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民進黨變遲頓,羅文嘉扮鯰魚攪動綠色沙丁魚

2019-03-15 17:10

? 人氣

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這位意外旅客帶給民進黨許多意外。(柯承惠攝)

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這位意外旅客帶給民進黨許多意外。(柯承惠攝)

年初,扁政府時代的「政治金童」羅文嘉重出江湖,接下民進黨秘書長職務,替九合一選後持續低迷的民進黨帶進一股「小清新」。

「我是個意外的旅客。」羅文嘉接受《新新聞》專訪時說。這位意外的旅客也帶給民進黨許多意外,他上任後的起手式,找來一群非傳統政治圈的人士擔任黨務主管,引來黨內「文青領黨」的側目。

黨變得保守不敢作夢

在文青不文青的熱烈討論中,外界沒注意到的是,曾經離開政壇九年的羅文嘉,重回團隊後,在民進黨的決策迷宮陣裡殺進殺出。他就像是一條新放入民進黨的「鯰魚」,不斷攪動奄奄一息的綠色沙丁魚們。

鯰魚效應的典故,來自不愛動的沙丁魚一經撈捕後,因漁船返航路途遙遠,不死也半條命,賣價變差,漁民便在魚槽裡放入鯰魚,沙丁魚面對異形入侵,死命掙扎之餘也維持了生命力。

年初華航機師罷工事件就是個例子。他發現,當交通部及華航公司埋首協商之際,執政黨在針對民眾的輿論戰卻一片空白。「當罷工團體對社會訴求疲勞飛行會影響飛安,政府也應該拿出具體資料,才能有效說服社會。」羅文嘉當時將這樣的建議丟給決策相關人士,卻遲遲未見行動,他乾脆自己指示黨部員工蒐集國際間有關疲勞飛行的公開資訊,張貼在臉書。

「以前的民進黨人少、資源也少,卻夠靈活,能夠掌握主動性;可是這兩年執政資源變多,體積變大,人數變多,但動作也變慢了。」上任後經過兩個多月,羅文嘉對民進黨提出政治診斷:「整個黨變封閉、變保守、變遲緩,不敢作夢也不敢創新。」

「文青」只是中年大叔的保護色

資深媒體人周玉蔻曾形容羅文嘉「從政以來,就像一支放在口袋裡的刀子」。這樣的形容,和羅文嘉近年「中年文青大叔」的形象似有落差。但誠如一位黨政人士的觀察,羅文嘉絕對不是浪漫的文青,那是一種保護色。

總統蔡英文(右)在去年九合一大選慘敗後請辭黨主席。(蔡親傑攝)
總統蔡英文(右)在去年九合一大選慘敗後請辭黨主席。(蔡親傑攝)

其實黨內不乏有人樂見羅文嘉權充「鯰魚」。一位黨政人士私下坦言,執政團隊運作近三年來,參與決策的人通常不方便去直接點破其他人負責的業務,加上同溫層長期相濡以沫,判斷也逐漸出現慣性,「文嘉比較敢說,總是需要有人當壞人。」

羅文嘉說,自己不是因為中年危機才重返政治。「我在外面九年,不算短的時間,前面幾年還會問自己說,你真的放棄了嗎?但我已經度過遲疑、掙扎的階段,現在非常坦然。」而這位熱血的大叔,直到重新進入體系之後才發現,他連黨內的權力運作及決策系統都搞不清楚。他花了很多時間「辨識」權力決策路徑,發現問題比他想像得嚴重。

「現在跟扁時代的運作很不一樣,以前決策速度非常快,扁把主要幕僚找來開會,第二層就是執行會議了,扁則是最後決策者。不僅如此,每個參與決策者同時也是執行者。」「現在則不同,決策的人沒有負責執行,除了缺乏隨時調整的主動性,決策時也缺乏第一線的臨場感。」

「這個月開始,我也不等了。」他嘗試建立不同決策、議題平台。例如,他發現黨中央跟立院黨團配合不夠,便建立黨中央跟黨團三長的群組,針對每日議題即時討論;黨中央也建立跟每個立委辦公室的聯繫方式;針對核能、同婚等重大議題,則建立不同專案小組,從決策到執行進行控管。

羅文嘉上任後引進諸多非傳統政治系統人士接手黨務,黨內不少人不看好。這些疑慮羅文嘉都知道,「這樣做有人酸太文青、太浪漫,但這種說法沒有任何根據。」「如果要比跟社會的互動,我認為他們才是社會中日常生活的多數人。」

主動出擊不讓黨與社會脫節

「為什麼民進黨跟社會脫節?很多權力中人只在乎自己的危機,自己的下一個位子,以及選得上選不上,而不在乎更大的危機。」羅文嘉承認,引進新血未必能在短期間內做出改變,但如果原來的操作方式行得通,「民進黨就不會敗成這樣了。」

「你問我這次補選會不會贏?我不知道;明年選舉會不會贏?我也沒有把握。但我有把握可以讓民進黨在未來五年、十年能保住政黨的元氣、基本價值以及群眾基礎。」鯰魚究竟將如何繼續撼動沙丁魚群,外界拭目以待。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紀淑芳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