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後的人連川普、比爾蓋茲都不認識,何況你?瑞士CEO道出人生真理:別太自我感覺良好

2018-07-27 10:32

? 人氣

奧斯曼大道、福煦大街、藍斯洛博士路、保羅.杜美大街、忒阿杜勒.里伯路、克勒貝爾大街、拉斯帕伊大道,這些全是巴黎市區響叮噹的路名。但如今還有誰曉得這些路名紀念的是什麼人?猜猜看,這些人從前是做什麼的?

他們無疑都是所處時代的重要人物,有的是都市計畫師、有的是將軍、有的是學者。假設你生在當時,受邀與喬治—歐仁.奧斯曼男爵(Georges-Eugène Haussmann)共進晚餐,你可能會感到無上光榮。

如今呢?當你步出拉法葉百貨公司(Galeries Lafayette),踏上奧斯曼大道,你才不會想著這些。你的手肘上可能掛著購物袋,裡頭裝滿了你真正需要的東西。此時正值夏季,大道上蒸騰的熱氣猶如一面液態玻璃,融化的香草冰淇淋先是滴到你的T恤,又流到百慕達短褲上。摩肩擦踵的觀光客搞得手指黏膩的你更加惱火;事實上,你也是個觀光客。最讓你心煩意亂的,莫過於在這條紀念某位德高望重的都市計畫師的石頭路上,從你身邊呼嘯而過的車輛。你一點也不在乎他的大名。奧斯曼,誰啊?早被歷史的蜱蟎啃光了!

如果奧斯曼、福煦(Ferdinand Jean Marie Foch)或拉斯帕伊(François-Vincent Raspail)這些人的鼎鼎大名,其「有效期限」大約只有四個世代,那麼,當今一些知名人物如雷貫耳的名號勢必也會在幾個世代後無人聞問。也就是說,一百年後,最晚兩百年後,將幾近無人知曉比爾.蓋茲、川普或梅克爾(Angela Merkel)是誰。至於你我這種名不見經傳的升斗小民,也許幾十年之後便無人聞問。

假設A和B是兩種不同類型的人。A類型的自我價值感高張,B類型的自我價值感則低落。如果有人偷了他們的食物、搶走他們的棲身之所、奪走他們的伴侶,B會冷靜地反應,說這就是人生,我會再去找別的食物、別的棲身之所、別的伴侶。A的反應則相反,他們會發怒,激烈地捍衛所有。問題來了,哪種類型比較有機會將基因傳給下一代呢?當然是A。事實上,沒有一定程度的自我,一個人是不可能存活的。你不妨試著一整天都不講「我」或「我的」這類用語。我曾經這麼嘗試,結果嚴重破功。簡言之,我們都屬於A類型。

問題在於繼承自A類型祖先的自我價值感弄亂了我們的人生,因為它太過敏感了。我們就連面對最微小的侮辱都會爆氣,縱使這些侮辱和石器時代的種種生命威脅相比簡直可笑至極。別人不太稱讚我們、別人沒有對我們付出的努力給予適切的回應、別人拒絕我們的邀請。在大多數情況裡,別人確實是對的;我們其實沒有自己所以為的那麼重要。

我的建議是:不妨用下個世紀的視角觀看自己的重要性,也就是,不論你現在多了不起,就從大名歸零的時點來觀看你自己。別把自己看得太重是促成美好人生的重要關鍵。

這當中甚至存在著反向關係:越不看重自己,你的人生會越美好。為何?原因有三。

第一,看重自己需要耗費精力

看重自己的人,必須同時經營一個放送系統和一個雷達系統。一方面要向世界發送你的自我表現,另一方面就像雷達一樣,不斷記錄這個世界對你的反應。不妨省下這些力氣,把放送系統與雷達系統一起關閉,專注在工作上就好。

說得更白一點:不要老王賣瓜、不要大肆宣揚自己的豐功偉業、不要自抬身價!你是否剛獲得教宗的私人接見,一點也不重要。如果是,你可以暗自高興一下,但沒必要把照片放在別人都看得到的地方。如果你是個富豪,不要堅持冠名才願意贊助某些大樓、教職或足球場。這是愛慕虛榮。你幹嘛不乾脆去買電視廣告來讚揚自己的光榮事蹟呢?奧斯曼等人的大名成為街道名稱至少還是免費的!

第二,越是看重自己,就越容易陷於「自利偏誤」

你的所作所為將不再是為了達成目標,而是為了抬高身價。投資人身上經常可見自利偏誤的現象。購買某些迷人的飯店或性感的科技企業的股票,並不是因為那是優質的有價證券,而是想藉此「提升個人價值」。此外,看重自己的人總會高估自己的學識與能力(所謂的「過度自信」﹝overconfidence﹞);這容易導致一個人做出嚴重的錯誤決定。

第三,容易樹立敵人。

看重自己的人不允許別人看重他們自己。因為地位高低是相對的,別人增高就等於我的降低。最遲等到你有所成就,同樣看重自己的人就會對你展開攻擊。

由上可知,與其說自我是你的朋友,還不如說是你的敵人。這件事也算不上新知,在兩千五百年前,這甚至是標準觀點。斯多噶學派早就知道要抑制過度膨脹的自我價值感。

馬可.奧里略是個經典範例。對他而言,成為羅馬皇帝並不怎麼快樂。借助寫日記自省,他一再強迫自己保持謙卑;這對世上最有權力的人來說可不容易。不僅在哲學中,在宗教裡也能找到用以抑制自我膨脹的思想工具。許多宗教甚至將自我價值感視為魔鬼的表現。

然而,在過去的兩百多年裡,文化的自我剎車逐漸放鬆。時至今日,人人都儼然是個人小品牌的經理。

別忘了,你我只不過是全世界數億人口中的一個,短暫存活,有個偶然的起點、偶然的終點。每個人(包括我)都在這段短暫的時間裡做了不少蠢事。你該為沒有街道以你為名而感覺幸運,因為那只會讓你倍感壓力。謙卑的人過得比較好,甚過招搖的人。自信很簡單,每個人都會;謙卑卻很困難,但它更符合現實,還能撫平情緒的波瀾。

許多人認為,謙卑會受罰。這麼做,難道不是在邀請別人來踐踏你嗎?正好相反。如果你奉行一套清楚的個人外交政策(參閱第九章),當你越謙卑,別人越會尊敬你。藉由誠實,尤其是對自己誠實,最能幫助你做到這一點。

傲慢已然成為一種真正的文明病。我們就像一條狗緊咬著舊鞋,緊抓著自我不放。放開那隻鞋,它不僅沒有營養價值,還很快就會讓你嚐到濃濃的腳臭味!

作者介紹│ 魯爾夫.杜伯里 Rolf Dobelli

生於1966年,在瑞士聖加侖大學(Universität St. Gallen)主修哲學與企管,並獲得哲學博士學位。曾任瑞航集團(Swissair-Gruppe)各分公司執行長,並旅居香港、澳洲、英國、美國等地。杜伯里為WORLD MINDS的創辦人和領導人,這是一個匯集全世界科學、文化、經濟領域一流人才的社群。他同時寫小說和專書,其中《思考的藝術》(Die Kunst des klaren Denkens)和《行為的藝術》(Die Kunst des klugen Handelns)翻譯成40多國語言,在全球暢銷超過百萬冊。魯爾夫・杜伯里目前與家人定居於瑞士伯恩(Bern)。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商周出版《生活的藝術:52個打造美好人生的思考工具》(原標題:越不看重自己,人生會越美好)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