跡象,這些人甚至根本不在名單上,確實應該嚴肅檢討怎麼回事。警方也應該思考,在西方國家的極端與仇恨思想瀰漫下,是否投注了足夠的資源防患未然。

目前唯一曝光身份的澳洲籍嫌犯塔蘭特(Brenton Tarrant)在他的「犯案宣言」中表示,他移民紐西蘭後,很快就決定這裡非常適合實施他的「計畫」,因為「在紐西蘭這樣的地方發動攻擊,就會讓世人注意到我們的文明正在遭受進攻。這意味著整個世界沒有一處是安全的,每個國家都已被入侵者佔據」。

弔詭的是,他所謂的「入侵者」雖然是「伊斯蘭移民」,但世人真正感覺到的威脅,卻是我們的生活世界已被這些充滿仇恨的極端主義者入侵—就連世外桃源紐西蘭,一樣無法倖免。費雪也語帶無奈地的寫道,如今發生了這樣悲慘的恐攻事件,情報單位也總該上緊發條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